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美國「色魔隊醫」風暴,挺身而出第一人》丹赫蘭德:我失去所有隱私,但這是我唯一的選擇

2018-01-28 09:58

? 人氣

18年前,15歲的她是美國體操選手,因為慢性背痛而找上美國體操協會的醫生納薩爾,豈料這是惡夢的開端,淫醫納薩爾猥褻她近1年。後來她攻讀法律成為律師,並在2016年挺身而出、率先揭發納薩爾的獸行,她的控訴引來諸多質疑聲浪,她為此失去摯友也失去隱私,但是她無畏地率領其他155位受害者在法庭指控納薩爾,最終讓他被判40年至175年有期徒刑,這位英勇女子是3個孩子的母親—33歲的丹赫蘭德。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15歲的她遭到隊醫猥褻 成為多年陰影

2000年,來自密西根州、15歲的丹赫蘭德(Rachael Denhollander)是美國體操協會(USA Gymnastics)的選手,她罹患慢性背痛,於是向密西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體操隊隊醫、美國奧運體操代表隊隊醫納薩爾(Larry Nassar)求助,豈料他以「治療」的名義猥褻丹赫蘭德,她的受害期間長達近1年。丹赫蘭德指控納薩爾是規劃縝密的性侵犯,他取得丹赫蘭德與她母親的信任,並在丹赫蘭德的母親在場的情況下,巧妙擋住她的視線,再加上毛巾或寬鬆衣物的遮掩,讓她無法看到納薩爾猥褻丹赫蘭德。

33歲的丹赫蘭德是第一位公開指控納薩爾獸行的受害者(AP)
33歲的丹赫蘭德是第一位公開指控納薩爾獸行的受害者(AP)

後來,她進入加州奧克布魯克法律與公共政策學院(Oak Brook College of Law and Public Policy)攻讀法律並成為律師,目前在肯塔基州第一大城「路易維爾市」(Louisville)執業,同時擔任女子體操隊教練。

新聞報導讓她想起當年惡夢 決定出面揭發淫醫獸行

2016年,她在《印第安納波利斯星報》(Indianapolis Star)上讀到美國體操協會對被控犯下不當性行為的教練處置不當,這則新聞讓她想起當年的惡夢。她意識到體操界的性犯罪惡行長期受到忽視,她知道自己得說出當年的故事,以免更多女孩受害;她決定鼓起勇氣,挺身而出:她在2016年8月報警,9月向《印第安納波利斯星報》投書揭發納薩爾的獸行。

1月24日,丹赫蘭德出庭述說遭到納薩爾猥褻的傷痛(AP)
1月24日,丹赫蘭德出庭述說遭到納薩爾猥褻的傷痛(AP)

丹赫蘭德為了讓納薩爾接受法律制裁,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她準備了介紹實際骨盆底治療技術的醫學期刊,還備妥當年的病歷,病歷上顯示納薩爾從未使用那些治療技術;丹赫蘭德還找了骨盆底治療的3位專家,他們隨時可向警方作證納薩爾當年的行為根本不是治療。2004年,丹赫蘭德向一位護理人員揭露納薩爾的獸行,這位護理人員做了紀錄,丹赫蘭德準備了這份當年的紀錄與自己從2000年至今的日記,還附上一封律師的信,信中為她的人格做擔保。

她是揭發惡狼的第一人 為此付出不小代價

丹赫蘭德成為公開揭發納薩爾獸行的第一人,孤軍奮戰的她也為此付出不小的代價。她在26日投書《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述說這16個月的經歷:她受到常去的教會排斥,失去摯友,失去隱私,別人經常問她不想回答的問題,她還得避免在某幾天到雜貨店買東西,以免孩子看到媽媽的臉出現在報紙或雜誌上。她還得面對外界的質疑,有人甚至說她是為了私利而慫恿受害者興訟的律師。

