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被徵召,沒有其他選擇:《活著回來的男人》選摘(2)

2015-09-25 05:20

? 人氣

「因為沒想到大本營發表的戰果是虛假的,所以才會猜測,是不是被美軍的佯攻作戰給騙了,大概是這樣推測的吧。當時就連一般民眾,也多少察覺了不自然之處」。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自己也沒有支持戰爭的自覺,也沒有反對的想法。不知如何就隨波逐流。雖然政府提出了重大戰果,但局勢反而更加惡化,總覺得非常詭異。但是也沒有深入追究的習慣,也沒有提供探討的資訊。像我們一般的普通人,大概都處於這種狀況」。

從雷伊泰島的戰鬥之後,航空部隊便開始出現了「特攻」。謙二說,「在平民的立場上,既無法站在否定的立場,也無法站在肯定的一方。從搭上特攻飛機的人的心情來想,當然無法否定他們的報國心,但戰況是否已經走到不這麼做就毫無辦法的地步,在這層意義上,也無法肯定這種戰術。我自己因為受到塩老師的影響,報紙都習慣從下方欄位開始閱讀,所以理解戰況正在惡化。雖說如此,因為情報極度缺乏,所以也沒辦法具備適切的判斷能力」。

到了戰爭末期,戰局開展十分迅速。從官方宣布上述「台灣沖航空戰」獲得重大勝利的報導後,不過大約經過了十天,十一月一日,東京上空就首次出現了B29轟炸機。那是從塞班島基地飛來的偵察機型,為了正式空襲做準備調查,因此只有來了一架飛機。

B29轟炸機裝備有加壓艙與廢氣式渦輪,在一萬公尺高空高速飛行。與此相對,日軍主力高射砲有效射程高度不過僅有七千公尺,戰鬥機雖然可以爬升到這種高度,但需耗時約一個鐘頭。B29轟炸機就在沒有任何迎擊的狀況下,完成偵察任務返航。

「那時候我正在富士通信機上班。當天天氣晴朗,高空中一條白線般的飛機雲前端,可以隱約看到B29轟炸機。雖然發出空襲警報,但同僚們大家都跑到戶外,抬頭仰望天空。明明只有一架飛機,為何日本軍隊卻沒有任何迎擊動作,大家在不可思議的心情下,茫然仰望。也有人說『為何不擊落它?』,但大多數人們都失去思索未來情況的能力。雖然不至於相信『神州不滅』這種說法,但也沒想過日本就要戰敗了」。

一九四四年四月,謙二也接受了徵兵體檢。結果是第二乙種體位,若是在平時,這是不會被徵召的體格。但到了十一月二十日,十月三十日剛滿十九歲的謙二,就收到了陸軍寄來的入伍通知。

富士通信機的事務員們,已經陸續收到召集令,暗忖自己不知何時也該收到的謙二說,當時只是「『啊,終於收到啦』的感覺」。伊七與小千代,什麼話都沒說。

學歷只有中學畢業的謙二,既沒有像理工科學生般有免除徵兵的方法,也不像大學生般會以海軍預備學生資格被採用,被當作士官來對待。除了被當作最底層的二等兵被徵召之外,沒有其他選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