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有智觀點:當人多到土地都會震動─國境之外的司馬庫斯

2015-10-16 06:20

? 人氣

二00五年十月十四日,對台灣原住民族社會是一個重要的日子。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十年前,司馬庫斯的三位年輕泰雅族人,因為撿拾颱風過後的風倒櫸木,載回部落的途中,遭到警察盤檢,並被控違反森林法。透過族人、法界人士和人權社運團體聲援搶救,在二0一0年二月時,終於獲判無罪。此判例肯定了原住民族基本法的精神,也是首度保障原住民族在傳統領域的採集權利,影響了台灣司法界的思維。

新竹地方法院一開始判決族人,6個月有期徒刑,易科罰金各16萬元,緩刑2年。司馬庫斯族人對此不滿,堅持無罪抗辯,這是他們世代生存的土地?為何延續傳統規範,利用風倒櫸木卻要受罰?部落集體決定上訴訟到高等法院,凸顯國家制度的缺失,也引起社會的高度關注。

「我們沒有犯罪,搬運櫸木的行為是部落集體的意思,而不是三個人的行為,我們是遵從Gaga na Tayal來面對這樣的事情。」司馬庫斯族人強調,三位族人搬運風倒櫸木,這是經過部落會議決議。他們要捍衛傳統Tayal Gaga的規訓精神,挑戰不合理的法律體制,堅持自主發展的道路。

因為櫸木事件,外界看見了司馬庫斯的堅持。

美麗的司馬庫斯是「上帝的部落」。(來源:欣傳媒)
美麗的司馬庫斯是「上帝的部落」。(來源:欣傳媒)

海拔一千六百公尺的深山部落司馬庫斯,世居馬里光群的泰雅族人,前任頭目、教會長老Icyeh(倚岕)的一場夢,找到了稀有的巨木群。

已經過世的Icyeh頭目是我敬仰的長者,他的個性內斂沈穩,語氣溫柔謙沖,但信念堅定,展現泰雅長者的智慧與風範。我曾經兩次到司馬庫斯採訪,一次是談部落的教育,一次是談共同經營的故事,兩次都和Icyeh頭目深談許久,尤其是最後一次,得知頭目罹患了肺癌,先後已經進出醫院多次,一度以為,他可能身體不適,無法碰面,沒想到,那一天採訪時,他還戴著口罩,全程陪同。這也是他最後一次接受媒體採訪。

「我曾做了一個夢,」Icyeh頭目回憶說,一九九一年時,族人曾到桃園巴陵部落觀摩。當晚在半夢半醒之間,出現一個景象,有一隻腳踩在拉拉山,一隻腳則落在司馬庫斯,他聽到天上傳來泰雅族語對他說話:「未來司馬庫斯也會像巴陵一樣熱鬧,人多到連土地都會震動。」

這是一個異象,看似遙不可及的夢,卻開啟了部落觀光大門,也開啟自主發展的路。二○○四年,司馬庫斯族人簽訂土地共有協約,建立共同經營的模式,部落上百位族人就此共同生產、分享,泰雅族語稱為「德努南(Tnunan)」。

部落不僅生產利益共同分配,也建立一套社會福利制度,包括醫療、教育、結婚、生育和建屋等都有補助。從幼稚園到研究所補助全額學雜費,部落也在竹東設學生中心,提供免費住宿和零用金。

司馬庫斯的族人想要找回祖先的路,必須打破資本主義造成的人心貪婪與自私,找回人的互信與善念,重建部落規範與主體性。這一條路很漫長,除了對抗國家機器和外來財團,更難的是對抗人性。

司馬庫斯一度因為內部惡性競爭,造成彼此傷害,在共同信仰凝聚下,部落領袖願意帶頭付出與整合,追求傳統泰雅族的共享生活。現任頭目馬賽說,族人當時關係緊張,雖然星期天都上教堂敬拜,在上帝面前和解,但出了禮拜堂,私下還是紛爭不斷。

一群婦女卻改變了部落。二000年時,部落婦女會組成「共同廚房」,共同煮飯給遊客吃,這個契機啟發族人凝聚合作的共識。從共同餐廳開始,包括民宿山莊和農場土地,逐漸整合成共同經營,族人還曾到以色列基布茲(Kibbutz)集體社區參訪學習。

