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炒瘋與中國因素

2013-12-22 11:55

? 人氣

「比特幣中國」在比特幣崛起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比特幣中國」在比特幣崛起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網上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在全球掀起炒「瘋」,價格一度超過黃金,最高炒到一千二百多美元,並衍生相關產品與產業。「比特幣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中國政府禁止金融機構參與,導致價格急跌,但狂潮仍未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當虛與實相遇,造就了一個投機奇蹟。近幾個月,一個價格一度超過黃金的投資工具,引起全球關注,而最不可思議的是,它只是一種在網絡中運行的虛擬貨幣││比特幣(Biitcoin)。運行模式複雜無比的比特幣,近年也在一些國家被認可,甚至有專家認為它未來將顛覆世界貨幣體系,但由於其局限性,也大有可能只是曇花一現的炒賣工具。比特幣最近在中國掀起的炒風,也反映了中國在比特幣市場中的重要角色。

美國比特幣交易商人邁克爾剛剛在香港註冊了自己的公司「華星貿易」,他專門從事比特幣交易,現在已經做了一年半時間,在此之前他在歐洲做了六年證券交易商。而幫邁克爾進行比特幣交易的並不是真人,而是一個「機器人」。邁克爾使用專門設計的電腦程式交易,程式自動計算不同市場的價格,通過低買高賣賺取差價,交易頻率以分鐘計,每次不過一個甚至半個比特幣。追蹤數字貨幣交易信息的網站Coinmetrics數據顯示,比特幣全球日交易約八萬筆,交易額約二點五七億美元,為全球第八大支付系統。

比特幣是一種新型的投資產品,全球已經出現了一百多家比特幣交易所,並衍生出了比特幣期貨、比特幣股票、比特幣風投等金融產品;比特幣是通過電腦計算獲得的,這一過程稱為「挖礦」,挖礦專用電腦的製造、挖礦晶片生產、挖礦託管服務等產業也快速發展;最後,比特幣作為一種新型的支付手段,圍繞著它的「錢包」程式、支付手段、ATM機、甚至自動販賣機等產業和服務大量湧現,甚至還出現了專注於比特幣創業企業的風險投資商:圍繞著比特幣,一個全新的經濟生態系統正慢慢成形。

不過,在通往比特幣產業的光明前景的道路上,業界仍然不得不面對的,是比特幣如坐在雲霄飛車一樣的價格。不論比特幣裏有多少技術天才,不論其中蘊藏著多少自由理想,在比特幣與現實貨幣緊緊掛?,並成為不少投機者的工具之後,它的發展方向多少與它的初衷背道而馳,這是一個必然的發展階段還是一個終結,經濟界、科技界?說紛紜,「比特幣代表未來」和「比特幣不過曇花一現」的聲音,伴隨著其價格的起起伏伏,不斷交替著出現。

比特幣的風險,不僅來自價格波動,美國比特幣投資商人史丹說,「現在來看,比特幣仍然是『狂野西部』(Wild Wild West),在這裏面玩就要預料到風險」。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六日,註冊於香港的比特幣交易網站GBL突然關閉,用戶被「踢出」交流QQ群,在用戶們還沒來得及將賬戶裏的錢提現之前,GBL捲走了共約兩千萬人民幣(約三百三十萬美元)。在中國,比特幣不是貨幣,比特幣交易不涉及金融監管部門,針對比特幣的規管細則也尚未公布,用戶和交易商之間維繫的紐帶,只有略顯脆弱的信譽。

比特幣貿易交易匿名,不需要仲介機構,幾乎成了犯罪行為的完美金融工具,用比特幣進行毒品、武器買賣便是一例。一三年十月二日,美國聯邦調查局查封了網絡黑市「絲綢之路」,在這個用比特幣支付的網站上,賣家可以在線購買大麻、LSD 、海洛因等毒品,絲綢之路網站的交易總額已經達到了十二億美元。一三年四月份,向美國總統奧巴馬寄含有蓖麻毒素信件的嫌犯,也是絲綢之路上的商販。

