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衣櫃》書摘(1):同性戀與企業升級

2015-10-13 05:40

? 人氣

約翰.布朗並不是要求同志圈進攻企業界,也不是要求企業中的中低階同志向上頭的老闆開誠布公,而是要求最有權勢的一方——企業管理階層——提供善待同志的環境給公司內外的同志。約翰.布朗的主要論點並不是要開「粉紅經濟」(pink economy)的支票。粉紅經濟的說法其實已經是國內外常識:企業跟明星藝人一樣,跟同性戀者示好,就可以從同性戀消費者身上賺錢。但是「討好同志就可以大賺同志的錢」這種簡陋的願景並不能滿足精明的布朗,正如「開放陸客就可以海削陸客」這種如意算盤再也騙不了覺醒的台灣店家。如果只是要在短期內賺進現金,那麼去辦週年慶大拍賣就好了,何必維持企業的高度。布朗的見解是,如果一家企業可以徹底執行對同志友善的長期政策(而不只是短期噱頭),那麼這家企業就更具競爭力:這家企業能夠向全球海選人才,也更能鼓勵現有的同志員工鞠躬盡瘁。企業不只要思考怎樣面對同性戀消費者(以及短期收入的現金),也要評估自己信奉哪一種高度的價值(以及長期回收的種種無形利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約翰.布朗也並沒有捨棄粉紅經濟。他發現,祭出粉紅經濟的商家(例如,打出凸顯同性戀愛侶廣告的商家)可能受到保守人士的攻擊,而這種商家經常一遭受抗議就馬上放棄繼續支持同志。但這種保守人士的攻擊往往只是一時風波;被同志友善策略打動的消費者卻可能長久銘記在心。如果商家一遇到短期的抗議就撐不下去,那麼又怎麼能夠爭取長期的民心?

約翰.布朗的視野不是微觀的,而是巨觀的:他並非關心個人層次的上班族求生祕訣,而是關心整體社會層次的生命向度。約翰.布朗的邏輯是,只要企業給同志好處——而且是長遠的好處,那麼終究會造福企業自己——而且是長期的造福。他的終極關懷其實還是在於企業體,而不是在於一個個同性戀平凡人。他反覆強調,企業要對同志友善,這樣同志才會為企業賣命。某些同志讀者朋友覺得約翰.布朗的白領階級世界很遙遠,但是我覺得約翰.布朗還是可以當作同志的策略性盟友。

當然《玻璃衣櫃》的標靶讀者還是企業界人士:「企業現在了解,光是寬容 LGBT員工是不夠的,更應該主動吸引他們,會帶來種種好處,」約翰.布朗強調。企業如果想要升級,就該考慮如何讓同性戀的尊嚴升級。

*本文選自時報出版的《玻璃衣櫃》一書。本書作者約翰.布朗( John Browne)為一名同志,他於1995年到2007年間擔任英國石油(BP)執行長,他帶領英國石油蛻變為全球最大企業之一。但2007年,在布朗六十歲這一年,他的同志身分公諸於世。他選擇離開自己一手建立的企業,但並未就此陷入低潮——這本充滿勇氣及開創性的著作充分證明了這一點。本書既是誠實且動人的回憶錄,也是嚴謹而犀利的社會評論。布朗坦率地回顧自己的雙面人生,也大膽揭露世界各地企業裡依然強烈的恐同文化,是如何導致員工不願顯露真實的自我。本文為推荐序,作者紀大偉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玻璃衣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