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高原、世界屋脊「賽馬稱王」新傳奇再現

2018-12-09 11:10

? 人氣

西藏阿里的一名農牧民在騎馬撿哈達比賽中(新華社)

西藏阿里的一名農牧民在騎馬撿哈達比賽中(新華社)

32歲的吾金騎著8歲的快馬「迪瓊」,再現「賽馬稱王」的傳奇。

塵土飛揚的西藏阿里賽馬場上,他頭戴吉祥八寶緞帽,身著綠衫、紅褲,成百上千的觀眾把他團團圍住,歡呼聲響徹雲霄。

這樣的場景在雪域高原馬背民族的記憶裡,上演了千百年。吾金說:「我所穿的衣服、裝扮,都是從當年格薩爾賽馬稱王時流傳下來的。」

西藏阿里的一名農牧民在騎馬撿哈達比賽中(新華社)
西藏阿里的一名農牧民在騎馬撿哈達比賽中(新華社)

藏族格薩爾說唱是世界上最長的史詩,至今仍在藏族百姓間傳唱著。西藏格薩爾說唱傳承人斯塔多吉說,格薩爾賽馬稱王的故事在藏族群眾中無人不曉,很多人認為西藏各地每年都會舉辦的賽馬節就起源於此。

斯塔多吉說,古時候,格薩爾賽馬可以稱王。現在賽馬奪冠的人,同樣擁有很高的榮譽,會成為全村人的驕傲。賽馬已經成為藏族百姓農閒、過節時的重要文化體育活動之一。

十年前,吾金第一次稱雄阿里賽馬場。他說,小時候家裡的馬有十幾匹,父親也是村裡最好的騎手,年年都是賽馬冠軍。

青藏高原被稱為「世界屋脊」,歷史上馬在藏族人民的生活中承擔了交通、運輸、生產的重任。吾金的家在阿里地區改則縣,小時候放牧、出遠門幾乎都要騎馬。「那時候沒有馬,寸步難行。」他說。

西藏阿里的一名農牧民在草原上遛馬(新華社)
西藏阿里的一名農牧民在草原上遛馬(新華社)

20世紀70年代,阿里地區農牧局調研員達拉曾在鄉鎮工作。他說,那時不僅群眾要騎馬,幹部下鄉也得騎馬,「一天下來,人在馬背上直不起腰,下了馬,路都走不了」。

改革開放後,隨著道路交通條件的改善,人們出行有了更便捷的方式。達拉說,從1990年後,馬逐漸從藏族群眾生活中淡出。

「現在,家家都有摩托車、汽車,沒有人騎馬出遠門了。」今年賽馬節,吾金和他的馬乘汽車到幾百公里的地區行署所在地,只用了幾個小時。「要是騎馬去的話,得跑好幾天。」

「吃草的馬當然沒有‘喝油’的汽車快。」吾金家裡還有4匹馬,除了賽馬時騎一下,大多數時候都在草原上放養。

吾金花5600元買了一輛摩托車,又用75000元買了一輛皮卡車,「出行靠摩托車,運輸靠皮卡車」。

生活在阿里劄達縣的曲吉桑姆從記事起就學會了騎馬,村裡通路後,父親決定把家裡實在沒有用途的馬賣掉,她哭了一個晚上。前幾年,曲吉桑姆考到了駕駛證,成為村裡第一個會開車的藏族姑娘。

曲吉桑姆把車從1000多公里外的拉薩開回家。她說:「當時村民到家裡給我獻哈達,有些人還覺得不可思議。」

前幾年,曲吉桑姆憑藉出色的駕駛技術,在縣城找到了一份工作,有了固定的工資收入。

雖然馬在運輸、生產中的用武之地越來越少,但是隨著各地節慶文化的繁榮,以及旅遊業的興起,馬又回歸到藏族人民的生活中。

阿里岡仁波齊山是舉世聞名的旅遊勝地,住在山腳下的崗莎村村民組成牛馬運輸隊,靠為遊客提供騎馬轉山、運輸服務,每年能賺到數萬元。

崗莎村村民久米多吉說,以前收入從來沒有這麼多,未來會越來越好,家裡的馬一定會為自己馱來更幸福的生活。

一名西藏阿里的農牧民為到岡仁波齊朝聖的印度香客牽馬駝運物資(新華社)
一名西藏阿里的農牧民為到岡仁波齊朝聖的印度香客牽馬駝運物資(新華社)

在草原上,家有駿馬還是公認的榮耀。吾金奪冠後,很多人看上了他的馬,有人出30頭犛牛換這匹馬,還有人出價30萬要買走。

「馬就像我的家人,那不是用錢可以買走的。」吾金說,「我還要騎著它,拿下明年的冠軍。」

「馬已經不能當做普通的家畜了。」西藏自治區文化廳民族藝術研究所副所長阿旺旦增說,在藏語中,和馬有關的詞語、諺語達數百條,馬作為藏族文化的符號融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改革開放以來,馬的變遷是藏民族發展進步的縮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