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九頂山之下、岷江河谷之上,這些「沉睡」了3000多年的石棺,藏著哪些神秘資訊?

營盤山遺址現場石棺墓葬(新華社)

營盤山遺址現場石棺墓葬(新華社)

川西北龍門山脈主峰九頂山之下、岷江河谷之上的二級台地,座座石棺葬掩藏在李子林深處。

尋訪江源文明,石棺葬文化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就在茂縣營盤山新石器時代中心聚落遺址的上層,竟然覆蓋著數萬座從西周至春秋戰國時期的石棺葬。記者看到已發掘的少量石棺葬橫排或豎排都間隔較密,石棺多用六塊石板相隔而成,長短寬窄亦根據喪者的身長體型而定。部分墓葬中發現有植物性食物或其種子,應該是定居農業留下的痕跡。

茂縣羌族博物館館長蔡清介紹說,從營盤山新石器時代下限的距今約4600年,到石棺葬時代的距今約3000年,一個宜居的生產生活場所經歷了怎樣的歷史風雲而變成墓葬集中地?需要專家進一步考證解讀,但如此密集的墓葬,至少反映了這個地區曾經的人口興旺和農牧業生產的穩定。

事實上,岷江上游是迄今我國發現的石棺葬文化空間分佈最為密集的地區,也是遺存延續時間最長的地區,從新石器時代晚期一直延續到東漢初期。近30多年來,考古工作者先後在茂縣的別列、牟托、勒石,汶川縣的蘿葡砦、昭店,理縣的佳山寨等地發現調查了二三十處石棺葬。

營盤山遺址現場石棺墓葬(新華社)
營盤山遺址現場石棺墓葬(新華社)

佳山寨石棺葬就位於著名的桃坪羌寨旁邊的山體上,山下是岷江支流雜穀腦河,數千座墓葬的年代大約由戰國晚期延續至東漢初年,葬式包括石板棺、砌石石棺、砌石石槨木棺、大石墓等,墓葬中出土了大量銅鐵工具和兵器、陶雙耳罐和陶豆等各種生活用器、半兩錢和五銖錢及王莽時期錢幣,以及少量漆木器、絲綢和毛麻布、琉璃珠等,反映出與成都平原密切交往的經濟文化聯繫。

而茂縣南新鎮牟托村發掘的牟托一號墓則堪稱石棺葬考古的一個里程碑。考古工作者在這個居高臨下俯瞰岷江河谷的台地上,清理出一個墓葬及三個器物坑,出土250餘件器物,包括陶器、青銅器、銅鐵合制器、玉石器、竹木器等,其中青銅器就有91件,根據用途可分兵器、禮器、樂器、裝飾品等。

這些器物擺滿了茂縣羌族博物館的一個大陳列室。記者在陳列室看到其中一件動物紋銅牌飾頂上鑄有8只相向而立的圓雕禽鳥,牌飾內以同心圓泡區隔三層,從上至下依次生動逼真地雕有鹿、虎、蛇等動物造型,具有明顯的北方草原青銅文化因素。所有出土青銅器物中只有這一件合金成分為砷銅,說明其並非本地生產。還有一件「與子共」銅鼎,鼎蓋外圈刻有25字篆書銘文,中有「與子共,自乍繁鼎其眉壽無疆子孫永保用之」等字。專家分析其接近春秋中晚期楚文化特徵,可能來自楚地或中原地區。

根據考古報告,牟托一號墓的時代應為戰國晚期,墓主人的身份比較尊貴,但石棺內未見遺骨痕跡,墓主人很可能是陣亡者,這是一座未葬入屍骨的衣冠塚。其出土器物表現出巴蜀文化與北方草原文化、中原文化、楚文化相容並包的特點。其與岷江上游其他大量石棺葬及相關文物形成具有共同地域特色的石棺葬文化,是西南地區青銅文化的一支絢麗奇葩。

吸引人們興趣、而學術界仍在探討的是岷江上游石棺葬的主人屬於哪一個族群?專家介紹,其族屬有氐人說,也有羌人說,但古代的氐和羌都是西戎,在漢文古籍中經常以「氐羌」連帶的形式出現。儘管在族屬認識上有所差異,但冉駹作為該區域的主體居民是一共識。冉駹是今岷江上游茂縣、汶川、理縣一帶羌寨的本土先民,主要居住於半山地區,以石為主要建築材料。《漢書·冉駹夷傳》載:「皆依山居止,壘石為室,高者數十丈,為邛籠。」這些氐羌先民逝後亦與石為伴,繁衍出石棺葬文化。

記者查閱考古資料瞭解到,石棺葬不僅分佈在岷江上游和附近的甘肅、青海等地,而且在川西高原、滇西北,藏東的昌都、林芝等地都有廣泛分佈。這些地區的石棺葬,主要流行於西周至西漢,戰國中晚期至西漢是其發達時期,東漢初期消失。

專家分析認為,石棺葬是西南與西北地方古代人群移動所帶來的文化碰撞的產物,是西南地區古代居民對其遙遠族源記憶的片段回憶。古代居住在西南地區處於氐羌系統的部落,是分別發展為近代藏緬語系各兄弟民族的核心。氐羌進入西南地區後,不斷分化和融合,唐宋以後不見於文獻記載,他們與目前分佈於西南地區的羌、藏、彝等有著明顯的淵源聯繫。

石棺葬,古老而神秘,其蘊藏的中華文明資訊,值得今人不斷探秘!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