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游盈隆專欄:二論「特赦阿扁,開創台灣歷史新局」

是否特赦前總統陳水扁,是民進黨蔡政府的難題。(顏麟宇攝)

是否特赦前總統陳水扁,是民進黨蔡政府的難題。(顏麟宇攝)

2016年5月原本是特赦陳水扁前總統的黃金時機,但剛上任的蔡英文總統吃了秤鉈鐵了心,硬是不給,現在機會越來越渺茫了。難怪阿扁總統近日公開說:「愛我就不要害我」,以及「選前不要再提赦扁問題,因為他不要作蔡主席領導下的民進黨一旦年底敗選的「罪人」。蔡英文總統兼黨主席堅決反對特赦陳前總統,即使面對台灣地方十七個議會的連署呼籲,民進黨全國黨代表86.5%的連署請願;面對前者,她選擇漠視;面對後者,則運用議事技巧加以否決。蔡總統堅持的理由為何?真的是擇善固執嗎?反對真的有理嗎?

前幾天,陳菊公開說「赦扁是總統職權,她身為總統府秘書長,絕對尊重總統。並稱扁案還在審理中,所以沒有特赦扁的問題。」長期關注扁案問題的人應該都知道,陳菊在當高雄市長時,乃黨內率先主張特赦的領頭羊,現任行政院長,時任台南市長,的賴清德和無黨籍台北市長柯文哲及眾多黨內外大老,包括藍營的若干學者與政治人物,都曾公開呼應,但蔡英文就是置之不理,一人反對到底。究竟是基於何種神聖的理由?陳菊的說法提供了部分答案。但「因扁案還在審理中,所以沒有赦扁的問題」,這樣的理由站得住腳嗎?

蔡英文自2012年總統競選過程中曾提出相同的觀點,她依據的其實是一部過時且充滿瑕疵的「赦免法」;這法是民國42年三月頒佈的,是國民黨戒嚴時期的產物;到了解嚴後,為因應新的政治情勢,民國80年9月再修正公布實施。如今,到了2018年,自己已經當總統,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她還繼續高唱2012的老調,物換星移了,當然完全站不住腳。何況,此時此刻,民進黨要修改一部過時且有瑕疵的赦免法,易如反掌,蔡總統為何不做?其實,民進黨內新生代立委蔡易餘早就提出相關修法的提案,但一直被黨內壓下來,蔡總統兼黨主席是否應該對外說明一下理由?

20180801-總統府秘書長陳菊1日出席中常會。(顏麟宇攝)
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公開表示,扁案仍在審理中,所以沒有特赦的問題。(顏麟宇攝)

兩百多年前,美國制憲先賢漢瀰爾頓(Alexander Hamilton)在「聯邦主義論文集」論總統的特赦權時說:「基於人道主義的精神和良好政策的考量,我們必須盡可能地減少對寬大善意的特赦權力的限制或阻礙。」漢瀰爾頓顯然是在鼓吹去除任何對總統特赦權力的束縛,好讓總統可以用特赦權,及時的、睿智的為國家消災解厄。修法吧!立法院袞袞諸公們!假如,法律真的是蔡總統考慮特赦與否的唯一因素。

對一位曾經為台灣民主有巨大貢獻但卸任後疑似遭政敵以司法手段政治迫害的前總統,陳水扁先生,同黨籍的蔡英文總統卻無動於衷,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也難怪黨內外威信不旋踵蕩然無存,總統聲望雪崩般下滑。蔡英文堅持不特赦阿扁總統,到底有多少人反彈?有多少人不贊同她的作法?我估計,最少15個百分點,最多33個百分點;如根據2016年總統選舉人總數18,782,991來換算,大約是282萬到620萬之譜,而且這些人大多數是所謂綠營支持者。蔡英文選擇疏離綠營如此可觀的人群,讓自己長期陷入低民意支持度的窘境,難道是為了爭取中性選民或藍營支持者?這連政治科學的理性抉擇模型都難以解釋。多年前,我曾聽來訪的帛琉國會議員說,帛琉人有一個智慧,那就是「不會為了抓一隻海龜,而丟掉自己的一條船」,旨哉斯言,何其有智慧啊!

除了所謂「扁案還在審理中,沒有特赦問題」的理由外,蔡英文陣營還提出「特赦需要有社會共識」的說詞,這完全是裝肖維,把人民當白癡,目的就是拒絕特赦。特赦,其實是文明社會用來解決本質上具高度社會分歧,且現有法律無法解決的政治問題。需要被特赦的人本身就是社會高度爭議的人,如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如果社會對某一個問題的解決具有高度共識,那又何需特赦?請蔡總統認識清楚,特赦權是憲法賦予總統的專屬權力,用來解決社會或法律途徑解決不了的難題。

20180801-總統蔡英文1日出席中常會。(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無意面對黨內特赦前總統陳水扁的呼聲。(顏麟宇攝)

大約兩年前,我曾經寫了一篇有關特赦的文章,題為「特赦阿扁,開創台灣歷史新局」,我願再引用其中的一段話來略作引伸。

「特赦陳前總統,化解台灣社會長期的分裂與對立,終結仇恨政治,開創台灣歷史新局。在國事如蔴的今天,將舉國注意力重新引導到對一個急遽弱化中的台灣所迫切需要做的事情上,這是當務之急,也是絕大多數台灣人民嚴正要求權力在握的朝野政治人物,特別是民進黨籍的蔡英文總統,必須要做的事情;因為,那是掌權者的責任,也是義務。」

可惜,忠言逆耳,蔡總統及其執政團隊迄今仍置若罔聞。坦白講,就政治氣氛來說,特赦陳水扁前總統的黃金時機已經過去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蔡總統造成了。蔡英文拒絕特赦陳前總統,不僅僅是陳前總統的不幸,也使蔡總統必須時時面對民意與歷史的公審,為自己帶來無盡的困擾與煩惱。而且這種困擾很可能將伴隨蔡總統一生。

馬英九前總統現在正面臨社會與司法的追訴。司法的部分姑且不論,台灣社會對馬前總統的種種批評和疑慮,在一定程度上不就是馬英九一手導演的「仇恨政治」、司法追殺阿扁的續集嗎?台灣這種不幸的歷史連續劇是要演幾集?有沒有可能,延續到蔡英文卸任以後?有沒有可能,有一天蔡英文總統卸任後也被關起來?我看,邏輯上是無法排除,如果台灣持續缺乏睿智的國家領導人,如果台灣政治上要一直冤冤相報的話。如此一來,台灣就很難避免不複製韓國經驗,凡當過總統的,必成階下囚。我衷心地期盼,我們的國家領導人能具有憲政的高度與歷史的智慧,能化解各種複雜難解的問題於無形。則國家幸甚,人民幸甚。

*作者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前台灣政治學會會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