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商業航太風口漸近,中國準備好了嗎?

2018-05-13 09:00

? 人氣

神舟十號飛船發射升空(新華社)

神舟十號飛船發射升空(新華社)

4月15日,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宣布將嘗試回收難度更高的第二級火箭;4月26日,中國長征十一號固體運載火箭採用「一箭五星」方式,將商業衛星星座送入預定軌道;4月30日,美國貝佐斯創辦的藍色起源公司完成今年首次發射,為載人太空觀光旅行做收尾測試……

短短半個月,中外航太企業推出一系列密集動作。一些專家指出,表明全球商業航太風口漸近。曾經舉國家之力才能發展的航太正在不斷走向商業化,中國準備好了嗎?

超60家民企涉足商業航太,起步雖晚但勢頭強勁

粗略統計,目前,中國已有超過60家民營企業涉足商業航太。其中,衛星組網應用發展最快,運載火箭次之,太空旅行、大型太空站的預研在抓緊布局。

據悉,早在2000年左右,美國航天局就開始培育和扶持民營航太企業,逐步退出低軌道商業航太發射和運營市場。相比之下,中國商業航太2015年才正式啟動,但用國家航天局秘書長田玉龍的話說,「商業航太領域,中國跟西方落得不太遠,差距不太大」。

年初至今,中國商業航太喜訊連連:2月,中國私人衛星「風馬牛一號」進入太空;4月5日,純民營航太企業北京星際榮耀空間科技有限公司研製的「雙曲線一號S」商用火箭完成發射首秀;4月26日,中國航太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的長征十一號固體運載火箭,將商業衛星「珠海一號」02組衛星送入預定軌道,成為中國星座組網同一軌道面發射衛星數量最多的一次發射……

中國航太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五院黨委書記兼副院長趙小津說,發展商業航太,第一步是建設太空基礎設施,要把衛星發射到太空組網,形成服務能力。目前,我們正處於這一階段。

業內專家認為,中國商業航太實現騰飛取決於幾方面:其一是國家政策支持。田玉龍表示,建設「航太強國」寫入黨的十九大報告,商業航太已成國家航太創新的重要補充和新生力量。其二是技術創新。中國在火箭回收、一箭多星、空天飛機自由進出太空等關鍵技術方面,都在不斷突破迭代。其三是資本助力。中科院微小衛星創新研究院微納衛星研究所副所長曹金認為,中國衛星組網應用市場正在不斷擴大,需要大規模民營資本和風投資本的支持。

 

兩大主攻領域:商業火箭破局,衛星應用領跑

商業火箭和衛星應用,是中國商業航太發展的兩大主攻領域。

火箭是航太的基礎,考驗一個國家的工業基礎和設計能力。2016年初,中國航太科工集團在中國率先成立商業火箭公司──航太科工火箭技術有限公司,把快舟運載火箭與發射系統提升到商業級水準;同年10月,中國長征火箭有限公司成立,在火箭發射、太空旅遊等方面提供個性化產品,平均發射服務成本降低超30%、最短履約週期壓縮近八成。此外,藍箭、零壹空間、星際榮耀等民營企業的火箭發射技術,也進入驗證階段。

與商業火箭相比,商業衛星應用發展速度更快,衛星遙感和衛星通信兩大領域率先「開花」。2015年,長光衛星技術有限公司自主研發的「吉林一號」高解析度商業遙感衛星成功發射,開創了中國商業衛星應用的先河。公司計畫在2030年前,實現在軌運行138顆衛星,形成全球任意點10分鐘以內重訪能力,提供高時空解析度的航太資訊產品。

該公司副總經理王棟介紹,目前,公司在軌運行的十顆衛星,已經可在國土、林業、農業、環保、水利等領域為行業用戶提供高品質服務。隨著更多衛星發射,許多針對普通消費者的應用場景都會成為可能。例如,用於突發事件新聞報導的衛星影像直播、土地糾紛和爭議中的確權、交通動態的即時掌控等。

此外,依靠商業航太,以高清衛星視頻傳輸、物聯網通訊為典型應用場景的衛星通信正迅猛發展。比如,中國航太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推出由300餘顆低軌道小衛星組成的「鴻雁星座」,可為用戶提供全球即時資料通信和綜合資訊服務。

「這一計畫的目標是把『基站搬到天上去』。不久,即使在偏遠山區、飛機和海洋遊輪上,消費者也能享受到遠快于現有網速、價格適中的衛星通信服務。」中國航太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第八研究院科研一部副部長陳岳說。

搶佔風口還有多少難關?

商業航太風口漸近已是大勢所趨,對於中國來說還有諸多需要攻克的難關。

首先是安全短板如何補齊。業內專家認為,安全問題是商業航太發展的主要瓶頸。未來,航太「國家隊」能否將更多技術授權給商業公司?據悉,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於2006年前後獲得了美國航天局低價轉讓的成熟安全技術,節約了大筆技術研發成本。專家認為,中國體制內航太技術的授權應用還需加強。

其次是產業鏈能否整體推進。經過近3年時間的快速發展,特別是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的深入推進,原先很多制約中國商業航太發展的體制機制問題正在破解。「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全產業鏈的商業化需要進一步加強。」王棟說,商業航太發展是一個系統性工程,火箭的商業化、衛星的商業化、運管的商業化等都要同步跟上。目前,不同領域的發展程度差異較大,各環節之間的銜接存在障礙。

另外是監管問題。曹金、陳岳等專家認為,中國針對商業航太的運行監管機制尚不完善。商業火箭載入服務是系統工程,涉及火箭研製、發射實施、地面監控、殘骸回收和隕落保障等諸多複雜環節。目前,中國火箭發射場有4個,主要由國家實施維護、保障和管理。商業火箭發射如何確保發射軌道安全、誰來做安全性評估、誰來監測飛行距離等問題,都有待進一步規範和管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