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品爭奪戰大亂鬥 戰略戰術總盤點 紫光、日月光喊價 誰讓台灣最得利?

2015-12-18 10:20

? 人氣

繼力成之後,紫光集團總裁趙偉國再砸逾687億元,出手收購矽品與南茂股權,震驚封測業界;但隨後日月光又出重手,張虔生、林文伯、趙偉國,誰對矽品、對台灣產業最好?

被矽品引入紫光的這著棋惹怒,日月光在矽品宣布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就喊出和紫光同樣的價格,以每股55元收購矽品百分之百的股權,豪擲約1300億元,也要讓矽品成為日月光的全資子公司。

這場烽火連天的戰爭,愈演愈烈、也愈玩愈大,不過才3天,此刻的紫光淪為跑龍套的角色,反觀聚光燈又重新照回日月光,以「愛國者」之姿,為防中資進入,而決定全資收購矽品。

兩個月前,矽品才向法院提出日月光公開收購無效的訴訟,展開法律戰。代表矽品的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黃日燦分析,日月光從開始宣布要公開收購時,就多次強調純財務投資,不參與經營,但過程中卻一再阻撓矽品和鴻海的策略聯盟,干涉經營,反映出其真實動機是要取得經營權,「揭露不真實,在《民法》上就是違法無效,過去大家都心存僥倖,以為無法可稽。」

張虔生憑什麼?
收購百分之百股權 難度高

因此,日月光在可能連25%股權都不一定保得住的情況下,卻宣布要百分之百收購矽品,難度不低。

接下來,1月底矽品依然會如期召開股東臨時會討論紫光入股案,並不受日月光的收購所影響。而矽品方面認為,日月光寄出的這封信內容模糊,並不是明確的邀約,只是封投石問路的信函,因此暫不會召開董事會討論。接下來就看日月光要是否再提出更有誠意、連同籌資等細節更完整的信件,才會進行到下一步。

新加坡籍的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真正的盤算是什麼?

日月光曾併購過福雷電、環電、美國測試廠ISE等,併購經驗豐富,財務操作手法更是靈活,連當年因政府禁止封測赴陸投資,張虔生家族就曾和外資凱雷公開收購日月光股權,打算從台灣下市,換個身分避開政府監督。

1999年,環隆電氣因為在九八年金融風暴時質押股票,周轉不靈遭斷頭,給了日月光大好機會,進場買進環電20%股權,一路默默布局,將環電股權收購至近99%後,於一○年將環電下市,改名環旭,一二年在中國A股掛牌,股價到今年高峰比當年漲了六倍,張家資產大幅膨脹,但卻在台灣裁員上千人。

在日月光召開的記者會上,日月光財務長董宏思就直言,一旦完成收購,矽品「下市是必須的」。屆時,產品與產線和日月光高度重疊的矽品及其員工,命運又會如何?

這也是矽品所擔心、也一直向外尋求有力的策略合作夥伴的主因。但選擇嫁給紫光,也掀起矽品董事長林文伯是否反而引清兵入關的論戰。

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杜紫宸就強烈表態,反對矽品引入紫光只是為了阻擋日月光,而非為了要擴廠,呼籲經濟部投審會否決此案。

「難道要等到3年後有實際擴廠需求再去找人嗎?人家那時要不要你?」黃日燦回應,「矽品可以拿走500多億元,錢放進口袋,今天不用,明年後年才用,難道會覺得錢很刺嗎?連銀行都是晴天借傘,借錢要看利率低時,賣股就要趁股價不錯的時候。」

令人不解的是,10月底趙偉國來台時,曾表達在投資力成之後,對台灣的興趣,只剩下聯發科。但紫光集團為何在1個月後,又大手筆斥資逾680億元,同時投資國內封測大廠矽品和南茂?

