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冰花男孩、湘西孩子、大涼山男孩……那一瞬間感動中國人的孩子,現在過得怎樣了?

(上圖)王福滿在零下9℃的天氣,趕4公里多山路到學校考試。滿頭頂冰花、滿臉通紅的他被網友稱為「冰花男孩」。(2018年1月10日圖片來自網路)(下圖)升入四年級的「冰花男孩」(右一)和同學們一起曬太陽。(新華社)

(上圖)王福滿在零下9℃的天氣,趕4公里多山路到學校考試。滿頭頂冰花、滿臉通紅的他被網友稱為「冰花男孩」。(2018年1月10日圖片來自網路)(下圖)升入四年級的「冰花男孩」(右一)和同學們一起曬太陽。(新華社)

在雲南大山裏走4公里多山路來到學校教室的「冰花男孩」,穿著臃腫棉衣站在村口等候爸爸打工回家的湘西孩子,大雪中背著弟弟走山路的大涼山男孩……天寒地凍的歲月裏,他們曾讓無數人感動落淚。

又至歲末年初,這些孩子們過得怎麼樣了?生活有哪些變化?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對他們進行了回訪。

「冰花男孩」:如今上學只需走10分鐘水泥路

「冰花男孩」王福滿,是在去年年初突然「走紅」的。這個家住雲南省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村的孩子,為趕上期末考試,在零下9℃的環境中走了約1小時山路。走進教室,一張頭頂冰花、臉蛋通紅、衣著單薄的照片令無數網友動容。

如今,王福滿再也不用走那麼遠山路上學了,他家從大山深處搬了出來,在路邊新建了二層磚房,門口就是水泥路,只需10分鐘左右,就能走到轉山包村力輝苗圃希望小學。

已讀四年級的王福滿,沒有因網路走紅而受到太多影響。「老師也很注意把外界影響降到最低。」力輝苗圃希望小學校長付恒介紹,王福滿現在學習依舊在班上名列前茅,「數學成績在班上排前三,五科綜合成績全班前五,目前擔任班裏的勞動委員,和同學們的關係也很好。」

(上圖)王福滿在零下9℃的天氣,趕4公里多山路到學校考試。滿頭頂冰花、滿臉通紅的他被網友稱為「冰花男孩」。(2018年1月10日圖片來自網路)(下圖)升入四年級的「冰花男孩」(右一)和同學們一起曬太陽。(新華社)
(上圖)王福滿在零下9℃的天氣,趕4公里多山路到學校考試。滿頭頂冰花、滿臉通紅的他被網友稱為「冰花男孩」。(2018年1月10日圖片來自網路)(下圖)升入四年級的「冰花男孩」(右一)和同學們一起曬太陽。(新華社)

「小福滿一家人的生活都走著上坡路。」轉山包村委會黨總支書記耿濤說,孩子父親正在工地打工,每天收入約兩百元,一家人生活都在慢慢變好。

「冰花男孩」的故事讓各級政府和網友們對山區學校的環境更為關注。力輝苗圃希望小學的環境也有了很大變化。「每間教室裏都增設了4個大功率的電暖器,只要學生需要,就打開供暖。」校長付恒說,變化最大的是學校宿舍,過去住宿條件差,且鋪位少,才導致很多距學校四五公里的學生不得不走讀。如今,學校已經新建了宿舍,學生的被子都是加厚的,宿舍還備有防凍瘡的藥品。全校130多名學生,將近一半都已經住進了學校宿舍。

1月7日下午,王福滿結束了最後一門考試,正式放假了。

「3歲的等待」湘西男孩:在村裏上了幼稚園

年關之時,多少離鄉的人們,盼著與久別的親人團圓。2017年初,記者的相機定格了這樣一個瞬間:一個全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男孩,站在村路的盡頭,等待在外打工的爸爸回家。《3歲的等待與33歲的歸途》——這張照片曾讓無數網友淚奔。

兩年過去了,昔日的男童如今5歲半,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溜豆村上幼稚園,每天和20多個孩子玩得很開心。父親石欣告訴記者,幼稚園的孩子大部分跟自己兒子一樣,都是留守兒童。

