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羌族,雲朵上的民族,一個向外輸血的民族,中國最古老的民族

中國羌族博物館展示的上面有「羌」字的甲骨文(複製品)(新華社)

中國羌族博物館展示的上面有「羌」字的甲骨文(複製品)(新華社)

沒有人不知道「5·12」汶川大地震,但卻少有人知道地震重災區龍門山斷裂帶一線正是中國最古老的一個民族——羌族最集中的聚居區。

羌族總人口約為30萬,主要分佈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茂縣、汶川、理縣、松潘、黑水等縣以及綿陽市的北川羌族自治縣。大多數羌族聚居于高山或半山地帶,被稱為「雲朵上的民族」,其中茂縣就占去1/3。

茂縣羌族博物館大廳迎面牆上,掛著一個放大的「羌」字甲骨文。據介紹,甲骨文中有關羌的記載多達930餘條。走進陳列室,第一個展板上寫得就是費孝通先生的學術名言:「羌族是一個向外輸血的民族,許多民族都流著羌族的血液」。

根據四川大學教授潘顯一、西南民族大學教授徐西平等研究羌文化專家的著述和介紹,羌族源于古羌,古羌是上古時期對西北放羊部落的統稱。古羌人受氣候變化和人口增加等因素的影響,從甘青發源,逐步向東、向南遷徙擴展。向東的羌人進入中原地區轉向定居農業,形成上古傳說中的炎帝部落,並與傳說中的黃帝部落、姬姓軒轅氏長期通婚,最後與其他部落一道,融合成華夏族。向南的羌人中的一部分,大約在那時就開始進入岷江河谷。

這一支羌人一直延續到今天,成為分佈在茂縣、汶川、理縣和北川、黑水、松潘等地的羌族。古羌人的其他支系在甘肅、青海、四川、陝西、雲南、貴州等地也很活躍,並在歷史上先後建立和參與建立了白狼、犛牛、筰、東女、蘇毗、吐蕃、西夏、南詔、羅鬼、自杞、宕昌、後秦、唃斯羅、不丹、尼婆羅、古格等政權,這些支系除大部分融入華夏而成漢民族成員外,一部分在向西南遷徙中與當地土著融合形成彝、藏、納西、哈尼、普米、傈僳、怒、阿昌、拉祜、基諾、緬、景頗、獨龍、僜、門巴等民族或者這些民族中的某些支系。

定居在岷江上游河谷地帶的羌族先民,依山而居,壘石為屋,創造了獨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在今天的岷江上游羌族聚居區,還保存著神奇的「邛籠」古碉、激越的莎朗、婆娑的羌紅、醇美的咂酒、神秘的祭祀、蒼涼的羌笛、悠揚的口弦……羌鄉的每一個角落,飄蕩著古羌遺韻,被譽為中華民族演化史上的「活化石」。

每天上午九點,無論遊客多少,茂縣縣城邊上的中國古羌城開城儀式如期舉行,這樣的儀式已經連續舉行5年了。這是由山西省援建的一座占地3000餘畝、建築面積25萬平方米的古羌文化展示區。在這裡,遊客不僅可以聆聽千年羌笛的悠揚,目睹羌族繡娘現場刺繡,還可以觀賞體驗羌族建築風貌、民風民俗、祭祀禮、議事會,以及古老的打鐵文化等各類非遺項目展示。

「羌笛吹奏與製作」國家級非遺傳人何王全吹奏羌笛古曲(新華社)
「羌笛吹奏與製作」國家級非遺傳人何王全吹奏羌笛古曲(新華社)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經常出現在古詩詞中的羌笛從另一個角度留下了民族相融的印記。而我們從保留至今的羌笛古曲裡,也感受到了古羌人順岷江走廊遷徙的艱辛,和民族精神中不屈的奮進自強。

坐在中國古羌城的廣場上,「羌笛吹奏與製作」國家級非遺傳人何王全雙手緩緩豎捏起像兩根筷子一樣的竹制雙管六孔羌笛,用鼓腮換氣法吹起了羌笛古曲《遷徙曲》,清澈而略帶沙啞的笛音裡,旋律跌宕起伏,時而婉轉悲涼,時而急促高亢,聽之令人盪氣迴腸。

在那些巍然屹立的羌碉、羌寨裡,盡顯著羌族男子的堅韌不拔則。史料記載,羌人修碉、砌牆、掘井、築堰、砌堤,最為有名。目前在茂縣、汶川、理縣等地的高半山上,還保留有大量的原生態羌寨。記者走訪了多個羌寨,驚訝地瞭解到這些就地取材而建的房屋、碉樓,是羌族工匠憑著直觀視線信手砌成的,他們不繪圖、不吊線,卻做到了橫平豎直、結構穩固。有的為防地震,還在房屋脊背上插縫砌了「脊樑」。

「認石認八方,面子放外邊,方方長長牆角呆,大石頭離不開小石頭塞;長三鑲,端五限,內八層,外七轉;中立石,墊口皮,橫壓筋,順壓脈;近看梁,遠看牆,離得遠,看得端,老婆要看18年;石石錯縫,角翹三分,見尺收分。」原汶川縣文化館館長汪友倫老先生給記者提供的這首「羌寨砌牆歌」,用簡明扼要的民謠,詮釋了砌牆力學中應力集中的科學道理。

歷經風雨滄桑、災難變遷,羌笛、羌繡,羌寨、羌碉,依然完好地保存在今岷江上游的羌族同胞中。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