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作為情緒動員手段的必要與可能─表演政治與政治表演

2018-11-23 06:30

? 人氣

作者認為,在剛過去的這個選前黃金周末,媒體轉述國民黨吳敦義主席疑似對陳菊前市長的體型開玩笑,並順道重提黃俊英在十二年前的選舉中遭走路工誣衊; 但是作為政治的表演,既然用外觀的美來裝飾自己,自然也就會用身體的醜來攻擊對方。(簡必丞攝)

作者認為,在剛過去的這個選前黃金周末,媒體轉述國民黨吳敦義主席疑似對陳菊前市長的體型開玩笑,並順道重提黃俊英在十二年前的選舉中遭走路工誣衊; 但是作為政治的表演,既然用外觀的美來裝飾自己,自然也就會用身體的醜來攻擊對方。(簡必丞攝)

在剛過去的這個選前黃金周末,有兩則不大不小的新聞,讓在滾滾韓流下吃癟好一陣子的綠營,喘一口氣又激揚起來。媒體轉述國民黨吳敦義主席疑似對陳菊前市長的體型開玩笑,並順道重提黃俊英在十二年前的選舉中遭走路工誣衊。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對此表示,寧願「乾淨輸,也不願骯髒贏」,並對吳主席失言有所微辭,選後黨內恐怕仍有風暴。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吳敦義不但拿陳菊的體型開玩笑,還將他比喻為豬,這種暴走措辭可能連累國民黨的選情。其言詞之輕浮,已經給選民望之不似人君的印象。不論幾天後的選舉結果如何,吳主席恐怕都要喪失2020大選入場的門票,這應該是連國民黨人自己也不懷疑了。

選前黃金周,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今(18)舉行「岡山大團結」造勢晚會,總統府祕書長陳菊到場支持。(新新聞柯承惠攝).JPG.jpg
=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18日舉行「岡山大團結」造勢晚會,總統府祕書長陳菊到場支持。

在網路即時影音傳播無遠弗屆的今天,政治人物的外型早已成為與選舉高度密集連結,每隔一兩年必有一場大選的台灣社會中,在鬥爭場上的必要利器。人民不會關注你政治的理念,只會關心你政治的表演。剛好網紅蔡阿嘎這幾天也在網路上評選十大議員參選或爭取連任的正妹,是的,你沒看錯,他並沒有評選帥哥議員參選人。被評選中的現任台北市議員高嘉瑜,並沒有因為超高的名次而歡喜,反而在抱怨, 自己的年齡被算老了,今年不是42歲,而是38歲。

做為連任兩屆,且拿下過台北市議員得票數第一高票的資深政治工作者。在尋求三連任時,在正常的政治氛圍下,高嘉瑜應該要在選戰首要處理的,是告訴選民過去八年自己的政績是什麼。還需要在這場選美比賽中跟小自己十幾歲的小妹妹爭奇鬥艷,堅持補正自己的年齡,不能吞忍。這就已經說明了政治人物外型年齡美醜問題,在當代台灣政治表演中的關鍵地位。今年時代力量等小黨所提名的議員參選人,也都以高顏值的帥哥美女居多,政治經驗是否充足並非首要考慮,想來也是同樣的邏輯。

同樣是後太陽花運動時期的產物,相較於在歐洲已經有上百年運作經驗的社會民主黨,沒人能直接馬上聽得懂時代力量這個名稱,要鎖定的究竟是甚麼價值,其政治理念內涵是隨時可以抽換的。而2016年的立委選舉結果,社民黨全軍覆沒,但是時代力量斬獲頗豐。這也就教育整個台灣社會,政治表演的重要技巧,推出帥哥美女賞心悅目就好,政策理念根本不受選民青睞。這也就是柯文哲公然宣稱兩岸一家親後,原本號稱急獨,但事實上欠缺完整成系統核心理念的該黨議員參選人,隨後人人進退失據,表態方向人言人殊的原因。

但是作為政治的表演,既然用外觀的美來裝飾自己,自然也就會用身體的醜來攻擊對方,作為相對的手段。在綠營大肆抨擊吳敦義不當的發言與其歧視心態時,網路時代甚麼資料都是被儲存的,人民又想起了2014年台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被稱為神豬的往事。

