當我們談論不公平 我們在談什麼?該怎麼扭轉?朱敬一這麼說...

2016-03-31 08:30

? 人氣

2002年土地增值稅減半徵收,全場只有我努力反對,其他全是財經鉅子,由他們討論降什麼稅,後果可想而知;2009年降遺贈稅,我也看到行政院長如何努力動員要通過這件事。需要繳遺贈稅的通常都是極為有錢的人,這也跟前面說的「少獎勵機運」(endowment-insensitive)有關,要課遺贈稅是希望抑制世襲、進而改善代間流動性,但現在父母1年可以給小孩220萬不用繳稅,如果他提早規劃30年,就能給小孩6600萬都免稅。

  • 教育不公 不利階級流動

2014年,我們各大學弱勢學生的比例,頂大的弱勢學生只佔全體頂大學生的7%。但如果好大學的弱勢比例極低、不好的大學弱勢比例極高,就代表弱勢生較難進好學校,如果教育制度是公平的,不太應該有這個現象。我唸大學時,有非常高比例的同學家境不好,可是現在台大滿難看到那麼散的分布,大多是家境還可以的。這樣就不利於階級移動。

台大校園(風傳媒)
朱敬一認為,現在台大滿難看到那麼散的分布,大多是家境還可以的。這樣就不利於階級移動。(風傳媒)
  • 政策看似中立 但多對富人有利

除了稅、教育,還有其他制度面的扭曲。像前總統陳水扁說金控要減少一半,強迫金控併購,希望公家銀行被併給私人銀行。這個政策看起來公平,但事實上很不公平,因為只有大富豪買得起銀行,他雖然沒說這個政策對有誰有利,但必然對有錢人有利,加上他限期要完成,結果就一定是公銀賤價出售,像我要女兒1年內要嫁人,她就一定會亂嫁。這類的政策看來中性,但其中隱藏扭曲財富分配的風險。

還有一個總體面是租稅負擔率,也就是稅收佔GDP的比例,台灣只有12.6%,全球倒數第5。其他倒數幾名都是阿拉伯產油國,他們會這樣,是因為路上隨便挖就是石油,我們是挖一挖就氣爆。我們崇拜的日、美、歐洲國家,租稅負擔率都比我們高。租稅負擔率低,就無法提供社會福利、做公共建設,對弱勢自然有影響,像建公路、捷運,有錢人當然不會搭,但一般人會很需要。有經濟學教授說,稅不夠就出售國營事業,但我們把台糖、金酒賣掉,大概又是賣給有錢人,所以公有地、公股越賣、會越不利所得分配。

  • 產金不分離 最後大到「不能倒」

產金分離也是一個問題。美國有嚴格規範產金分離這件事,也就是開銀行的不能投資其他產業,他的立意是不希望企業有風險時把銀行當金庫,否則會有系統性風險。若不執行產金分離,銀行資金槓桿大,可以投資很多事業,像一般人買不起公有土地,但若你有家銀行就買得起,這也讓台灣都是有錢的家族。如果開銀行的經營醫院、高鐵、旅館、百貨、電商、通信…,除了有系統性風險,對社會也不公平,因為他就會大到不能倒。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