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5年已經不知道死過多少同志」他們在公投道出100名同志青春故事:只要有一個人被拯救,都是好的

2018-11-25 20:10

? 人氣

出櫃時師長同學的「沒反應」救他們一輩子:我知道反同勢力口口聲聲的「下一代」,正在轉變

「青春藏了誰」粉絲專頁開張以來,最熱門的文章之一是高雄中學「傑哥」的故事。傑哥自述曾在國中暗戀某男同學被當空氣,之後一直藏著自己的同性戀身份,沒想到進了高中一次聯誼,他糾結一陣以後坦然說出自己喜歡的是班上男生,同學們愣住一秒以後隨後笑:「好啦,他是真的蠻帥的」、「對啦,我如果是gay應該也會喜歡他!」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然後呢,然後就沒了……從那之後,我像是重獲新生一般。」傑哥開始可以自在地做自己,自然地跟同學聊著喜歡哪個身材好的男性、舉手說聯誼要找陸軍官校,「你們大概完全沒想到,自己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接納,就這樣拯救了一個男同志對社會的信任……」而當公投辯論上反同婚陣營不斷說出各種仇恨言論時,傑哥說:「我想起的,還是你們」、「我知道反同勢力口口聲聲的『下一代』,正在轉變。」

「直同志的迴響心得都滿好的。」談起傑哥效應,阿黑這麼說,對於另一名同志Winter出櫃時老師「沒反應」、沒有指責他、他因此而感激老師一生的故事,阿黑說「沒反應就很重要」、GJ說「沒反應至少比一些激烈的反應好了」──平權之路說難不難,LGBT族群要的也只是「沒反應」,社會視他們與異性戀無異,都是自然的存在。

然而多數故事還是沉重的。楊雁說她其實有點掙扎:「很多同志前面已被傷害很多,為何要把自己過去經驗拋開來給大家看──我已經被傷害過了,你們還要傷害我嗎?有時候我們會想,我們是不是又傷害一個人、讓他們把痛苦的過去說出來……」GJ則嘆:「為何我們要大家把自己故事拿出來,說自己很可憐、拜託人支持我?為何有些東西對別人來說是理所當然的,對弱勢來說要獲得權利卻要這麼努力?而且他們很努力喔!」

20181027-2018台灣同志遊行,彩虹旗。(顏麟宇攝)
儘管公投期間「青春藏了誰」團隊也是傷痕累累,有時候來稿之沉重讓他們也快難以呼吸。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與本文個案無關。(資料照,顏麟宇攝)

儘管公投期間「青春藏了誰」團隊也是傷痕累累,有時候來稿之沉重讓他們也快難以呼吸,GJ說他要盡量克制自己的情緒:「我們一心一意要撐到11月24日。11月24日之後結果不知道會怎樣,但粉專會繼續存在,無論有沒有要繼續做下去都會存在,即便未來有人看到這故事受到拯救,即便只是一個站在中間的人因為這故事而搖擺,那都是好的。

「開票過程就算只有一票,也是傷害」公投帶來大量同志自殺念頭 他們盼受傷靈魂有地方把秘密說出口

日前「青春藏了誰」公告,選舉後將持續刊登到第100則徵稿,至於還來不及潤稿的,團隊必須喘一口氣,會以相簿形式登出原始稿件。談起如何看待24日公投結果,楊雁坦言多少情緒會受到影響,但還是必須繼續生活、繼續賺錢,GJ則說不少同志朋友說:「不管公投結果是好是壞,我可以去死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