所幸如今互聯網發展得快,外出打工的村民幾乎都用微信。「幼稚園老師經常把孩子們一起玩耍的視頻,發到家長微信群裏,以解我們的相思之苦。每次想兒子時,我就讓老師給我多發幾張兒子的照片。」石欣說。

如今,石欣仍然幹著油漆工,但他今年6月離開了原來在廣州的工廠,到廣東清遠和老鄉一起接活幹。相比之前,加班少了,每月也能多掙一兩千塊,更重要的是他能擠出時間多回家看看兒子。2018年兒子生日時,石欣專門趕回家,帶著兒子去趕集、逛縣城,給兒子買了一個半人高的變形金剛。

(上圖)2017年春節前夕,石欣的兒子在村口等待他回家。(下圖)石欣的兒子(右一)在村裏的幼稚園和小朋友玩耍。(新華社)
(上圖)2017年春節前夕,石欣的兒子在村口等待他回家。(下圖)石欣的兒子(右一)在村裏的幼稚園和小朋友玩耍。(新華社)

從家裏離開的時候,兒子嘟噥著小嘴,但沒有哭。他只是問石欣,爸爸,你去哪?石欣說,爸爸去打工。他「哦」了一聲。「兒子心裏是有點小失落的,他不想讓我走,但沒辦法。」石欣說,父母不會用智慧手機,其他親戚有空時,石欣會與兒子微信視頻聊天,兒子每次都問:「爸爸,你什麼時候回來?」

再過不到一個月,石欣就可以回家見到兒子了。他想能有更多時間陪孩子長大。「希望兒子健康長大,平平安安。」石欣說。

大涼山雪地「背弟弟」的小哥哥:家裏正在建新房

2018年初,天寒地凍,大涼山9歲半的孩子吉覺吉竹,背著1歲半的弟弟冒著大雪下山,前往易地扶貧搬遷的外公家。圖片《下山,哥哥背你去新家》記錄的兄弟情讓人淚目,易地扶貧搬遷後的新生活令人欣喜。

在貧困的大山裏,許多年幼的孩子都和吉覺吉竹一樣,經歷了生活的重重考驗與磨礪。也在國家扶貧行動中一天天成長,迎接著美好的未來。

(上圖)2月2日,吉覺吉竹背著弟弟下山,前往申果鄉沙苦新村的外公家。(下圖)吉覺吉竹和家人從山上搬遷後,在新家附近的學校就讀。(新華社)
(上圖)2月2日,吉覺吉竹背著弟弟下山,前往申果鄉沙苦新村的外公家。(下圖)吉覺吉竹和家人從山上搬遷後,在新家附近的學校就讀。(新華社)

在當地村幹部的幫助下,從山上搬下來不到一個月,吉覺吉竹就順利地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南箐鄉中心學校讀書了。吉覺吉竹就讀四年級,讀書努力,但也貪玩,學習成績在班上屬於中等水準。他的小弟弟跟著母親在家,一家人開啟了新生活。

從山上搬下來前,吉覺吉竹一家居住在越西縣申果鄉達布村。這個村海拔2800米,環境惡劣,距離縣城80公里,坐班車要5個小時。隨著國家脫貧攻堅的深入,大部分村民已易地搬遷到了緊鄰縣城的新村。吉覺吉竹一家脫貧後,脫貧不脫政策,他們仍享受到了3萬元彝家新寨建房補貼。

吉覺吉竹的父親吉足什日這幾年打工,攢了點錢。2018年,他在山下購買了一戶土牆房,並將土牆房拆除,在原址上修建新房,房屋占地82平方米。吉足什日說,他打算將房子建成「一樓一底」,前面有一個小院壩。如今,新房的底層已經基本完工,再過幾天就要修上面一層了。

新房就在公路邊上,離現在的沙苦村易地移民搬遷集中安置點只有200多米的距離。吉足什日說,這樣很方便和村裏的親戚朋友相互走動。新房子離縣城只有7公里,交通也很方便。

吉足什日說,一家人生活正越來越好。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