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另類老兵─與軸心國陣營站在一起的中國軍隊

2019-01-06 07:20

? 人氣

投向共軍懷抱的,主要是以滿洲國軍還有和平建國軍的正規部隊為主。所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組成也有相當大的部分其實是前「偽軍」。堅決反共的「偽軍」,則因為被共軍視為重點打擊目標的原因,幾乎都在內戰戰場上被消滅掉了。但是這些被打散的基層「偽軍」官兵,仍有不少人轉投國軍其他部隊後隨政府一起來台。

對待「偽軍」正規軍,中共還基於「統戰價值」試圖拉攏。可是對於地方豪強領導的「偽軍」民團或者其他非正規武裝,「殺無赦」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唯一的態度,只因為在地方上擁有龐大草根勢力的他們是共產黨建立「新秩序」的最大阻礙。所以內戰期間與共產黨廝殺最慘烈,而且往往打到全軍覆沒的,都是這些非正規武裝。

伴隨著共軍一路攻城掠地,這些地方民團出身的「偽軍」都知道自己在毛澤東統治下的故鄉不會有一席之地。凡是有能力者,都想方設法脫離鄉土,加入國軍或透過其他管道來到復興基地。被打散編入國軍各部隊裡面的他們,與其他將士毫無區別的一起保衛與建設台灣。只要他們別高調宣揚,基本上政府對他們的過去也沒有什麼興趣,更不會加以清算。

恰好相反,來台灣的「偽軍」因為堅決反共反毛,許多人為蔣經國吸收進入情治機構,專門從事搜捕匪諜與壓制台獨的工作。比方說在1952年「鹿窟事件」中扮演關鍵角色的谷正文,抗戰期間就曾經服務於日軍濟南憲兵隊,擁有多年與匪諜對抗的經驗。來自滿洲國與汪政權的特工為中華民國廣泛運用的歷史,就連左翼作家陳映真在其作品《忠孝公園》中都有所提及。

另外許多得到日軍特別栽培的「偽軍」軍官或者「偽政權」精英,則因為精通日語的緣故,戰後到了台灣進入外交體系工作。在促進中華民國與日本國的邦交方面,他們都起到了一些正面積極的作用。於2004年過世的前立法院院長梁肅戎先生,就畢業於專門為滿洲國進行人才培訓的「大同學院」。梁肅戎從「大同學院」畢業後,順利當上了滿洲國的檢察官。

儘管梁肅戎後來為國民黨吸收,成為了地下抗日份子,並因此坐了日本人的牢,但是他對在滿洲國接受教育還有擔任檢察官的過往還是有些許懷念。關於這點,可以從他將自己的兒子命名為梁大同,以紀念「大同學院」這件事上明顯看出。靠著這層「滿洲淵源」,梁肅戎在戰後積極推動台灣與日本的交流,尤其是中日兩國之間的國會外交。

曾經接受日本50年殖民統治的台灣,同樣也給了這些精通日本文化的外省人一個廣大的活動舞台。比方說滿洲國軍出身的王連長,跟著部隊在羅東駐防的時候,曾經與當地原住民發生糾紛。其中一位泰雅族鄉長甚至還舉著番刀到了國軍軍營,在時任第19軍196師第1營第3連的王連長面前耀武揚威。結果這個劍拔弩張的情況,卻因為王連長脫口而出的日語有所改變。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