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寒冬送暖---歐洲人道救援力量單薄

2015-11-07 05:50

? 人氣

Fortress Europe, “No Borders” on Facebook
Fortress Europe, “No Borders” on Facebook

這是我第三次在風傳媒發表有關難民潮的文章﹐自三年前聽前越南船民親述三十多年前的逃亡經歷後﹐深受震撼﹐奇妙地與難民議題結下不解緣﹐原則上每次歐盟開相關會議﹐我就動筆﹐消化國際難民機構的通訊﹐英文媒體的報導﹐和目擊者的描述﹐試圖勾劃全局﹐寫些心得。

一直以來﹐歐盟開了若干大大小小的會議﹐但是相比起來行動成果卻寥寥可數。媒體把這場難民潮稱作「歐洲難民危機」﹐實際上是一場「難民管理危機」﹐人權組織﹑人道救援者﹑律師等團體都不停向各國政府施壓﹐現在並非要催促各國收容偷渡客成為公民﹐也並非要驅逐他們﹐而是應先著眼於妥善照管﹐維持秩序。聯合國難民署的應對也遠追不上步伐﹐備受批評﹐面對無能﹑不願協調的政府﹐人道組織唯有在混亂中自發指揮﹐像Valerie和Verena兩姊妹這樣的志願者﹐出力最多﹐但籌款的網絡卻遠比不上聯合國等大型機構。

目前全世界除了敘利亞輸出難民外﹐蘇丹﹑索馬里等非洲國家長期局勢不穩﹐大批難民遍布中北非﹐中美洲﹑墨西哥治安敗壞﹐人們無法活在沒完沒了的恐嚇和勒索之中﹐潛入美國避難﹐而隨著東南亞雨季結束﹐預計緬甸的羅興亞難民又會再出動﹐現今全世界的難民多達二千萬﹐差不多是台灣的人口﹐加拿大全國人口也只是三千五百萬。

歐洲各國雖政治和經濟力量分野甚大﹐但教育﹑知識水平普遍較高﹐在施行人道解決方案方面﹐應作表率﹐難民生活荒唐處處﹐逃亡之路越長﹐尊嚴就日復一日磨損﹐人道主義的發揮旨在減少荒唐﹐讓這些投奔怒海者的情緒稍微舒緩﹐儘快重上正軌﹐本人曾天真的想﹐1951年訂立的聯合國難民公約(以及1967年的議定書)﹐已經有半個世紀之久﹐尤其是難民和經濟移民兩者存有灰色地帶﹐難以界定﹐難民潮過後﹐是否要按時代變化認真檢討修訂﹐但眼前的事情都理不來﹐什麼世界性的協議都是太遙遠的事了!

*作者是一位遷徙者﹐香港出生﹐後移民加拿大﹐也曾居大連﹐四十年間兩代大型偷渡潮----越南﹑敘利亞難民緊繫於心﹐幾年來熱衷收集難民船舊事﹐學習難民事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