然而,丹赫蘭德開出第一槍後,越來越多受害者開始出面向密西根州立大學警局報案指控納薩爾:有些受害者甚至在6歲時就遭到性侵,有些人在30年前受害,有些人在丹赫蘭德挺身而出的前幾天受到性侵,受害者總共超過200人,成為美國體育界史上最大性醜聞。

1月24日,丹赫蘭德出庭述說遭到納薩爾猥褻的傷痛(AP)
1月24日,丹赫蘭德出庭述說遭到納薩爾猥褻的傷痛(AP)

丹赫蘭德沈痛地說,她在2000年受到猥褻,然而早在1997年就已經有2位受害少女向密西根州立大學體操隊教練舉發納薩爾的獸行,至少14名教練、訓練人員、心理醫師知道這件事,但是體操隊並未做出適當處置,而是縱容這位色魔醫生繼續向無辜少女伸出狼爪,許多受害者是在1997年後受到侵犯。丹赫蘭德說當年勇敢站出來的受害者被迫噤聲,受到譴責,甚至繼續遭受性侵,這等於在她們的傷口上撒鹽。

156名受害者出面指控 色魔隊醫終遭判刑

丹赫蘭德勇敢揭發納薩爾後,他在2016年11月依性侵兒童罪名被捕,2017年7月坦承犯下持有兒童色情刊物罪、銷毀證據的妨礙司法罪等聯邦重罪,共計遭判60年刑期。

後來的丹赫蘭德不再是孤軍奮戰,她與其他155名受害者在今年1月來到密西根州巡迴法院,她們獲准出庭,當面陳訴被性侵的經過與傷痛,總共花了整整7天才說完所有故事,受害者與聽眾多次泣不成聲;1月24日是納薩爾的宣判日,丹赫蘭德是最後一位發言者,她說:「納薩爾是最危險的那種虐待者,他利用精密計算過的手法,無情操縱受害者,他會刻意展示最安全、最溫情的一面,好讓孩子可以保持冷靜,供他侵犯。」

1月24日,納薩爾的判決結果出爐後,丹赫蘭德(中)拭淚(AP)
1月24日,納薩爾的判決結果出爐後,丹赫蘭德(中)拭淚(AP)

法官亞奎利那(Rosemarie Aquilina)當天宣判,嫌犯納薩爾犯下10起性侵16歲以下少女的重罪,遭判40年至175年有期徒刑。判決結果出爐後,許多受害者激動相擁哭泣,她們終於等到了遲來的正義。

丹赫蘭德:我們的社會應該鼓勵願意挺身說出真相的人

然而,丹赫蘭德認為這還不夠,她在《紐約時報》的投書內容尖銳直指,美國社會不願對抗所屬的社群,因此不願說出真相,這是美國深層的文化問題,加上成人不會在一開始就相信未成年孩子的控訴,種種因素讓納薩爾得以逍遙法外30年。丹赫蘭德說,改變這種文化的第一步就是讓那些縱容性侵犯的人負起責任,另外還要修改性犯罪的相關法律,並加強強制舉報的法律,以免危險的性侵犯提早出獄危害更多兒童。

1月24日,納薩爾的判決結果出爐後,丹赫蘭德(左)與丈夫激動擁抱(AP)
1月24日,納薩爾的判決結果出爐後,丹赫蘭德(左)與丈夫激動擁抱(AP)

她指出美國社會逼迫受害者噤聲,或是因為政治、宗教、意識形態等因素,對於兒童性侵案視而不見,這等於保護了性侵犯,並讓他們繼續握有權力,因此最重要的是,大家要鼓勵與支持那些挺身而出、揭發真相的人。

法官亞奎利讚許丹赫蘭德「打開了洩洪閘門」促使更多人出面:「妳是我在法庭上見過最勇敢的人。」然而,丹赫蘭德說經常擔心自己指導的選手遭到納薩爾性侵,她也自責沒早一點揭發納薩爾,解救更多女性免遭狼爪荼毒。雖然她為了揭發淫魔醫生而付出不小代價,但是她表示無論要付出何種代價,她唯一的選擇就是為了正確的事情挺身而出。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