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靖觀點:左翼的時態── 從台灣現實到國際視野

2015-06-20 06:00

? 人氣

根據民調,2015年11月的國會大選,Podemos極有可能贏過兩大傳統政黨,取得執政地位。Podemos在政策上主張強化公共控制,扶助貧困,監控跨國企業財團的逃稅和政策遊說,重建平等和團結互助的的價值……這些基本上都是傳統左翼的核心內涵。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義大利共產黨創黨人葛蘭西(Antonio Gramsci)
義大利共產黨創黨人葛蘭西(Antonio Gramsci)

Podemos是街頭抗爭集結的產物,而掛名秘書長的伊格雷夏斯(Pablo Iglesias)才36歲,代表著憤怒的年輕世代。值得注意的是,這位秘書長最近宣稱,其政黨的組織策略係以葛蘭西(Antonio Gramsci)為師。葛蘭西是義大利共產黨創黨人之一,其著作多已譯成中文,台海兩岸閱讀者甚眾。他在經濟結構之外,強調思想文化對於政治領導權的關鍵性作用,揭露當權者藉由教育、大眾傳播媒體所建構的「虛假意識」對於勞動階級的宰制。而要轉變領導權,左翼知識分子必須組織起來,以「陣地戰」的概念長期準備,發展與社會上其他團體的合作關係,打破虛假意識,讓進步的思想文化得以生根壯大。

歷史,才剛要開始

事實上,當代的憤怒者運動,從占領華爾街、魁北克紅方塊運動、智利學潮、阿拉伯之春,乃至新一波希臘、西班牙、義大利風起雲湧的街頭抗爭,若要追本溯源,無疑是2008年從美國次貸風波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這波危機讓我們看到銀行財團的敗德以及資本主義社會政治為金融資本服務的本質。人們發現,最惡劣形式的貪污,不是來自政治領域,而是來自經濟領域。

西班牙左翼政黨「我們可以」遊行現場,前微笑者為黨魁伊格萊西亞斯(美聯社)
西班牙左翼政黨「我們可以」遊行現場,前微笑者為黨魁伊格萊西亞斯(美聯社)

這樣的場景透露出晚期資本主義的發展趨勢。當今的大趨勢就是鬆綁、去管制:彌平貿易壁壘、消除市場障礙、勞動彈性化、派遣化。工會做為制衡資方的力量日見衰頹,財團的營利手段卻幾乎不受局限,責任跡近於零,類似雷曼兄弟以衍生性金融商品欺矇套利的行為遂不斷發生。經濟思維滲透到政治,經濟行為模式成為政治運作模式。在抿除市場障礙的同時,也模糊了「公」與「私」,「商品」與「非商品」之間的分界。亦即,是任由市場來決定國家的價值觀,而不再是以公共的價值觀來決定如何使用我們所創造出來的財富!

新世代憤怒者運動所面對的,正是這樣的晚期資本主義。而希臘的Syriza和西班牙的Podemos代表的正是翻轉既定體制的新生政治力量。要如何實踐?如何抵抗?如果葛蘭西的思想可以開啟新的運動思維,那麼往昔的左翼資產或許也可以因應時代的需要而重新綻露光芒。

1990年柏林圍牆倒塌,蘇聯東歐集團瓦解,固然有美國學者福山以「歷史終結」慶賀之,資本主義大獲全勝,從此定於一尊。另外一個觀點則是認為,以馬克思為核心的社會主義思潮反而得以因此從官方的束縛解放出來,從而獲得解釋世界、改變世界的真實力量。2008年以來的金融危機,不僅是對資本主義的考驗,也是對社會主義能量的鑑識。歷史,才剛要開始。

*作者為INTERCOLL(International Collective Intellectual)亞洲地區召集人(本文原載《Voices of Photography 攝影之聲》第15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