在比特幣剛剛出現的二零零八年,比特幣的貨幣價值幾乎沒有。一零年十月,比特幣的早期用戶用一萬比特幣買了價值約五十美元的披薩。比特幣的價格緩慢增長,達到第一個高峰二百六十四美元時,歷經了近五年時間。

但到了一三年十一月中後期,比特幣的價格走勢,就像一個被猛力擲在地上的乒乓球,變化突然、大起大落。先是在十一月末突破一千美元,接著在十二月初達到一千二百美元的高位,最後價格又急轉直下,在十二月八日跌到七百美元範圍。

比特幣價格的一漲一跌,時間均和政府表態接近,美國參議院十一月十八日舉行聽證會,討論比特幣的安全性,這對比特幣走向主流化意義重大,參議院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主席,湯瑪斯·卡波(Thomas Carper)在聽證會開場時說,「電子郵件乃至互聯網也曾一度帶有消極色彩,但是現在我們大多都能用隨身設備瀏覽網絡、收發郵件了」。聽證會之後,比特幣價格開始了從四百多美元向千元進發的飆升。

中國官方防範比特幣風險

近日比特幣價格「跳水」,緊貼著中國官方通知的出台,十二月五日,人民銀行聯合工業資訊化部、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等五部委,發布《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否認比特幣的貨幣屬性,禁止金融機構以比特幣支付,還要求現有比特幣交易機構做好實名認證,態度較為負面,這之後比特幣價格一路暴跌,從一千二百美元的位置,跌落至七百美元。韓國當局也在十二月十一日宣布,不承認比特幣為合法貨幣。

「比特幣當年漲到二百六十美元的時候,我已經不太敢相信了,現在的價格我更想像不到,而且價格能在這個高位上保持這?久,這本身已經很瘋狂了」,邁克爾說,「比特幣的價格變化太劇烈了,我們只做比特幣的差價套利(arbitrage),但是我們不會對比特幣本身進行投資」。

比特幣是一個獨立的系統,它價格的跌宕起伏,即使是它的創造者,也無從控制,這位創造者的身份,至今仍然是一個謎,他(還是「她」、抑或「他們」?)選用了一個日本化名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而他使用的電子郵件,則來自一家德國公司(GMX.com),比特幣出現之前,互聯網上沒有出現任何相關人物的資訊。

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這個名字之中,Satoshi是「智慧」的意思,網上流行著另一種猜想,這個化名是三星(SAmsung)、東芝(TOSHIba)、中道(NAKAmichi)、摩托羅拉(MOTOrola)四個品牌首字母合成而來。這位比特幣之父,現在已經成了技術愛好者和理想主義者的英雄,比特幣的設計也處處體現著巧妙的技術設計和反傳統的理想主義。

二零零八年末,署名中本聰的論文《比特幣:點對點貨幣系統》開始在互聯網上流傳,這篇比特幣的「官方」論文介紹了比特幣的建立原因與運行原理,雖然論文署名中本聰,但是論文中的人稱卻是「我們」,「我們提出了一種全新的電子支付系統,這套系統的運作,並不基於對第三方的信任」。

電子貨幣的本質,仍然只是一連串代碼,它存在被人複製、重覆使用的風險,為了避免重覆使用,已有的思路是請第三方權威進行規管記錄,但是比特幣卻能獨立運行,這獨立運行的關鍵就是資訊公開共用。

在比特幣系統裏,每個比特幣的交易歷史都是公開的,支付比特幣,便是將比特幣上的電子簽名從一個使用者轉為下一個使用者。由於所有比特幣使用者都擁有一份交易歷史,這使得造假變得幾乎不可能,「在比特幣網絡裏,只要誠實使用者們的整體運算能力超過攻擊者,這個系統就是安全可靠的」。

