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巨靈章魚鯊與演化金融學

2019-02-08 06:20

? 人氣

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的Davidge教授曾在1992年的論文《Processors as Organisms》中提出:目前所有的計算機都是建立在馮諾曼架構(Von Neumann Architecture)之上,亦即將微處理器與記憶體分開,把程式看作儲存在記憶體中,需要時才取出來驅動處理器的指令。Davidge認為,應該把微處理器看成是數位有機體,記憶體其實是它的生存環境。在互聯網之前,微處理器彷彿生存在一維指令集空間之中,有了互聯網與雲計算之後,微處理器就進化成運動在二維/三維空間中的新物種。

這個觀點,對理解即將到來的5G物聯網世界中的金融市場頗具啟發性:當許多人對掌握在智能手機上癮,人類行為與決策愈發倚賴計算機與互聯網資訊科技時,一種人類與微處理器的「共生」(symbiosis)已經成為現實。微處理器透過移動通訊技術與雲計算平台構通,如同生物在感知環境並運動。但是數位環境,如同金融市場,是人為設計的架構,誰能控制環境,誰就控制了數位物種的生滅。關鍵是:人類是環境的控制者,還是受控制的物種?這樣的共生是互利,還是競爭?

如果更能控制科技的人類慾壑難填,難保不會加速思想演化,以「AI擇」取代天擇,利用新科技在數位世界中進行基因改造工程,創造出類似章魚鯊的新物種在市場中掠食。如此一來,巴菲特念茲在茲的「金融界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將再次升級,人類文明該如何應對?在獸性與理性之間搖擺的人類能否善用控制環境的力量?這是個政治問題,更是個價值選擇問題:金融作為一項科技,或許非關道德,但這並不意味著,使用金融與科技可以不在乎倫理道德。

網路圖片(胡一天提供)
網路圖片(胡一天提供)

當霍布斯(Thomas Hobbes)寫下《巨靈論》(Leviathan)時,這位以政治理論著名的數學家想像中的人類社會,是一個分布式的、由許多有機體結合起來的智能組織,權力來自於議會共識而非神授,忠誠有一定用處但非必須。霍布斯認為,這個分布式有機體,等於是一種嶄新的生命形式,而主權就是其靈魂。這個17世紀的素樸想像,對21世紀的人類非常有意義。互聯網科技與金融資本推動全球政治、經濟與社會秩序迅速變化,導致階級利益矛盾與各種統治危機。金融資本與科技發展若超越邊境與主權的限制,將產生一個極小的「贏者圈」和一大堆「其他人」。極少數統治精英若存在共同的道德標準、意識形態與遊戲規則,且願意以普惠大眾而非掠奪榨取的心態領導社會,民主尚可維繫。精英共識如果消失,社會又缺乏階級妥協機制,民主必定危殆不安。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