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臣精算 海珊舊部操盤伊斯蘭國的崛起

2015-08-10 18:01

? 人氣

美聯社披露,伊拉克前領導人海珊的許多舊部現已成為伊斯蘭國的高階領導人。(美聯社)

美聯社披露,伊拉克前領導人海珊的許多舊部現已成為伊斯蘭國的高階領導人。(美聯社)

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今年4月揭露指出,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集團幕後操控主其事的高階主管幾乎都是海珊(Saddam Hussein)政權所屬舊部,《美聯社》日前也披露,海珊的情報高官以及軍隊上校都替IS提供絕佳的經驗及模式,讓一個小小的基地組織(al-Qaeda)伊拉克分支搖身一變成為目前全球最大的恐怖組織。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IS成新興勢力

IS從一個伊斯蘭遜尼派的激進武裝組織,在中東大肆掠奪後,於2014年6月29日宣布「建國」,國號為「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企圖建立由政教合一領袖哈里發(caliph)所統治的伊斯蘭遜尼派國家,在領導人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領導下,IS版圖擴張迅速,迄今掌握伊拉克、敘利亞等30萬平方公里土地,站穩腳跟,不但在境內教徒嚴格執行「伊斯蘭化」,還規劃拿下歐亞非大陸等地。

伊斯蘭國最新佔領區域 註:紅色為IS佔領地盤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伊斯蘭國最新佔領區域,紅色為佔領區域。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披宗教信仰之皮 行擴權之實

《明鏡》指出,海珊的前空軍情報軍官艾哈利法維(Samir Abd Muhammad al-Khlifawi),化名巴克爾(Haji Bakr),時常為IS下指導棋,規劃建國藍圖。在計畫當中,其實沒有一丁點伊斯蘭宗教信仰的味道,多的是儼如東德「史塔西」(Stasi,源自於Staatssicherheit,為前東德國家安全部)般的操控策略。

在巴克爾曝光的手稿裡面,規劃IS佔領「套路」,首先要在目標城市廣設傳教中心,吸收間諜情報人員,並刺探地方豪族名望底細,透過間諜與這些望族之女結婚,在不知不覺中滲入地方勢力。

其次,組織嚴密滴水不漏的情報網,讓地區主管得以定時向上司匯報當地情況,《明鏡》分析,這跟海珊政權逼迫手下互相監控的手法如出一轍。據悉,巴克爾已於今年1月在與敘利亞反抗軍的交火中喪命。

《明鏡》形容,當時西方媒體認為IS只是基地組織的分支,不以為意。但無論從軍事行動、宣傳手段都看不出宗教性質,認為宗教只是手段,擴權才是目的。遜尼派的神學士政權(Taliban)也抨擊巴格達迪是「偽哈里發」,言行皆違反伊斯蘭教法;基地組織更是早已與IS劃清界線。

海珊舊部成IS首腦

《美聯社》表示,這些海珊時代的前情報官員以及軍事專家,都替IS打下良好基礎。根據伊拉克反恐情報一位高官表示,IS的最高領導人巴格達迪在2003年海珊政權垮台前,就擔任過海珊的軍事情報人員;現任IS的第二號司令、巴格達迪的副手哈桑(Saud Mohsen Hassan)也是海珊政權的陸軍少校。

他們帶來了「經驗」。

這些經驗讓IS在短時間內能夠有效改變作戰策略。原本IS企圖挑戰伊拉克政府未果,但敘利亞戰亂帶來契機,2012年底大肆侵占敘利亞領地,並利用牆頭草似的結盟策略扳倒許多組織、民兵,壯大勢力。

他們也為IS帶來紀律與組織,透過強大的社群媒介招募全世界的「聖戰士」(jihadists),描繪加入IS的美好願景、整合運用自殺式炸彈攻擊和軍事行動的戰術。

這些前海珊官員也幫助IS訓練間諜執行任務,並派這些間諜去刺探伊拉克軍方,利用情報維護或是升級自己的裝備,現在,還企圖研發化學武器。

美國戰略安全情報諮詢機構蘇凡集團(Soufan Group)的史金納(Patrick Skinner)說,「他們在去年不是利用恐怖分子的策略而成功,而是軍事行動異常成功的巨大成果。」

遜尼派與什葉派的衝突:薩達姆遺臣再起

論及這些衝突,吾人還必須把時鐘撥回上世紀的90年代,伊斯蘭的遜尼派(Sunnis)與什葉派(Shiites)長達千年的宗教衝突再起。遜尼派的海珊掌權時,長期打壓什葉派,埋下復仇因子。2003年,英美聯軍推翻海珊政權,扶植的什葉派將遜尼派邊緣化,趕出政治勢力,衝突因而再加劇。IS的前身就是隸屬於基地組織的遜尼派民兵。

一位不願具名的情報局官員告訴《美聯社》,哈桑在2000年時曾被關押在美國管理的布卡(Bucca)監獄,該監獄專門收治遜尼派叛亂份子,巴格達迪也在2004年遭收押其中。情報透露,許多像是巴格達迪的武裝份子以及海珊前朝官員都集中在一起,還包括一些精銳的敢死隊,布卡監獄根本就是孵化「伊斯蘭國」的溫床。

 

據信是 IS 的領導人巴格達迪(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據信是 IS 的領導人巴格達迪(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收押期間,巴格達迪與哈桑通力合作,成為監獄囚犯中的領導者,帶領他們罷工、抗議,讓美國獄監不得不給予些許特權,也因為如此,越來越多囚犯追隨他們。海珊政權垮台後,2004年12月巴格達迪因為沒有檯面上的前科紀錄被釋放;2010年,一位海珊政權的前將軍把巴格達迪引薦給剛失去首腦的「伊斯蘭國」,巴格達迪正式入主IS,兩年來不斷讓組織壯大,並在去年「建國」。

海珊興衰史成為IS的DNA

情報官員還說,巴格達迪把他在布卡監獄的親信及前海珊官員都納入旗下,掌管IS軍事單位的委員會當中,九個人起碼有四人是前海珊的官員。這些「老臣」還在伊斯蘭國的12個「省份」當中,擔任其中7個「省份」的「首長」。但除了巴格達迪,IS的高層資料保護得滴水不漏,幾乎無從得知其他人的真實身分,頂多只知道假名。

《美聯社》分析,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讓IS有了崛起的理由,長期以來的宗教派系戰爭也讓IS能夠號召同好加入戰爭。許多報導、媒體詳細分析IS的經濟、軍事、政治手段,除了殘忍、恐怖、狡詐和聰明, 前五角大廈官員麥克爾(Michael W.S. Ryan)說:「海珊時代的政治知識,成了IS的DNA。」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