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在乎的工地「斷指」:賣命工作只為存下次手術錢 他做工10年看破「月入10萬」神話

2018-07-27 10:44

? 人氣

誰會記得,每個工程背後有多少根工人的斷指?(示意圖/賴小路攝影;寶瓶文化提供)

誰會記得,每個工程背後有多少根工人的斷指?(示意圖/賴小路攝影;寶瓶文化提供)

誰會記得,每個工程背後有多少根工人的斷指?不做工的人,對做工的人常有兩種極端想像,一是「好手好腳怎麼不去做工」,二是「不好好讀書,以後就去做工」,而具有10年監工資歷、以《做工的人》一書成為「年度最期待」作家的林立青,記住的是被遺忘在汐止五楊高架橋下的斷指、存錢只為了做下一次雷射骨刺手術的工人,或沒時間也沒錢看醫生、為孩子學費飲下偏方藥酒苦撐,任健康隨繁重工作一天天剝落、凋零的老師傅。

曾有周刊報導泥水工缺工問題,直誇泥水工可月入10萬元、薪水是大學教授3倍,這般工地「好賺」傳言從來沒少過,社會試圖藉此證實「沒有不努力,只有不爭氣」,然而待在工地10年的林立青,早已看破「月入10萬」神話。

別人的錢比較好賺,但有沒有人去誠實告訴大家,到底這錢是怎麼賺?真正有寫到細節的不多,寫到家庭狀況的就更少……」為此,林立青動筆書寫做工日常:「我要把工人的話說出來,我要把大家沒看過的事情寫一寫。」

林立青《如此人生》專訪-工人(賴小路攝影;寶瓶文化提供)
「別人的錢比較好賺,但有沒有人去誠實告訴大家,到底這錢是怎麼賺?」(示意圖/賴小路攝影;寶瓶文化提供)

真實的工地究竟長怎樣?儘管工人階級並非絕對少數,工地的真實面極少被書寫,而林立青在第一本書《做工的人》初寫10年見聞之後,第二本書《如此人生》更加深入刻劃難以翻身、為生存一步步跌到最底的人群、被遺忘的一根根斷指,盼社會理解:「要求弱者更加努力,是一種遮掩無知與卸責的藉口。」

「愛拚才會贏」月入10萬神話背後:沒有人會在意工程背後有多少隻手指

直說自己有「純正勞工血統」的林立青,最排斥的事情之一,或許就是這條作家之路被寫成「監工翻身作家」這般「勵志故事」。大學讀的是私立土木工程系、為償還學貸去做麵包、監工做4年才還清學貸,林立青坦言從未想過第一本書《做工的人》會那麼熱銷,「以為印個3–5000本就結束了,我還會待在工地」,他想做的其實很簡單,就只是寫下他看見的世界,替無法發聲的人說話。

林立青《如此人生》專訪(賴小路攝影;寶瓶文化提供)
林立青從未想過第一本書《做工的人》會那麼熱銷,他想做的其實很簡單,就只是寫下他看見的世界,替無法發聲的人說話(賴小路攝影、寶瓶文化提供)

人們常言「好手好腳為何不去做工」,口耳相傳做工好賺、「好好做就會有錢途」、「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林立青卻早已看破了「月入10萬,比將軍還好賺」的神話,他寫到:

「從勞保有統計數字以來,營造業一直都是職災傷亡比例最高的行業。人們說『富貴險中求』,但險中少有能因而富貴的,更多的人是在遭遇職災後離開了……我們看著政客剪綵,作為政績,卻沒有人關注那些已經殉職,或者背負病痛終其一生的勞工。」-《如此人生》

從入行那天起,身體便註定開始一點一滴耗損,《如此人生》寫到最常見也最常被輕忽的大敵是高溫,長期在烈日下工作為工人帶來濕疹與皮膚病、嚴重則是中暑死亡,但社會幾乎沒有承認過工地的烈日會熱傷人、林立青說身邊也沒有一個師傅認為曬到中暑是職災。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