20181020-耿葳競選總部成立大會,前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出席。(甘岱民攝)
20181020-耿葳競選總部成立大會,前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出席。(甘岱民攝)

綠營對此的抗辯是顯而易見的,因為攻擊陳菊的操作者是黨主席本人,修理連勝文的僅僅是不知名的鄉民,因此不可等量齊觀。但在連勝文的記憶當中,事實似乎並非如此。他本周陳述認為柯文哲與民進黨陣營都這樣罵過他,且台灣社會對柯文哲與民進黨陣營都太寬容。

而在太陽花當年的這次選舉,網路上湧現的攻擊嘲笑連勝文的粉專不下十個之多,沒有一個有直接證據顯示出於民進黨與柯文哲之手。但是事實上都與候選人陣營形成夾攻之勢,連營有苦說不出,但當時社會卻要他幽默以對,希望各界能用同一套標準來互相檢驗,不要再雙重標準。

假如真是這樣的話,只能感嘆綠營的神切割手法。此事吳敦義唯一腦洞之處,是他居然笨到把大實話自己講出來,而未曾假手網軍。台灣社會政治品質的偽善又可見一斑,要對對手進行政治性的人格謀殺,並非不可以。問題只在千萬不可弄髒黨主席的纖纖玉手,而必須由網軍代勞。對操作不利於自己信息的網軍,指控為中共策動不用負任何舉證責任。操作與自己同向行動的網軍,黨主席可以ˊ全裝無辜。

今天若按照當年綠白陣營對連勝文的作法,吳敦義是因為老實而應該受懲罰。他大可以做幾個沒人搞清楚背後寫手是誰的臉書專頁去黑陳菊,用漫畫畫出來在他心中陳菊的形象,而不至於牽連到自己。

黨主席失言不行,網軍攻訐可以。黑連勝文可以,黑陳菊不行。侮辱公豬可以,不敬母豬罪該萬死。民進黨的觀點就是台灣社會衡量萬事萬物萬人對錯的尺度,這就是還剩下幾天的今年選舉,要教給整個社會的事情。

另外一件茶壺裡的風暴,是上周六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牽扯統獨爭議,導致中方影人大多數不願參加酒會而提早退出。目前已經有尚未證實的消息傳出,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宣部)已下達指令給中國電影局,而電影局已知會各大電影公司,所有合拍與國產片,一律不可以報名參加金馬獎,也就是明年的金馬獎只有港台本土電影參加。

20181117-第55屆金馬獎,《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右)。(甘岱民攝)
第55屆金馬獎,《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右)。(甘岱民攝)

平心而論,今年的金馬獎頒獎典禮上,導演傅榆以拍攝2014年台灣「太陽花學運」的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奪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登台領獎時,突然有感而發說出:「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導致在座的中方影人也必須表態,把台灣稱為「中國台灣」。這都是可以想見的,在當前兩岸比賽政治掛帥的意識形態下,表演的政治往往會比現實的政治更加直接。傅榆致詞如果會計較這些話可能得罪對岸的同行,那她根本也不用去拍這部旨在浪漫與神聖化太陽花學運故事的紀錄片了。

雙方在表演場上的政治表達,在兩岸關係即將全面撕破臉的時刻,一點也不比現實政治更需要遮掩。既然從國家到民間都已經互相仇視對方到極點的時刻,既然都已經要砍對方頭了,還有必要可惜鬚髮嗎?

算了吧,去計較誰破壞的典禮上的和諧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反正北京能控制的中國影人是不會再來了。這種脆弱的和諧,在兩岸政治立場大方向不變的情況下,就算這次不破裂下次是也要破裂的。有何值得可惜的?

如果真的覺得台灣主體性或轉型正義這麼重要的話,台灣的電影人與其繼續絮絮叨叨與對岸同行爭執自己的立場,那還真不如好好拍幾部以民運為主軸的劇情電影,好好清楚述說自己的故事,如韓國近年氣勢磅礡的「正義辯護人」、「計程車司機」與「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相比美。這不才是電影工作的本分嗎?

在政治的表演與表演的政治相互混搭的兩種舞台上,台灣人民還有可能會繼續買單下去嗎?在不到100小時以後,我們就會知道結果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