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導「守貞教育」到解釋「初次射精」,日本半世紀來的性教育變遷

2018-02-23 11:00

? 人氣

教職員本身知識不足

田代教授指出,日本的性教育多半透過「保健體育課程」教授,但從實際情況來看,日本學校多半重視「體育」大過於「保健」,且認為各大學的相關教育學系,雖有針對體育項目進行授課,但學生的保健知識並不充足,導致其當上教師後,也無法教導後代充足的保健知識。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田代教授表示,也許從教職員、監護人的角度來看,會認為小學生學習性教育,或中學生學習避孕等課程言之過早,但從國際基準來看,像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提出的國際性教育指導方針內就寫道,性教育應從5歲開始,且有部分歐洲國家以0歲為實施性教育的年齡基準。

反觀日本國內教育,不僅在小、中學生的性教育相關教材中,看不到有關於安全性行為、保險套等知識,甚至受政府指導方針影響,多數小中學的教師都不會教授性行為相關知識。田代教授認為由此可見日本學童對於性病、性行為知識貧乏。且據厚勞省2016年的感染疾病調查指出,該年罹患性相關疾病的民眾高達近3千人,性病傳染問題可見一斑。

專家:成人應先改變傳統觀念

相對於前述的七生養護學校事件,及2005年自民黨議員山谷惠里子,針對大阪府吹田市某所小學的性教育相關教材內,記有男、女性的性器官名稱,及體內受精的圖解過程提出質疑的事件。田代教授主張:「我認為所謂的『正面的性教育』,應是從小學就開始教導學童,談性並不可恥、難為情,也不代表色情,性只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認為負責教授課程的「大人們」要先保持嚴肅、專業的態度,孩子們才願意以正確的態度面對性教育。

除否定現代家庭、學校避談性教育的想法外,田代教授也說,許多生於二戰前、二戰後的成人,在孩童時期並未學習性教育,故年紀較長的人認為小學、中學生學習性教育過早,也是情有可原。但從國際的性教育基準落在男女平等、性別多樣化等來看,日本社會的傳統觀念確實還有極大的努力空間,盼政治、教育相關人員理解,同時倡導透過科學來培養學童初步的性觀念。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