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談談紀政的憤怒與傷心往事

2018-07-26 07:20

? 人氣

東奧發起人之一的紀政當年也是奔走確定「中華台北」(奧會模式)的人士之一,不退出國際奧會是她的主張。(顏麟宇攝)

東奧發起人之一的紀政當年也是奔走確定「中華台北」(奧會模式)的人士之一,不退出國際奧會是她的主張。(顏麟宇攝)

由台中市主辦的東亞青運,在中國壓力下被取消主辦權,關鍵理由是台灣內部推動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對原定明年舉辦的東亞青運造成風險。東奧正名公投的發起人紀政嚴正抗議之餘,也對中華奧會前國際組長姚元潮向國際奧會「告狀」一事表示,「非常生氣!」

紀政的生氣,可以理解,但是,身為中華民國運動員代表號,而且,也是當年一起奔走斡旋「中華台北」(洛桑協議)的人士之一,紀政也應該明白,即使沒有姚元潮這封信,此刻她所推動的東奧正名公投到底多不務實,或者說要得到國際奧會的認可的機率有多低。

姚元潮是「告密者」?還是「愛國者」?

在紀政的眼中,姚元潮是「告密者」,姚元潮則自認是提出警訊的「愛國者」,因為國際奧會多次嚴重警告:「如果我國奧會再度違反1981年3月23日於洛桑與我國奧會簽訂的協議,國際奧會對我國奧會的處分不再是取銷涉案選手或職員的資格,而是中止我奧會的會籍,直至認為狀況已有改善後為止。」

尷尬的是,姚元潮可能既是「告密者」也是「愛國者」,他是告密者,因為公投希望匯聚全民意志,他戳破了「正名」為全民意志的假象,無可諱言,「中華台北」要不要正名為「台灣」,確實有不同見解,意見紛歧除了政治上的統獨拉鋸外,更重要的是到底能不能順利「正名」?如果不能,而導致姚元潮所擔心的「被取消會籍」,相信更多人寧可「維持現狀」。

姚元潮向國際奧會的投書,早在五月間即獲國際奧會的回應,行政院也在六月間答覆民進黨立委鄭寶清質詢時說明,國家奧會的名稱、會旗、標誌及會歌之變更,必須由中華奧會向國際奧會申請,准駁權在國際奧會,且已經決議「不予核准」;七月間民進黨全代會也有黨代表提出東奧正名提案,但最後被運作撤案,理由可想而知,國際奧會態度立場如此明確堅定,執政黨、政何須燒一把無用之火,而引火燒身?

中華奧會國際組前組長姚元潮(取自姚元潮臉書)
中華奧會國際組前組長姚元潮自承投書到國際奧會。(取自姚元潮臉書)

公投提案,是公民權,是民主的表徵,民進黨可以要黨代表撤案,行政院却不能要公民團體撤案,發動公投的團體除非把公投當家家酒,就應該把公投提案的目標、理想、還有通過與不通過的風險與後果說明清楚,包括即使通過公投案,國際奧會也不會准予更名!紀政等發起人不說,姚元潮代為「揭露」,只是姚元潮太急切了,急切到這個公投只是經過中選會核備的第一階段「成案」,但尚完成第二階段連署,能否付諸投票都在未定之天,却因此引發東亞奧會提前決議撤銷了台中的主辦權,此舉東亞奧會法理上站不站得住腳是有疑問的,畢竟中華奧會此刻並未改變會籍名稱,而姚元潮維護「中華台北」會籍的急切之情,不能說他不愛國。

會籍名稱不能完全操諸於己,當然要做風險評估

萬一會籍被取消,有多嚴重呢?紀政說,比賽多得是,只要政府支持,少不了辦運動會的機會,任何國家、城市都可以辦國際邀請賽;她說得對,就像東亞青運被取消主辦權同意,巴黎同志運動會就以「台灣隊」出賽。

還比方說,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後,失去國際籃協會員資格,余紀忠(時任中華籃協理事長)親自走訪國際籃協總會(FIBA)秘書長威廉·瓊斯,尋求恢復會籍未果,但威廉·瓊斯以其個人為名在亞洲舉辦國際邀請賽為替代,而有了「威廉·瓊斯盃」;在洛桑協議的奧會模式確立後,台灣得以中華台北名義重返國際籃協,但威廉·瓊斯盃仍維持非奧會模式稱呼「中華隊」,且可出現國旗,不過,除了二00五年曾邀請華東女籃隊之外,中國從未組隊參賽。

但她說的當然未盡正確,國際賽事不是請客吃飯,一吆喝就有客人,紀政本人早在一九七九年即為文呼籲〈從瓦全而玉全:我們不能輕言退出奧會〉,重點就在不能輕言從國際體育舞台上退出,遑論如今萬一會籍名稱問題「被退出」,又豈是她所願?

20180725-東奧正名公投提案人紀政(中)、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蔡明憲(左)25日召開「捍衛東亞青運主辦權,絕不向中國低頭」記者會。(顏麟宇攝)
東奧正名公投提案人紀政(中)、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蔡明憲(左)召開「捍衛東亞青運主辦權,絕不向中國低頭」記者會。(顏麟宇攝)

中華民國(台灣)在奧會的一頁辛酸史,與台灣國際地位和空間變化被擠壓的縮影,「中華台北」的確不是唯一的名字,從中華民國、台灣、福爾摩沙到中華台北,難堪的是,每一次改變與不改變都不可能操諸於己,或者,正名公投推動者所期待的,倚仗於全民意志,國際現實不以台灣人意志而移轉,或謂不集中全力一試豈可言退?一九七六年蒙特婁奧運,中國前一年申請入會並要求排除中華民國,加拿大總理杜魯道聲明「一個中國」立場,要求我改稱「台灣」,否則不得入境;已經抵達加拿大的代表團不能入境,轉到波士頓待命,最後斡旋失敗,代表團在開賽前夕退出奧運,當時,紀政就在現場!三年後名古屋決議確立了「中華台北」。

打落牙齒只能和血吞,但能不能不打七傷拳?

推動正名人士趕著公投案,或者以為二0二0東京奧運,友台的日本可能會放行「台灣」,如此設想天真到接近無知,更名要國際奧委三分之二同意,北京撥撥小姆指就能動員三分之一以上反對,台灣到哪兒找三分之二國家支持,別忘了,台灣邦交國所餘僅十九國,全球但凡與中國有邦交者的必要條件就是「一個中國」原則,包括日本!這次東亞青運主辦權被取消,日本投下的是「棄權」,最多就是不選邊,選邊也沒有意義,因為只有一票,還要冒著被中國斷交的風險,日本不是台灣,不必與中國槓這個骨氣。

撫今追昔,無限感慨,當年錯失「台灣」,如今欲求而不可得,但不論是「台灣」或「中華台北」,國際奧會不點頭,台灣又能如何?或者比照兩蔣漢賊不兩立退出賽事?逞一時之快,會不會正中紀政三十九年前所言,「失去國際奧會會籍後,我國在其他國際組織的會籍,不僅是體育,很可能要失去很(更)多」?當年退出聯合國後台灣面臨斷交潮,前外交部長錢復形容為「打落牙齒和血吞的外交」,如今台灣處境若合符節,能怎麼辦?既有「中華台北」可維持現狀,這叫太極拳,又何必硬搞不完全不實際的東奧正名,打這趟硬碰硬的七傷拳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