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級病毒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西藏與希特勒:納粹科學家遠赴喜馬拉雅山的「尋根」故事

2021-09-16 16:40

? 人氣

阿道夫·希特勒和納粹警察局長海因里希·希姆萊——兩人都是雅利安神話的信徒。(BBC中文網)

阿道夫·希特勒和納粹警察局長海因里希·希姆萊——兩人都是雅利安神話的信徒。(BBC中文網)

1938年,德國納粹黨主要成員、歐洲猶太種族大屠殺的主要策劃者海因里希·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派遣一支五人小組前往西藏,尋找被想象中的雅利安(Aryan)種族的起源。作家瓦伊巴夫-普蘭德爾(Vaibhav Purandare)在一本書中講述了發生在這次穿越印度的探險之旅中的有趣故事。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前一年多,一群德國人偷偷地從印度東部邊境登陸。

他們的任務是發現「雅利安種族的起源」。

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認為,北歐「雅利安人」早在約1500年前就從北方進入印度,雅利安人犯下與當地「非雅利安人」混交的「罪行」,失去了使他們在種族上優於地球上其他人的屬性。

對印度人民以及他們為自由而進行的鬥爭,希特勒經常表達深切反感,多次在演講、著作和辯論中闡述他的觀點。

但根據希特勒的警察頭子、黨衛軍首領希姆萊(Himmler)的說法,印度次大陸仍然值得密切關注。

從這時開始,西藏受到了關注。

西藏拉薩開會
1939年,布魯諾·貝格(左二)等人在西藏拉薩開會。

那些堅信北歐白人是優越種族的人,也相信失落之城亞特蘭提斯(Atlantis)的虛構傳說,那裏曾住著「血統最純正的人」。這座神秘的島嶼據信位於大西洋中英格蘭和葡萄牙之間的某個地方,據說被神聖的雷電擊中後沉沒到海中。

所有倖存的雅利安人都轉移到了更安全的地方。喜馬拉雅地區被認為是這樣一個避難所,特別是西藏,因為它以「世界屋脊」而聞名。

1935年,希姆萊在黨衛軍內設置一個新部門,稱為Ahnenerbe,或者叫祖先遺產局(Bureau of Ancestral Heritage),為了找出亞特蘭提斯人在霹靂和大洪水發生後去了哪裏,以及這個偉大的種族還在哪裏存在蹤跡。

1938年,他派了一個由5名德國人組成的小組到西藏進行「搜索行動」。

隊裏有兩名隊員脫穎而出。一位是28歲的天才動物學家恩斯特·謝弗(Ernst Schafer),他之前曾兩次到過印度-中國-西藏邊境。1933年納粹勝利後不久,謝弗就加入了黨衛軍,遠早於希姆萊成為西藏遠征行動贊助者的時間。

謝弗酷愛打獵,喜歡在柏林家中收集戰利品。在一次狩獵遠征中,他和妻子在船上試圖射殺一隻鴨子,他在瞄準目標時滑倒了,不小心射中了妻子頭部,殺死了她。

第二個關鍵人物是布魯諾·貝格(Bruno Beger),他是一位年輕的人類學家,於1935年加入黨衛軍。貝格會測量藏民的頭骨和面部細節,並製作面罩。他說,「特別(熱衷於)收集有關北歐人種在這個地區的比例、起源、意義和發展的材料。」

1938年5月初,這艘載有5名德國人的船停靠在斯里蘭卡的科倫坡。他們從那裏乘坐另一艘船去馬德拉斯(現在的金奈),再換乘第三艘船去加爾各答。

印度的英國當局對這些德國人十分警惕,認為他們是間諜。他們起初不願意讓這些人經過印度,當時英國經營的《印度時報》甚至刊登了一個指責性的標題:「蓋世太保特務在印度」。

在位於印度東北部錫金邦(當時是一個獨立的山地王國)的岡托克,英國政治官員也不願意批准這些人通過錫金進入西藏。

但最終,納粹團隊的決心贏得了勝利。那年年底,這五名德國人進入西藏,他們的騾子和行李上系著納粹旗幟。

納粹黨所用的十字記號在西藏隨處可見,當地人稱之為「yungdrung」。謝弗和他的團隊在印度的時候也會看到很多這樣的東西,在印度教徒中,它一直是好運的象徵。即使在今天,這個標誌仍然可以在房屋外、寺廟內、街角、節奏車和卡車上看到。

與此同時,在西藏,情況正在發生變化。

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於1933年去世,新達賴喇嘛才3歲,所以佛教的西藏王國由攝政者控制。德國人受到攝政者和普通藏人的特別善待,製作面罩的貝格甚至一度充當了當地的臨時醫生。

西藏佛教徒們不知道的是,在納粹的錯誤想象中,佛教和印度教一樣,削弱了來到西藏的雅利安人的力量,並導致了他們精神和力量的喪失。

就在謝弗和其他人似乎可以花更多時間,打著在動物學、人類學等領域進行科學調查的幌子進行真正的「研究」時,1939年8月,發生了不可避免的戰爭,德國人的探險不得不縮短。

西藏
1939年,恩斯特·謝弗(左三)在西藏。

到那時,貝格已經測量了376名藏民的頭骨和面部特徵,拍攝了2000張照片,「鑄造了17人的頭、臉、手和耳朵」,並收集了「另外350人的手指和手印」。

他還收集了2000件「民族志文物」,特遣隊的另一名成員拍攝了1.8萬米的黑白膠卷和4萬張照片。

由於他們的行程被縮短,希姆萊安排他們在最後一刻飛離加爾各答,並親自在飛機降落慕尼黑時迎接他們。

謝弗帶著他的大部分西藏「珍寶」來到薩爾茨堡的一座城堡,他在戰爭期間搬到了那裏。但1945年盟軍一到,這個地方就遭到了襲擊,大部分西藏的照片和其它材料都被毀了。

遠征隊的其他所謂「科學成果」在戰爭中也遭遇了同樣的命運:要麼丟失,要麼被摧毀。納粹過去的恥辱意味著戰後沒有人試圖追蹤這些材料。

瓦伊巴夫-普蘭德爾(Vaibhav Purandare)是《希特勒印度不為人知的仇恨故事》(Hitler And India: The Untold Story of His Hatred For the Country And Its People)一書的作者,這本書由Westland Books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