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民主的代價,雅典的悲劇

2019-02-18 07:00

? 人氣

亞希比德則是熱心於體育運動,他捐贈了7套馬車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結果得到了1、2和第4名。亞希比德因此鼓勵雅典人,能在運動場上取得如此好的成績,證明在戰場上也能戰勝敵人。

在兩人的政治動員下,雅典的公民大會最終做出選擇:雅典應該勇敢地迎戰,而帶兵打仗的卻選擇尼吉亞斯。因為他捐建神廟,神明一定會保佑他,為雅典帶來勝利。

為了冷卻人民好戰的熱情,尼吉亞斯提出一個方案,動員全體雅典人參戰,每個人和家庭都會面對戰爭死亡的威脅。結果這個提案,還是在公民大會中一致通過(有點像8成台灣人願意為民主而戰)。最後,尼吉亞斯決定傾全國之力遠征西西里島,去攻打一個斯巴達盟友,一個叫敘拉古的小城邦。

在這次遙遠的征戰中,愛好和平的尼吉亞斯居然發動了一場大決戰,最後全軍覆沒,他也死在這場戰爭中。有7千雅典士兵,被斯巴達賣為奴隸。這是伯羅奔尼薩斯戰爭的轉捩點,雅典再也無法振作起來

主戰派亞希比德的結果更為荒謬,你會相信嗎?他居然在戰場上,叛逃到斯巴達陣營去了。

因為當他帶領雅典士兵上戰場時,雅典人發現城內一座重要神像的GG被割掉了,而有人舉發這竟然是亞希比德幹的。公民大會決定馬上把他徵召回來,面對他的將是公民法庭上怒火中燒死的亡判決。

亞希比德不僅投入到斯巴達陣營,後來他還帶著斯巴達軍隊,反過來攻打雅典呢。

伯羅奔尼撒戰爭,雙方海軍對峙。(網路圖片)
伯羅奔尼撒戰爭,雙方海軍對峙。(網路圖片)

不要懷疑民主

寫(看)到這里,讀者不會懷疑我在反民主吧?

其實我一點也沒有反對,而且即使反對,有用嗎?民主已是這世界上的普世價值,連北韓的正式國名都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我想表達的是,任何一個制度都可能有缺陷存在,我們必須承認它的不完美,時刻警惕,才能防範系統性的風險。

2千4百年前,雅典的民主鬧過那麼離譜的笑話,我們不能以那時候還不完美、粗糙為理由,來為這套制度來開脫。2千多年後,希特勒的納粹黨,也完全是民主的受益者。1932年,他們拿到37%選票成為德國最大的黨,取得政權。然後發動世界大戰,還有種族大屠殺。

當代的民主,用獨立司法規範精英和底層麽民眾的權利義務,用代議制防範底層民眾的非理性和暴民情緒,向上層政治延燒。然而,卻無法控制上層精英,有時為取得權力和個人野心的病態和失控。

還有,網路時代的來臨,底層民眾的聲音越來越大。精英階層不得不扮網紅,搞直播來迎合底層民意和民粹思維。英國脫、美國川普出線、法國黃背心運動,這些都是網路、後民主時代的必然現象。

不過,還是要相信民主的價值,因為畢竟還找不到其他可替代制度。但是如果對它過於自信和遷就,可能就會有沉重的代價在等著我們。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