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教育》誰來告訴我們什麼是「Metaverse」?

2022-01-17 05:50

? 人氣

先前把 Metaverse 當行銷噱頭,現在人們越來越認真看待。(圖/Vans @Roblox)

先前把 Metaverse 當行銷噱頭,現在人們越來越認真看待。(圖/Vans @Roblox)

電腦科技與資訊傳播的技術進步神速,總讓人難以跟上其腳步。許多未來世界的模擬景象看似遙遠,但卻又似乎即將到來。社群媒體「臉書」(Facebook)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在「Facebook Connect 2021」大會上,正式宣布Facebook「更名」事宜,將公司改名為「Meta」,並計畫在未來5年於歐盟境內雇用1萬人來建立「Metaverse」,霎時間對於「Metaverse」這個令人感到陌生又好奇的新名詞,非但無法清楚理解其內涵,就連基本的定義、適當的中文名詞都仍在摸索,即便對岸的學者、資訊界將它翻譯為「元宇宙」,卻仍有待商榷。但可預見的是,「Metaverse」對未來世界有著不可忽視的力量,對於科技發展與教育取向更是有重大的影響。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Metaverse」,是meta和universe的組合,目前有著多樣化的名稱;後設宇宙、形上宇宙、元界、超感空間、虛擬空間等,它被用來描述一個在未來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或被認定為是與現實環境平行存在的線上三維虛擬空間。在這三維虛擬空間之中,人們可以從事許多社交活動、學習進修、娛樂消遣、商業行為與旅遊冒險等等。甚至還宣稱,許多在現實世界中不容易達成的個人願望,在Metaverse中都可實現,例如高空跳傘、太空旅遊、攀登喜馬拉雅山等。

如此誘人的未來世界,即便它是虛擬的,必然會引起大家的好奇與嚮往,但具體來說,目前卻又無法明確界定與清楚的定義Metaverse到底是什麼?因此,我們覺得政府、教育單位應該及早了解,及早告訴我們「什麼是Metaverse」以因應未來的快速變化。

據報導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在今年新的學期即推出特別有元宇宙「感覺」的課程,主題為「虛擬人物」。學生可在宿舍或世界任何地方戴上VR頭顯,遠端上課。最多可有近300名學生同時現身於同一個虛擬課堂。這些「課堂」可能是在博物館、火山口、海底世界或實驗室,學生們可以通過沉浸式的體驗,在一個虛擬的空間中互動、討論與學習。類似這樣的教學與學習模式,將會隨著元宇宙概念的發酵,越來越普及化,而教育的型態也將隨之改變,我們的教育主管機關應該慎重看待、多加關注才是。

「Metaverse」一詞最早見於尼爾‧史蒂芬森(Neal Town Stephenson)1992年的科幻小說《雪崩》(Snow Crash),小說內容描繪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龐大虛擬世界——「元界」,在這虛擬的共享空間之中,它透過「擴增實境」(AR:Augmented reality)或「虛擬實境」(VR:Virtual reality)等配戴裝置,就能打破了虛擬世界、真實世界與網際網路的藩籬,且可以用虛構的身分進入Metaverse的虛擬世界。在現實世界中生活的人,在「Metaverse」中都可以擁有一個虛擬分身,人們通過數位化來控制這個虛擬分身,在虛擬世界中創造自己的想像,進行各式各樣的活動,或與他人相互競爭,以提高自己的地位。

有了Metaverse的初步概念之後,許多電影的製作便參考了其中的構想去拍攝,如【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駭客任務】(The Matrix)等。這些影片目前看來或許是天馬行空,但電影的想像總是引領著科技的進步,我們不必然對Metaverse有太高的期望,但對其未來發展卻應密切關注。輝達(NVIDIA Corporation)執行長黃仁勳曾大膽地預言,Metaverse的經濟規模終將大過實體世界,足見其影響力。

此外,與Metaverse相關的技術如虛擬的資料中心、超級電腦(能快速處理資料的CPU)、虛擬貨幣(加密貨幣)、快速、低延遲的網路傳輸需求等等,也都將是未來發展的重點,臺灣號稱資訊王國,各項資訊設備的技術與產能在全世界都占有一席之地,我們擁有這樣優厚的背景條件,更是應該重視Metaverse的發展。

就教育的角度而言,目前的青少年已經是離不開手機,手機成癮者更不在少數,因為有太多的網路社群工具,流竄著各式各樣的資訊,讓人目不暇給。青少年更是樂於沉浸在虛擬的網路世界、社群交流或線上遊戲等,若再有了Metaverse的吸引,我們實在很難想像,未來的年輕人是如何融合於虛擬與現實之間?如何掌握虛擬與現實的分際?如何保有健全的人格發展與合宜的人倫關係?而教育工作者對於Metaverse這樣的未來世界,是否有足夠的認知與了解?若否,是否也應該跟上腳步,多攝取相關的資訊,早做準備?

教育部長潘文忠宣布,從2022年到2025年推動為期4年的「中小學數位學習精進方案」,總經費200億元,明年9月前會新購61萬臺平板,並開發數位學習內容,達成「班班有網路,生生用平板」的目標。此外,除了增購平板電腦,每年還會編列14億元進行數位內容充實計畫,主要為數位內容開發及補助縣市學校採購數位內容及教學軟體,以學生願意讀、感興趣、易理解,可學習到教材中的知識為前提,透過公私協力及部會合作開發多元化數位內容。砸下這許多經費,可見政府對資訊教育的重視,但我們更在意的是相關師資的培訓。有了這許多經費的挹注,增購新穎的設備,得須有人會用、會教,否則,徒有華麗的硬體設備,卻無法正確引導學生學習、使用,那又是一筆巨大的浪費。

回首臺灣的資訊教育歷程,從七、八零年代起,國民小學開始建置電腦教室,編製電腦教學課程與教材,之後布建學校網路、設計學校網頁、充實學校行政電腦等等,這一步一步走來,可以看見政府投注了許多的財力、物力與人力,也多虧許多負責資訊師資培訓的單位、學校,與站在第一線負責資訊教育的師資,願意共同努力與付出,於是有了今日臺灣各項的科技成果,因此,對於Metaverse的未來發展,我們應該有更積極的思維,否則,打開Google搜尋Metaverse,盡是簡體字的翻譯、說明,卻看不見我們自己對Metaverse的定義與解釋,如此發展下去,無異於甘受人宰制而不自覺,豈可不慎!

*作者為諄筆群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諄筆群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