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勝戰,寧可長眠沙場:《前夜》選摘(下)

2015-12-07 05:20

? 人氣

士兵們回去後,全體調查團員,便上床休息。他們用毯子蓋在身上,可是,躺在木板床上很不習慣,所以大家都無法睡著,還是繼續在聊天。

倒在張志平旁邊的塚田團長,不斷的向他談及對臺灣的回憶。

「張先生,你是臺灣出身的嗎? 我以前也在臺灣銀行做過事,所以,臺灣上流社會的人士我全認識。有位丁炎先生,就是本島人中最有勢力的人,我也跟他有過來往。他對賺錢真有本領,這個戰爭一開始,他就趕緊從臺灣銀行借出很多錢,來買土地及股票,也做點事業,發了一筆大財。後來,隨著戰爭的延續,通貨膨脹,紙幣跌價,他就用貶值了的紙幣來向臺銀還債。這樣,就等於不花分文而來賺錢一樣。當然,像這樣做的人,不只丁炎一人而已,在臺灣內地人大商家,以及本島上流社會裡的人,由於戰爭引起紙幣貶值,大發其財的人,比比皆是。比如說,那個名門陳仁德他們,因為總督府對他特別垂青,他也曾從臺灣銀行借了很多錢,現在再用貶值了的紙幣來償還,你想想看,世界上那有比這個更有利的事? 像我這樣的公務員,才真可說是最徒勞無獲。」

張志平深深感覺,被幾千萬幾億萬人所厭惡的這個侵略戰爭,還能這樣煞有介事的繼續下去,其成因,除了日本軍隊的蠻幹一點外,那些發戰爭財的人之鼓勵,也是戰爭的支柱之一。在本島人裡來說,像陳仁德及丁炎這一輩人,真是罪該萬死的,為此,他深感憤怒。他記起了時常從臺灣寄來的報紙上,讀到有關丁炎、陳仁德之流,不斷的表演國防獻金及慰問軍隊等把戲的消息。塚田團長由於一天來的辛勞,似乎已經睡著了。

張志平為了克制心中的憤怒,從帆布袋裡取出一本聖經來,在燭火下翻閱,他看見希伯來書九:二七這樣寫著:「按著定命,人人都有死,死後且有審判。」這樣溫和仁慈的審判,絕不能打消他對發戰爭財的人,心中所燃起來的怒火。整日的奔波,使他感覺疲倦,但可能是心理太緊張的緣故,張志平雖已蓋上毯子,但他還是無法睡著,卻耽溺於空想及妄想之中。他想──祖國的勝利及日本的敗北已經是註定了。日本美麗的國土,她富有熱情的民族,以及她絢爛的文化,固然都是可親可愛的。但是日本這國家是如何的使人憎惡。他記起了以前有位朝鮮籍的朋友常說,這個戰爭終結後,實在該把日本放在美國的永久託管之下才對。該從世界地圖上抹煞日本這個國家,使日本人變成沒有國家的民族,非如此不可。原來這也是日本殖民地知識份子的共同願望。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方法可以維持世界和平呢?其實,像這樣的處置,也能使日本人本身得到幸福──張志平這樣的空想著,這樣的幻想著,不知不覺中,自己也慢慢進入夢鄉了。

前文建會主委林衡道與他半自傳體的小說《前夜》(一本文化)。
前文建會主委林衡道與他半自傳體的小說《前夜》(一本文化)。

*本文選自一本文化出版的《前夜》一書,作者林衡道(1915-1997)出身板橋林家,曾任臺灣省文獻會主委,為臺灣建立古蹟分類基礎,而有「古蹟仙」、「古蹟百科」的美譽。一生著作超過五十本,且曾獲「國家文藝獎」、「行政院文化獎章」。中日戰爭期間,林衡道任職於上海、華東等地,親眼目睹諸多戰場的慘況,並將這些回憶寫入半自傳小說《前夜》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