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兩岸外交戰的犧牲者》「我的生活費變成零,得重新找方法活下去」巴拿馬學生溫瑞斌的台灣求學路

2018-07-14 08:40

? 人氣

巴拿馬,你認真?

得知巴拿馬與台斷交當天,溫瑞斌在Facebook上寫了:「巴拿馬,你認真?」(Panama, seriously?),短短兩字道出他的震驚與不安。隨著兩國斷交,得來不易的獎學金也化為烏有,「斷交之後,任何的補助就是不給了,斷交了就斷交了。我的生活費變成零,我必須重新找方法活下去。」當時的溫瑞斌已屆大四,獎學金補助即將結束,對高年級的他而言,需要擔憂的是剩下兩個月的生活費,相對的,低年級的學弟妹所承受的可能是數年、數十個月的沈重生活壓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現行針對大學生的外交部獎學金為五年計畫,除了來回機票補助外,第一年於大學華語文教學機構中學習中文,每月補助新台幣兩萬五千元,於課程結束後申請就讀台灣大專校院。第二年至第五年修習學位學程期間,每個月補助新台幣三萬元,對於留學生而言,外交部所提供的獎學金是足夠支撐其生活費用的。

然而,一旦斷交,承諾的五年獎學金也立即停止。對溫瑞斌而言,獎學金是他唯一的經濟支柱,「自從五年前來台灣後,就沒有跟父母拿過一毛錢,都是靠自己,因為我知道他們也沒辦法給我太多錢。」

在沒有任何補助之下,有些人選擇收起行囊返國,有些人轉而接受中國的獎學金離開台灣,也有許多人決定留下來。沒了獎學金後,溫瑞斌開始戰戰兢兢地尋找打工機會,深怕生活出現困難。幸運地,他找到了英語補習班的工作,開始了補習班、學校兩邊跑的生活。巴拿馬的斷交,斷的不只是兩國的邦誼,更斷了溫瑞斌原本簡單安逸的生活,除了艱澀費時的大學學科內容,每週打工的時數更是高達十六小時。

我想留在台灣,但台灣人會不會討厭我

「我很怕之後在台灣找工作,老闆會不會看到我拿巴拿馬護照就不爽,不要我。」溫瑞斌有點難為情地笑著說,他喜歡台灣,喜歡台灣的食物、良好的交通與治安、熱情的人,也想留下來從事與專業或背景相關的工作。或許斷交並不會影響溫瑞斌在台灣求職的權利,但他的內心難免會惴惴不安,怕被人指指點點,更怕台灣人為他貼上「背叛台灣」的標籤。

斷交是國與國之間的決定,然而必須承受直接影響的,卻是這群在異地努力生活的人,「我們喜歡台灣,如果不喜歡就不會留下來了,我們的政府是一件事,我們自己的感受又是一件事。」說到對台灣的感受,溫瑞斌滔滔不絕地分享著,心裡滿是感激,感激能有這樣的機緣,認識台灣。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舒晴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