林文伯急什麼?
主動找趙偉國 打臉郭董

為了制衡日月光,解除未來日月光介入經營、掣肘矽品未來發展的警報,據了解,在引進鴻海失敗後,林文伯從台灣找到美國、日本,又轉往中國,不斷尋找願意出資數百億元的策略夥伴。光是中資,林文伯就找了不只紫光一家談親,最後決定嫁給最有意願、出價也高的紫光。

在經過被日月光突襲的震撼、和鴻海合作破局的失意,從圍棋八段的高手林文伯身上,又能見到一絲「二枚腰」的精神。

但諷刺的是,與林文伯私交甚篤、之前還擔任過矽品白衣騎士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前些日子,才狠批趙偉國是炒股之人,現在卻搖身一變取代郭台銘,成為林文伯盟友。

之所以找上紫光,一位半導體業分析師認為,一來是趙偉國投資的事業跨足太多,以投資最久的全資收購企業展訊、銳迪科為例,趙偉國只參與公司戰略,沒有更換過經營團隊、也沒有能力參與營運。「而且台灣法令規定,他只能有一席董事,又不參與公司經營,台灣企業何樂而不為?」

趙偉國在短短2年內,先後收購了IC設計公司展訊、銳迪科,再投資HP(惠普)旗下的華三、入股美國西部數據(WD),近來則投資力成,目標還放在規模更大的美商美光及英特爾,讓他迅速成為半導體界的風向球。「錢對趙偉國不是問題,很多人願意給他錢去操盤,關鍵是能不能找到好標的,」中國手機聯盟理事長、半導體分析師王艷輝(老杳)針對這次紫光投資矽品、南茂時說,「不只台灣,可能全世界相關行業的企業,有資金需求,都會想找上趙偉國。」

對紫光集團而言,趙偉國一方面緊跟中國大陸發展半導體政策,藉由入股,選擇具穩健獲利能力的半導體企業投資,也能一塊塊拼湊架構出半導體供應鏈。

一位中國半導體高階主管透露,封測一直是中國政府戮力培植的半導體供應鏈,因此,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簡稱大基金)已投資中國封測廠江蘇長電;趙偉國與大基金關係密切,所以大基金已投資的標的,趙偉國會很有默契地避開。因此,台灣規模更大的封測廠主動奉上,趙偉國當然樂得接受。

展迅、銳迪科都是矽品的客戶,矽品的蘇州廠有3分之1產能,都是供應給銳迪科,「有了這層關係,紫光集團更願意入股矽品,」一位半導體高層指出。

在南茂方面,副總經理陳壽康認為,紫光有投資面板廠華星光電的母公司TCL,所以也會對於南茂主力LCD Drive封測有需求。南茂與紫光還將在微機電系統(MEMS)、物聯網相關元件及無線電射頻元件等業務合作,有助紫光集團旗下IC設計公司展訊、銳迪科在智慧手機與物聯網的發展。

趙偉國想什麼?
紫光不投資 別人也會投

而對矽品或南茂來說,有了中資的參與,未來較不會像現在台灣面板業遇到的窘境,有助於拓展大陸市場。

其實不需有供應鏈的關係,紫光也很樂意投資送上門的矽品。紫光的成功模式,就是利用中國資本市場的力量、高本益的特性,大玩資本遊戲。「紫光現在會做的投資都還是為了有利可圖,而且紫光找到這樣的商業模式,別人也看到了,所以如果紫光不投,別人也會投,所以他(紫光)必須投,」老杳分析。

外界現在對紫光有著中國國資色彩的疑慮,力成、矽品也早都想過,所以一開始打算打安全牌。以力成為例,力成董事長蔡篤恭原本主動找上趙偉國,提出希望拿蘇州廠和紫光合作,待未來順利藉紫光擴大在中國的規模後,能獨立切割在中國上市,享受在中國高於台灣至少5倍本益比的好處。

但野心從未只放在中國的趙偉國,認為這樣規模太小,要談就直接談同時能認列子公司獲利的母公司,對本益比的加乘效果更好。據熟知內情的人透露,包括矽品本來也是提出同樣的合作規畫。

究竟中資或表面上是台資的日月光,誰對矽品或台灣產業的未來最有利?這場心機暗湧的宮鬥戲,快要變成口味愈來愈重、甚至拖棚的鄉土劇。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財訊雙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