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TVBS的民調可信嗎?韓國瑜將大勝陳其邁10萬票?

2018-11-03 06:00

? 人氣

年底大選,韓國瑜是否真會大勝陳其邁10萬張選票呢?(資料照,取自韓國瑜臉書)

年底大選,韓國瑜是否真會大勝陳其邁10萬張選票呢?(資料照,取自韓國瑜臉書)

步入十月以後,已有多份民調指出高雄市長選舉,韓國瑜目前的支持度領先陳其邁。而其中最受關注,自然就非TVBS在10月16日公布的民調莫屬,其顯示,韓國瑜以42%的支持度,領先陳其邁的35%,差距高達7%。要知道,在7月和9月時,韓國瑜還落後陳其邁分別達8%和4%。也就是說,在短短一個月內,韓就一舉逆轉11%,從落後到領先。

雖然說TVBS作為國內長期發布民調,且係少數會公布問卷、交叉分析等等細節的民調機構,因此倍受矚目和引用,也具相當權威和公信力,然而作為首份評估韓國瑜支持度領先的民調,TVBS自然就引來部分批評,質疑此份民調的可信度。

與此同時,由民進黨英派掌門人陳明文所創建、由民進黨秘書長之弟洪耀南擔任執行長,民進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陳其邁甚至是創辦成員之一的台灣世代智庫,也在TVBS該份民調發布後的2天,公布一份陳仍領先7.3%的調查。

因此在兩份民調呈現截然不同的趨勢時,自然就引發許多討論,質疑其中一份民調的可信度。舉例來說,風傳媒日前就有一篇投書,批TVBS此份民調為自High式民調,其調查技術有很大的改進空間,並暗指TVBS是在配合某陣營操作民調,企圖影響選民投票意向,操弄選情。到底TVBS民調的公信力如何?韓國瑜真的領先嗎?本文以下便逐一分析。

樣本數越多就越可信?

如果從國小數學的知識體系來看,樣本數越大的民調,其可信度就越高,樣本數越小,則較不可信。前揭社論就持這樣的論點,認為台灣世代智庫的樣本數比TVBS多,且TVBS的有效樣本數沒有在1068份以上。然而實際上,民調涉及的其實是統計學問題,並不是直觀的加減法,比誰的樣本數多。

TVBS的樣本數確實較台灣世代智庫少,但主要影響的層面,是抽樣誤差,而無法逕自以樣本數來評判民調的可信度。舉例來說,有效樣本1009位的TVBS,其抽樣誤差在正負3.1%;而有效樣本2102位的台灣世代智庫,則為正負2.14%。從此可見,雖然台灣世代智庫的樣本數多近1000份,但從結果來看,兩份民調在抽樣誤差卻僅有1%左右的差距。

從這樣的結果來看,也可以很明白,為何多數民調的樣本數都在1000份左右,因為即使大量增加樣本數,如台灣世代智庫的2100份,誤差值也僅是從正負3%減少到2%。但與此同時,為了減少這1%的誤差值,卻要付出倍增成本的代價。因此從兼顧經費與誤差值的角度來看,在市場機制運作之下,就使得絕大多數民意調查的樣本數都在1000份左右。

TVBS的樣本數過少?

該文以有效樣本數應在1068份以上,來質疑只有1009份的TVBS,甚至提出民調要扣除未表態樣本的謬論。然而事實上,樣本數多寡最主要影響的是誤差值,且也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民調一定要在1068份以上才具可信力,該文顯然誤解了統計學的學理基礎,而單純以95%信心水準和3%抽樣誤差套用在所有民調之
上。

從實例來看,國際最為知名的民調機構-蓋洛普(Gallup),在十月份針對美國死刑、國情、副總統潘斯的調查,分別就僅有1019、1019和1035份有效樣本。如果從該文的角度來看,則蓋洛普這幾份民調也就是不符統計學,不可信的調查。更何況,美國還是三億人口的國家。

實際上,人口基數多寡,與所需有效樣本,並無關聯。因此,三億人口的美國,和2350萬的台灣,民調的有效樣本數都近同。而之所以有時候民調會抽大樣本,諸如台灣世代智庫的2100份,其實並不是要減少那1%的整體抽樣誤差,而主要是要看分項的交叉分析,因為隨著分項,則誤差值就會顯著提高。也就是說,1000份和2000份的民調,最主要的差異係在於交叉分析部份,而非總體趨勢。

此外,民意調查基本必然會存有一定比例的未表態樣本,隨著不同議題、不同時點等因素,有高有低,然而未表態樣本都屬於有效樣本,而不能將其類推為無效樣本。因為未表態僅是一種分類,可能包含尚未決定、不投票等等項目,也屬於投票行為的一環。就TVBS此份民調而言,其實是以「未決定」稱之,比例為21%,就過去的選舉民調來看,實屬正常範圍,並未過高或過低。

然而該文卻將這21%歸類為「未表態」,並扣除掉民調中實屬正常的有效樣本,創造出不具任何學理意義的「實質表態數」,指稱TVBS僅有870份,以文字用詞來誘導讀者,試圖讓讀者認為TVBS的樣本數確實過少。