司馬庫斯從最初八戶開始,目前約有八成家庭加入共同經營,有50多人參與部落工作,彼此共工共食,觀光人數不斷攀升,根據資料,每年吸引近十萬名遊客到訪,招待六萬人次住宿,年收入逼近四千萬元。

過多的觀光人潮,或許帶來了經濟收入,卻無法滿足真正的生活。司馬庫斯族人很清楚,他們不是要追逐賺大錢的人生,他們要尋求一種永續的發展方式,可以守護土地、捍衛泰雅族價值的生活。

司馬庫斯部落議會前總幹事優勞總是喜愛分享一段故事,曾經有外來的財團想要收購部落土地,捧著2500萬現金,卻被Icyeh頭目當場拒絕。頭目說:「雖然你們的錢很多,但無法種出小米和地瓜,土地卻可以餵養我們。」財團代表仍是不死心,喊價到5000萬元,Icyeh頭目仍然不為所動,最後堅決地說:「你們的錢很多很多,可以堆滿整個房間,但無法滋養泰雅文化與生命,我們的土壤才可以延續泰雅文化和生命,所以我們不賣土地。」

延續泰雅文化與生命,就是司馬庫斯一路追求的的價值。儘管觀光利益龐大,司馬庫斯卻違背資本主義追求利潤極大的邏輯,他們反而思考控制和降低參訪人數,他們想要騰出更多土地,種植林木,還給大地呼吸的空間。「德努南(Tnunan)」不是經濟發展的模式,是一種互助社會組織,更是一種生活價值。

美麗的司馬庫斯是「上帝的部落」。(來源:欣傳媒)
美麗的司馬庫斯是「上帝的部落」。(來源:欣傳媒)

這條自主的路並不浪漫,也面臨許多挑戰與傷痕,在傳統規範和核心價值流失下,又缺少公權力支持,當代部落僅靠著希望與信心重整,並不容易,困難重重。儘管部落議會訂有內規公約,但對於沒有加入共同經營組織的族人,缺乏約束力。司馬庫斯也曾傳出部落族人盜伐,跑到宜蘭南山部落偷砍檜木,造成部落間的緊張關係,最後泰雅族八大流域耆老代表舉行和解儀式,各部落重組聯盟,希望能共同守護山林。

馬賽也回憶說,曾有族人串通外來開發勢力,他們也曾受到黑道威脅,最後雙方談判之後,族人展現捍衛部落的決心,黑道勢力才作罷,「他們有手槍,但我們的土槍更長;他們有刺青,但我們祖先千百年前就有文面了。」

回首一路的艱辛,Icyeh頭目曾對我說過一段話,也展現他們那一代人的責任與堅持。他說,在邁向共同經營的過程中,儘管是延續過去祖先的信念,不少部落還是冷言譏笑,甚至虧他們是共穿一條內褲,但他們就是不放棄,「為了孩子的將來,我們這一代必須挺身而出,部落沒有團結,土地就容易流失。」

走過櫸木事件十年,在許多媒體眼中,司馬庫斯成了明星部落,每年都有絡繹不絕的遊客到訪,但族人很清楚,真正值得追求的是,堅持守護土地,捍衛泰雅族生活的價值。這不是一條易路,儘管跌跌撞撞,但這場夢想還在延續中,他們不會放棄。

小檔案:

今年是司馬庫斯櫸木事件十周年,部落遇到國家,櫸木案最後獲判無罪,成為台灣司法史上的首例,但事件落幕之後,經營家園的工作並沒有停止,這十年來,司馬庫斯不斷強化經營家園的能力,隨著觀光旅遊發展越來越興盛,該如何經營部落?內部開始出現了不同的聲音,也進而產生了一些衝突,但在主流媒體刻意放大的情況下,在現今資本主義當道的社會,傳統價值式微,部落整合之路備受挑戰,也試圖在裂痕中找尋一條新的出路。

原住民電視台(第16頻道)於周五(16日)晚間2100-2200首播《國境之外》,並於周六(17日)1700-1800重播。

網路直播(下載原視TITVApp)

 FB粉絲專頁

影音中心

原民台官方網站

*作者為原民台新聞部副理、Lima新聞世界製作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