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有關於民國112年將建立之新進公教人員退輔制度

2018-06-01 05:30

? 人氣

自然,確定給付之風險由政府承擔,而確定提撥的風險則由個人承擔,沒有人可以保證這個世界的下個30年到50年將維持過去的經濟成長率,故有些人反對確定提撥制。但各位試想,確定給付制的退輔基金若再次出現危機,政府會如何因應?舉債、加稅還是再一次年改?為什麼此次年改無法讓年輕世代滿意?那是因為,對新進公教人員來說,一生提撥出去的錢,就算基金的投資報酬率再不濟事,都大致上夠自己用──然而官方預計此次年改成果,僅能延後基金破產年度到約30年後,且須五年內再調整。為什麼年改後的退輔基金仍無法永續經營?問題的答案,不證自明,便是為了填補以前的缺口。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無論如何,本次年改,對目前40歲以下的在職公教不啻為令人焦慮的結果。若不與過往制度一刀斬斷,吾人可以預見在不久後的將來,年金勢必再往多繳、延退與少領的方向改革。對教師來說,58歲退休還守得住嗎?在幾十年的將來,軍公教到底幾歲退休呢?沒有人知道答案——我們屆齡退休之際,便是退撫基金破產之時。坦白說,這也使筆者繼續在公立學校服務的動機大大降低,也會鼓勵新進夥伴轉往私校或甚至私人企業發展。寧可將風險與報酬全由個人承擔,也不願留在這一艘即將沉沒的大船,為過去失敗的政策買單(退撫制度自設立以來,便已存在不足額提撥之事實)。對於考慮公職作為志業的年輕菁英們來說,更不會願意選擇跳入火坑。

是而,筆者想懇請年輕公教朋友正視自己的權益,一同向政府呼籲「另創新基金,改採確定提撥之個人帳戶制,並開放自主管理投資的彈性」;其次,便是開放現職人員加入新制度的選擇權。畢竟,下個世代的幸褔與發展,端賴這個世代的公僕們是否競競業業、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可否不要滅了這些夥伴的士氣呢?我們已經放棄去計較世代間的勞逸不均,也不奢求能擁有符合比例的加班費;在考試中突破重圍的我們絕非貪財勢利之徒,但憑創造公益作為畢生志業,而把自己貢獻給國家。無法兼差,薪水也不高,更不要下個世代拿著稅金來奉養我們。僅存的卑微希望,一點也不多:在賣力工作之餘,自己付出的,最後能真正作為垂垂老矣時之保障。

*作者為現職公立學校正式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