但事實上,誠如前述,未決定或是未表態的樣本,都屬於有效樣本。而真正在調查中要扣除的,則是所謂的拒訪樣本,這方面,TVBS該份民調早已扣除,從1189位調查民眾中,減去180位拒訪者。

蓋洛普關於美國人對死刑態度民調之調查方法

20181102-蓋洛普關於美國人對死刑態度民調之調查方法。(圖/蓋洛普網站,作者提供)
蓋洛普關於美國人對死刑態度民調之調查方法。(圖/蓋洛普網站,作者提供)

蓋洛普關於美國國情民調之調查方法

20181102-蓋洛普關於美國國情民調之調查方法。(圖/蓋洛普網站,作者提供)
蓋洛普關於美國國情民調之調查方法。(圖/蓋洛普網站,作者提供)

蓋洛普關於美國副總統潘斯民調之調查方法

20181102-蓋洛普關於美國副總統潘斯民調之調查方法。(圖/蓋洛普網站,作者提供)
蓋洛普關於美國副總統潘斯民調之調查方法。(圖/蓋洛普網站,作者提供)

電話抽兩碼比四碼準?

更有意思的是,該文指稱,台灣世代智庫係用電話號碼末兩碼抽樣,TVBS是後四碼,取樣方式不嚴謹。然而實際上,末兩碼的範圍僅0至99,而末四碼則是0-9999,相當明顯地,末四碼的抽樣範圍較末兩碼大上不少。

而抽樣範圍較大,雖然空號率高,較難取得有效樣本,使得抽樣成本上升,但也同時意味抽樣的隨機性越高,並且較能抽到新增加的號碼;反之,如果使用末兩碼,雖然空號率低,較容易取得有效樣本,成本下降,但抽樣的隨機性就較低,且較能抽到新增加號碼,而可能使用過時資料庫,影響調查結果。

就現實而言,民調機構根據各自需求,抽後兩碼或四碼者皆有存在,然而倘若如該文作者所說,抽兩碼較四碼準,而成本又較低,那四碼則早就會被淘汰,而不可能被如TVBS此等長期進行民調的機構使用。

誘導式問卷題目?

該文也質疑TVBS設有誘導性題目,然而事實上,TVBS卻是國內少數會完整公布問券題目,包含交叉分析的民調機構。對比台灣世代智庫,其不僅吝於公布完整問卷,許多時候甚至僅有結果而沒有題目。更者,更有執行機構都不公布的情況,因此時常遭受質疑。

而就該文質疑來看,其認為TVBS問卷中之一題:「有人說,民進黨在高雄已經執政20多年了,應該換別的黨做做看,也有人認為不需要換黨做做看,請問您贊不贊成高雄市長換黨做做看?」,並不是標準的統計問卷設計,違反一個題目只能一個命題,且為客觀事實陳述,不應用模稜兩可、預設情境的方式,是誘導式問卷。

然而事實上,在民調中,將同一議題,社會上不同的正反看法同時引述,藉此探求民眾對該議題的看法,實為常見。舉凡美麗島10月的國政民調,就有一題係詢問民眾在地方選舉中對政見和統獨立場的重視程度,而將兩種看法並陳。

20181102-美麗島電子報10/24-10/26民調。(圖/美麗島電子報,作者提供)
美麗島電子報10/24-10/26民調。(圖/美麗島電子報,作者提供)

倘若TVBS要進行誘導,則更可能的做法,是將其中一種意見拿掉,僅問民眾對一方意見的看法。舉例來說,以前述題目為例,如果改為「有人說,民進黨在高雄已經執政20多年了,應該換別的黨做做看,請問您贊不贊成高雄市長換黨做做看?」,就相當可能讓訪者誤以為這樣的看法是社會上普遍的看法,而傾向於贊成。

而TVBS將正反意見並陳的用意,其實正是要讓訪者知道,社會上對此議題的看法其實是多元,避免訪者因西瓜靠大邊,扭曲原有的看法,進而才能探求真實民意。如此做法,卻反而被指責為誘導式民調,可見該文作者對民調設計與執行的誤解有多深。

韓國瑜還會擴大領先?

事實上,比對TVBS九月與十月兩份民調,可以知道,韓國瑜逆轉陳其邁的關鍵因素,在於年輕族群、中間選民和市區民眾轉為支持韓。而這三大族群,相較於其他對比族群,正是較容易受網路影響的族群。

而從Google Trends的搜尋趨勢來看,10月17號的TVBS民調首次發布韓國瑜超前陳其邁,以及26號的鳳山造勢,雖然聳動,但都並非是韓在網路聲量的高峰,因為截至今日(11/1),韓的網路聲量仍在高速攀升,目前尚未有探頂跡象

也就是說,韓國瑜仍可能透過網路,影響年輕、中間和市區選民,擴大TVBS十月中旬7%的差距,將其與陳其邁的差距,愈加擴大。而如果估1%為1.5萬,從此來看,韓就相當可能在11月24日,勝過陳其邁10萬票,創下台灣選舉史上最大奇蹟

20181102-搜尋熱度的趨勢變化。(圖/google trends.png,作者提供)
搜尋熱度的趨勢變化。(圖/google trends.png,作者提供)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冠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