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義席捲美國―川普旋風:《民粹時代》選摘(4)

2018-04-08 05:10

? 人氣

將川普推向勝利的人是誰呢?在這場選舉中受到矚目的是,從中西部延伸到東北部,俗稱「銹帶」(Rust Belt,生鏽的地區)的舊工業地帶的選舉人動向。(資料照,AP)

將川普推向勝利的人是誰呢?在這場選舉中受到矚目的是,從中西部延伸到東北部,俗稱「銹帶」(Rust Belt,生鏽的地區)的舊工業地帶的選舉人動向。(資料照,AP)

民粹主義在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出現在全球蔓延的趨勢。二○一六年,成為民粹主義語源的美國人民黨解散超過一個世紀,美國也在這時正式出現民粹主義席捲的現象。這個現象就是「川普旋風」。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不動產大亨唐納.川普,在前一年宣布角逐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川普以紐約為大本營,一口氣擴大繼承自父親的不動產事業,接連收購廣場飯店、建設川普大樓,據說現在擁有數十億美元資產,是美國數一數二的富豪。他也曾主持電視節目,以「你被開除了!」(you are fired)這句經典台詞,成為高知名度的人物。然而川普沒有公職經驗,身為政治人物的手腕也不明確,因此就連共和黨在一開始也都只把他當成曇花一現的候選人。然而他利用對權勢集團的犀利批判,以及把墨西哥移民當成罪犯的挑釁發言等,成功地一口氣吸引注意力。他為了防止非法移民提出「在美墨邊境建造圍牆」的主張而備受爭議,因為恐怖攻擊事件而做出禁止伊斯蘭教徒入境的發言也遭到強烈譴責。

此外川普也將「美國人民的利益」視為第一要務,主打「美國優先主義」。他站在反全球化的立場,批評「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跨太平洋夥伴協定」,明確展現出保護主義傾向,但這卻與共和黨傳統上重視自由貿易的路線大相逕庭。此外他也主張在軍事方面要求同盟國承擔「相應的負擔」,引發國際上的疑慮。

然而川普的發言引來愈激烈的爭議與批評,他就獲得愈多的矚目與支持。於是共和黨的有力候選人,一個接著一個在川普旋風前失去蹤影。譬如傑布.布希(Jeb Bush),他來自曾出過兩屆總統的望族布希家族,曾任佛羅里達州州長,是美國政治體制的代表人物,但就連他也因為抵擋不住川普旋風而撤退。共和黨主流派在無可奈何之下,於二○一六年七月的黨代表大會上,正式提名川普擔任總統候選人。

川普的逆轉勝

川普就這樣以十一月的大選為目標,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展開激烈選戰。然而川普直到最後都呈現劣勢。募集到充沛選舉資金的希拉蕊在各項民調當中都保持領先地位,因此各界都認為川普難以起死回生贏得選舉。就連共和黨的大老都接連公開表示對川普的不支持,而川普這名總統候選人,就在黨內也呈現一盤散沙的情況下打這場選戰。此外以《紐約時報》為首的美國有力報紙也半數以上表明對希拉蕊的支持,反之公開支持川普的報紙只有一小部分。而且選戰接近尾聲的時候,川普過去歧視女性的發言遭到公開,使他的支持率又往下壓低一層,因此各界都以為勝負大抵上已經確定。然而二○一六年十一月八日,總統大選投票截止並徹夜進行開票之後,卻出現意想不到的發展。

 

川普22日在亞利桑納州鳳凰城對支持者演講。(美聯社)
川普在亞利桑納州鳳凰城對支持者演講。(資料照,美聯社)

銹帶

將川普推向勝利的人是誰呢?在這場選舉中受到矚目的是,從中西部延伸到東北部,俗稱「銹帶」(Rust Belt,生鏽的地區)的舊工業地帶的選舉人動向。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就是其典型,而這幾個州也是掌握總統大選勝負關鍵的激戰州。這些地區的鋼鐵業與製造業興盛,帶動二十世紀的美國經濟,然而後來受到產業結構轉換,生產據點移往國外等的影響而空洞化,二十世紀之後,便因為失業率增加、貧困擴大、犯罪及毒品氾濫而逐漸沒落。過去工會強大的民主黨地盤,也因為工廠接連關閉而導致工會衰退。川普在這時出現。他以「讓美國再次偉大」為口號,傾向保護主義,主張復興本國產業。他巧妙地看穿民眾對地域衰退的危機感、對傳統政治無能的反感以及對全球化的異樣感,即使是過去支持民主黨的白人勞工,也對他懷著強烈期待。最後川普幾乎稱霸銹帶各州,決定了總統大選勝負。法國人口史學者艾曼紐.陶德評論,選出川普的是「受虐的無產階級」。

晚宴中的爛醉者

有人說,民粹主義就像「晚宴中的爛醉者」。

出現於高雅的晚宴中,衣衫不整大喊大叫的爛醉者,是晚宴中不受歡迎的客人。這個爛醉者攪亂現場和樂的氛圍,讓身旁的人皺起眉頭。然而他喊出來的話,有時卻會碰觸到出席者絕對不會說出口的公開祕密,讓人們心頭一驚。這個客人,會冒失地闖入禁地,揭開過去一直隱藏的欺瞞。 

民粹主義,就像出現在民主這場高雅派對的爛醉者。宴會的客人,想必都不歡迎他,更不用說執起他的手,引導他走向餐桌了。然而現代民主主義這場派對所抱持的本質上的矛盾,不也因為民粹主義的出現而暴露出來嗎?其實有很多的客人儘管露出困擾表情,心裡卻對爛醉者指出的重大祕密暗暗點頭吧?

珊妲.慕孚指出,如果不誠摯地面對現代民主主義所抱持的問題,不滿將會持續,甚至「可能採取更暴力的表現方法」。即使將爛醉者掃地出門,他下次也可能硬要打破窗戶闖進來,如果事態演變至此,宴會才真的是泡湯了吧?

該如何招待這位棘手的稀客呢?現在,正是考驗民主主義真正價值的時候。

*作者水島治郎為日本民粹主義研究權威。東京大學法學博士,現為千葉大學法政經學部教授。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民粹時代:是邪惡的存在,還是改革的希望?》(圓神出版),本書獲得2017年日本社科類作品指標獎項的「石橋湛山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