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貨車司機之死:滿手搬貨傷疤如割腕 他死前還喃喃唸著「貨怎麼辦」

2018-08-14 08:10

? 人氣

先生開車,太太協助搬貨、點交物品──鄭淨蓮說這般「夫妻檔」組合在公司常見,雖然司機與助理的月薪落差約有1萬元,兩人份薪水加起來還是比一人份來得可觀。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服務於山隆通運以前,呂智偉就已開了10多年的貨車,因為覺得前公司制度不公、資深員工年終獎金也沒有增加,也因為有3個還在讀小學的孩子、在桃園機場附近貸款買了一棟房,呂智偉決定跳槽到聽說福利較佳的「大公司」,山隆通運。一切都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也看似可以擁有更好的生活,只是鄭淨蓮萬萬沒想到,薪水變多了,他們卻失去家庭生活、假日帶孩子出遊的餘裕、丈夫每天回家只能累得在客廳倒頭大睡──甚至到最後,命也沒了。

20180711-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生前照片(謝孟穎翻攝)
薪水變多了,他們卻失去家庭生活、假日帶孩子出遊的餘裕。圖為呂智偉生前的家人出遊照。(謝孟穎翻攝)

滿手傷疤如割腕的過勞日常:睡著到半夜洗個澡,4點又要出去工作…

在鄭淨蓮眼中,呂智偉無疑是一名優秀的貨車司機,「他對路滿熟的,路況也滿熟的」,只是這份工作不只光靠開車技術就可以克服,還要有用不完的體力。送貨不只要開車,也要把貨搬上車,將紙箱、平板衛生紙、瓦楞紙等工廠熱呼呼出爐的紙板搬上車。搬紙箱多難,沒搬過的人很難想像,但鄭淨蓮永遠忘不了,丈夫倒下住院後,她天天都看著他滿手傷疤:

「他有時候自己搬貨也會受傷,他不戴手套,紙剛做出來的時候很熱又很利,他常被割到,他住院的時候我看他的手,他都割到很像割腕那樣子……紙箱劃劃劃,他還是會喊痛,但他還是繼續做。

紙箱鋒利,劃得呂智偉滿手是傷,紙箱之沉重,也讓體形嬌小、目測不到40公斤的鄭淨蓮吃足苦頭:「每次都覺得很疲累,放假會覺得一直很想睡覺,很累,脖子都是緊繃的……我回家看到床就躺下去就昏了,智偉他回來躺在沙發上,就睡著了……

20180711-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家中現況(謝孟穎攝)
鄭淨蓮與呂智偉雙親表示,他平常一下班就會累得睡倒在客廳沙發,睡到半夜再洗澡,準備4點出門工作(謝孟穎攝)

拿身體當本錢,這錢原本就不好賺,更折磨人的是鄭淨蓮說的:「睡著到半夜,上去洗澡洗一洗,然後4點又要出去工作。」過去呂智偉在工廠上下班是打卡制,到山隆以後則是比較「彈性」,而鄭淨蓮說:「講好聽是時間『彈性』,事實上公司會凹你下班疊貨,早上也要早一點去疊貨。」

呂智偉的工時究竟有多長?呂智偉過世後,勞動部啟動過勞案件調查程序,記者詢問山隆通運經理楊英哲,楊表示該送勞動部的資料都有送,而勞動部職安署職災保護組組長許莉瑩表示,山隆提供的班表「只記錄第一趟什麼時候、每趟什麼時候到貨、最後是什麼時間,沒有依《勞基法》規定」。

至於鄭淨蓮自行記錄的班表,寫下跑車時間之外的理貨「隱形工時」,每天超過12小時,每月超過300小時,而今年4月3日,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理事吳良基、電子產業工會理事長趙建輝等人在清晨赴山隆通運錄影,發現從凌晨4點開始就陸續有貨車在山隆進進出出──如果呂智偉還在,大概也會是影片中的其中一台車吧。

本篇文章共 4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2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