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台灣左翼政治運動的盲點—回應陳芳明在台灣學堂的論述

2018-06-05 05:30

? 人氣

教授陳芳明於節目中談論台灣政治運動史,作者認為,「除了史料引用的錯誤外,最嚴重的地方在於陳教授去脈絡化的論述來說明全世界最複雜的台共史,容易讓觀眾對台灣左翼運動史產生支離破解的誤解。」(顏麟宇攝)

教授陳芳明於節目中談論台灣政治運動史,作者認為,「除了史料引用的錯誤外,最嚴重的地方在於陳教授去脈絡化的論述來說明全世界最複雜的台共史,容易讓觀眾對台灣左翼運動史產生支離破解的誤解。」(顏麟宇攝)

5月31日民視台灣學堂播出陳芳明教授談論台灣政治運動史,這是接續5月24日的節目,主要談論的對象是謝雪紅,節目中也論及與謝雪紅一路鬥爭的人物。作為一個台灣左翼運動的研究者,對於陳教授在節目中的說法,提出個人一些看法: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一、史料引用的錯誤

1.陳教授多次在節目中談到謝雪紅所組織成立的「台灣地方自治同盟」(在節目中陳教授簡稱的「台盟」),事實上它正確的名稱是「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2.陳教授說到蘇新的姻親-蕭來福(蕭友山)是在文革期間因為沒有糧票而餓死,而且蕭來福的台盟盟友竟然可以眼睜睜看著他餓死。

蕭來福1907年出生,1992年去世,文革結束於1976年,何來文革期間餓死之說?事實上,蕭來福面對中共一連串的政治鬥爭,已經精神異常,雖從事中醫工作,但精神狀況相當不穩定,家人、醫院都拿他沒轍,且當時中共政治鬥爭讓「台盟」內部人人自危,又如何有能力再顧及蕭來福,因此把蕭來福餓死之事,推給「台盟」盟友間的漠視,其實是言不符實。陳教授曾經撰寫一篇《找不到歷史位置的台灣人—蘇新與蕭來福》,對於蕭來福之事應該有相當研究,但在電視節目中卻如此論述,讓人無法接受。

3.陳教授在節目中說陳逸松是台南佳里人,這完全錯誤,陳逸松是宜蘭羅東人。

4.陳教授再提到蘇新在文革時期遭到下放河南勞改,因為陳逸松向周恩來求情而回到北京,之後就從事對台對日廣播的工作。事實上,蘇新對台日廣播的工作,是在1950-1954年,而非結束勞改後。

二、論點爭議

1.陳教授在節目中引用蘇新的話:我們這樣一個革命黨竟然是由女人來領導,批判蘇新是男性沙文主義;然後又引用蘇新的說法:這個女人又從來沒讀過書。批判蘇新是一種高貴的知識分子身段,從心裡看不起謝雪紅的領導。陳教授的這個論述來自於蘇新在自傳--《未歸的台共鬥魂》一書中所提到:可惜出任日本科科長的事,因謝雪紅極力反對而不成。對這點,她大概是驚,她沒有本事,她一個女孩子,也無讀冊,也無受什麼教育,在工作能力、專業方面要勝過我,當然是不可能的。…在說我能夠當中央統戰部研究室的一個組長,她能當什麼呢?她是可以當個台盟的主席,公開出來講幾句話,這樣子而已。…那麼驚,向這個說壞話,向那個說壞話,報告過來,報告過去,搞得亂糟糟的,從那個時候我才…。最後蘇新並沒把話說完,但相信蘇新指的就是最後也加入鬥爭謝雪紅的行列中。

中共開國大典中的毛澤東與謝雪紅(後方者)(圖/wikimedia commons)
中共開國大典中的毛澤東與謝雪紅(後方者)(圖/wikimedia commons)

筆者曾經去北京訪問參與鬥爭謝雪紅的陳炳基等人,他們都提到當時謝雪紅到處告人,很多人因此受到不白之冤,蘇新之子-蘇宏也說:小時候時常有一些長輩來到家中找父親談話,過程中使用日語和台語,我雖然聽不懂,但隱約知道他們個個在談話中都是氣憤謝雪紅到處告狀。謝雪紅強悍不輸人的個性,打從心底就認為自己沒讀過書,黨內的這批知識分子必定瞧不起她,因此處事往往流於專斷獨為,不聽旁人勸告,當然引起黨內的人對她不滿。

其實蘇新還說了:她(謝雪紅)做表面的事,我們做實在的事情,她要是好好做,而我也是擁護她的。可見蘇新並不是不服從謝雪紅的領導,蘇新當時來到中國是抱著堅定的左翼思想,想要為新中國做一番事情,只是謝雪紅到處告狀,弄得人人遭殃,只好起來反對她。

2.陳教授在節目中提到陳逸松「投共」後擔任中共人大代表,這是一項很嚴重的指控。關於這點,陳逸松在戰後的回憶錄中提到,他因為不滿國民黨的統治而來到日本,期間認識中國華僑總會負責人林伯燿,林伯燿認為當時中共並不瞭解台灣的實況,建議陳逸松寫個意見書,後來意見書透過林伯燿轉給周恩來,周恩來就請陳逸松來中國看看。當時陳逸松提出一個很重要的要求,就是在文革期間要讓他能夠自由進出中國,周恩來答應了。陳教授以此為據,意有所指地說對於陳逸松擔任人大代表,台共內部流傳:革命不如不革命,不革命不如反革命。意思就是陳逸松沒參加革命,反而得到官位,這樣昧於事實的論述讓人無法苟同。明眼人包括陳逸松都知道周恩來請他到中國,只是一種統戰的方式,在中國停留初期,陳逸松確實是很認真地到處尋訪研究中國內部問題,所以他接受邀請擔任人大代表,希望以法律人的角色協助中國制定符合人民利益的憲法,但當時整個中國鬥爭的太嚴重,陳逸松能夠施力的地方有限。更正確地說:陳逸松要去中國之前,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可能成為中共統戰的工具,所以才要求周恩來讓他能夠自由進出中國,而不希望被人指為「投共」的樣板人物。

對於陳芳明教授在民視台灣學堂的說法,筆者認為除了史料引用的錯誤外,最嚴重的地方在於陳教授去脈絡化的論述來說明全世界最複雜的台共史,容易讓觀眾對台灣左翼運動史產生支離破解的誤解。若陳教授的論述只是為了平反謝雪紅,因為他在節目中對於謝雪紅的觀點也不脫自己所著的《謝雪紅評傳》,但歷史能否因為要平反一個人而去掩蓋他者事實的呈現呢?這是所有台灣人面對轉型正義要去思考的問題。

*作者為成大台文所博班生、野薑花公民協會前理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