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議會?立院?繼續無賴?吳音寧的選擇課題!

讓柯文哲頭痛的吳音寧拒到議會備詢,結果藍委準備邀請她去立院。(資料照片,郭晉瑋攝)

讓柯文哲頭痛的吳音寧拒到議會備詢,結果藍委準備邀請她去立院。(資料照片,郭晉瑋攝)

在不受監督、趴趴走數月之後,國民黨立委搞了一招:要請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到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報告備詢。此事是否成真尚待觀察,但吳音寧不論要「選議會或立院」,最後終究是必須、也應該接受監督。這是一個公營企業董、總難逃的宿命,更是應面對的責任、義務。

吳音寧搬出法條護身,以錯誤解讀方式拒絕到議會接受備詢後,似乎所有的「長官」都無可奈何: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他「很頭痛」,因為到議會被罵的是他;而為此事去與農委會溝通的副市長、也是北農董事長陳景峻,在與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溝通後說,吳音寧拒到議會備詢風波,不僅困擾台北市府,林聰賢也坦言此事已造成農委會困擾。陳並說,此事其實也讓挺吳的小英總統也困擾。

但即使是上至總統、下到主委與市長,通通感到「困擾」、頭痛,但吳音寧還是不進議會備詢,只願意到議會的委員會議報告,結果日前在委員會中被議員表決「請出門」。不過,這次換來立委出招,國民黨立院黨團以農委會持有台北農產運銷公司22%股權為由,要邀請吳音寧到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報告備詢。藍委說,看不慣作為一個總經理可以這樣藐視議會,「如果議會不能由國會來做」。

不論是對吳音寧,或是那個挺吳挺到「海枯石爛,至死不渝」的農委會而言,這都構成一個新的難題,也讓北農問題(其實就是吳音寧問題)從地方升級中央。

吳音寧可以拒絕進議會、毫不理會市府長官,倚恃的其實是一個狹小的模糊空間:市府在北農董事會中不具決定性多數,不能換掉她;有多數控制權的農委會(包括對其它農業系統的影響力)挺吳,但議會管不到農委會,因此農委會繼續挺吳的「問題不大」,吳音寧在此空間下能視議會與市府如無物。

但當立院發出邀請函時,吳音寧不論去或不去,都變成是農委會的問題了。如果吳拒絕去立院備詢,無論是以法令或體制理由拒絕,更不論是歪理還是正理,所有政治壓力就直接壓在農委會身上。國民黨立委揚言吳若不去立院,黨團要「凍結農委會預算」。

坦白說,以人數與戰鬥力來看,國民黨在立法院直如「小貓」,要凍結農委會預算,難矣。但問題是一旦國民黨團發動,民進黨立院黨團當然要相應對抗、不讓農委會預算被凍結,結果呢?結果就是變成民進黨立院黨團「全部綠委力挺吳音寧」,這在「社會觀瞻」上是好是壞,綠營可能要好好盤算一下;綠委如果要挺吳,是「歡喜作,甘願受」,還是必須「上級下令」才去挺,是大有疑問。一旦要「上級」下令,那就真的是全民進黨都不計代價的挺吳,心意誠然感人,但政治上的得失卻有得瞧。

如果在農委會的勸說或壓力下,吳音寧終究是進立院備詢;立院的「豺狼虎豹」、立委的兇悍程度當高於議員,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早早到議會備詢不就結了?

至於要吳音寧到立法院的理由,藍委說因農委會出資22.76%,北農又影響著全台的農產品產銷,許多公營行庫官股也是2成多,也還是要到立院,這次是根據《國營事業管理法》邀吳音寧到立院經濟委員會報告備詢,強調「吳音寧本來就可以來」,這是很正常、簡單的一種邀請,而且這個邀請「是理直氣壯,依法有據」。

這番話雖然不可謂無理,但吳音寧要或不要到立院的關鍵只有一個就是:政治。當立院發出邀請後,問題就交到農委會手上,農委會必須考量到拒絕對抗的政治效應是否划算;吳音寧則要考慮其權力(或是位置)是來自於農委會,對農委會大概不能像對市府那麼「隨興、自主」吧?

但不論吳音寧最後是拒絕還是接受到立院備詢,真正的重點與必須重視者是:一家公營企業在體制上一定要接受民意機關的監督與問責─無論這個民意機關多討厭、這些民代多87,都不能免除這關。吳音寧那種滿心歡喜接受政治任命、擔任一家公營企業總經理,卻又完全不願接受任何民意機關監督的作法,讓人搖頭,也是惡劣的示範。

議會?立院?這是吳音寧的二選一難題,還是,要繼續無賴下去?外界就拭目以待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