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吳介民:中興事件是場全球價值鏈爭霸戰

2018-04-25 18:00

? 人氣

「新重商主義」國家統整資本

一九九○年代中國開始建構「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 of China)時,這類國家扶持的公司便曾聯繫歐美電腦公司,試圖掌握網路控制技術。因為這些公司與國防、國安部門的關係,當華為與中興試圖以低價搶攻西方市場時引發國安爭議,在台灣也曾引起高度關切。

這類公司設立時就著眼創立品牌,並致力打造在全球價值鏈中的關鍵位置,在此創業過程,中國政府可以通過廣大內需市場與各種優惠補貼來推動此「後發優勢」的戰略。

像華為與中興這樣的公司,獲得國家資金挹注卻能達成產業升級與技術創新,在中國可說是例外,因為大部分的國家補貼都被尋租、套利行為給吃掉。  

我們須從國家行為來評估中國本土型網通業的崛起,其拓展世界版圖的舉措,屬於「新重商主義」政策,美國經濟學家羅德里克(Dani Rodrik)對中國經濟策略就一直採取這個觀點。

新重商主義以國家權力統整資本,背後驅動力是經濟民族主義(不能忘記習近平不時強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一些左派論點認為,中國也在跟隨「新自由主義」遊戲。

這個判斷值得懷疑,其實中國是利用全球化自由貿易環境,搭便車,玩新重商主義戰略(中國「國家左派」對新自由主義的警惕,乃是項莊舞劍,他們擔心中國走上西式市場民主政治,也就是「顏色革命」的前兆)。基於同樣邏輯,中國政府也以國內市場來培育相當於Google、YouTube、Facebook、WhatsApp、LINE功能的新興產業,例如百度、土豆網、優酷網、騰訊QQ、微信等等。

這個「戰略矩陣」包含了國家監控社會、國內市場保護與打破西方資本壟斷等三個環環相扣的元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台灣只能跟進西方全球價值鏈

近年來西方學者提出「數位列寧主義」和「數位極權國家」(digital totalitarian state),形容中國的社會控制。它背後的總戰略是「社會控制的商業化」,這可謂人類社會一項嶄新發明。

西方對中國因素的驚覺,彷如大夢初醒,但其實中國這項大戰略已經行之有年、得心應手。中國電信業另闢蹊徑,企圖繞過西方核心廠商的價值鏈霸權。

這裡我們觀察到在地國家體制對全球資本的抵抗能動性。但畢竟中國從經濟「邊陲」進入「半邊陲」不過短短二十幾年歷史,北京想要在高科技領域複製它在傳統產業領域的「經濟奇蹟」實非易事。西方霸權深知中國圖謀爭霸,不會眼睜睜坐視不管。

2018年中國人大,新任副總理劉鶴(AP)
劉鶴(中)才剛接任中國國務院總理,就遇上美國在經濟上進逼。(AP)

反觀台灣處境,自一九六○年代以來的發展策略,就是跟隨西方國家全球價值鏈在攀爬,傳統產業製造技術雖不斷精進,但碰觸到西方高端品牌領導廠商(買主端)便裹足不前,遭遇難以跨越的終極障礙。台灣經濟起飛半世紀,目前仍只有少數廠商(例如台積電)在全球價值鏈中具有一定領導地位,並發展出半導體代工製造封測生態體系,但基本上也是跟隨著西方核心技術與行銷霸權下的發展模式。台灣在地緣戰略上依賴美國的支撐,經濟規模也屬於中型,因此演化出「跟進策略」並不意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