比特幣定期增長,率先用電腦破解複雜數學問題的電腦便會獲得新生成的比特幣,這一計算過程被稱為「挖礦」,挖礦的人則是「礦工」。礦工越多,比特幣使用者的整體運算力越高,獲得比特幣所需的計算能力也越來越高,最後比特幣的總量將會在兩千一百萬的時候停止增加。它不能人為發行,增長速率受程式規則限制,通貨膨脹更不可能發生。

比特幣出現之後,「中本聰」還建立了比特幣網絡論壇,和其他電腦愛好者相互交流,共同建立比特幣程式,如果中本聰是日本人,他也得是英語十分流利的日本人,無論是在他的論文還是網上發言中,他的英語都達到了母語水平。中本聰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創立比特幣論壇,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他最後一次發言,總共在線時長九天十一小時,平均每天半個小時。他甚少談及自己,他在比特幣論壇上總共發言五百七十五次,其中三百零四次涉及比特幣的技術開發。他只和比特幣的幾個核心開發人員保持郵件往來,而在二零一一年之後,這些核心開發人員也和他斷了聯繫。不過,這時比特幣已經成了一套獨立的系統,在不倚賴外界的狀況下獨立的存在與發展。

賣鏟子的比淘金的賺更多

「我只剩兩三個月的盈利時間了」,比特幣交易所bitex.com聯合創始人、「礦工」史彥文(Stewart Mackenzie)在十一月底說。他購買了一套價格不菲的挖礦設備,隨著挖礦難度的迅速提升,他的設備將在兩三個月後過時。

早期的礦工用自己的電腦便可以開採到比特幣,但是很快個人電腦的運算已經不夠,人們開始用顯卡(負責電腦圖形計算的裝置)進行計算,再接下來顯卡的計算能力也不夠了,看準機會的硬件製造商開發出了專門用於挖礦的晶片,一塊晶片的挖礦能力可以頂替一台電腦,數十塊晶片集成在電路板上,數十塊電路板組成密集的陣列,一個電路板的挖礦能力甚至可以趕上一個機房的普通電腦。

在當下的計算難度之下,礦工單槍匹馬的挖礦也已近乎徒勞,史彥文和大多數礦工一樣,加入了一個「礦池」(Mining Pool),和其他礦工整合運算能力,共同開礦。「挖礦的過程就像是在不停的翻硬幣,翻到那枚特定的,便能獲得比特幣,挖礦的電腦便是在不停的『翻硬幣』」史彥文說。電腦「翻硬幣」的頻率越大,越容易翻到想要的硬幣,大量的電腦一同「翻硬幣」翻到的機會更大,一個個體礦工獨自挖礦挖到比特幣的幾率十分小,但是參與礦池後,卻能保證一定的收入。在礦池挖到比特幣之後,礦池內部會按照一定的準則進行分配。

史彥文將比特幣挖礦浪潮比作當年的淘金潮(Gold Rush),「在淘金潮裏,賺大錢的不是淘金的人,而是賣鏟子的人」。多家提供挖礦設備的企業在挖礦潮中賺得盆滿缽滿,還有不少礦工卻血本無歸,史彥文介紹,有的設備提供商能按時提供設備,但也有的設備提供商卻推遲交貨,待買家收到礦機之時,礦機的性能已經難以應付最新的挖礦難度。礦工圈內甚至流傳著這樣一條陰謀論:設備提供企業提前收取買家購貨款,但是卻推遲發貨,供應商用這段時間大量開礦,等開礦難度上升之後再把過時的設備發給客戶。

在正常交易和陰謀論混雜中,挖礦也依舊迅速的發展,不少硅谷強人進軍挖礦業,最新挖礦機的性能將達到新的層級,史彥文說「等硅谷大佬們推出新一代的挖礦機後,我(的挖礦生意)就不行了」。

當比特幣與中國相遇

在美國電視劇《傲骨賢妻》(The Good Wife)第三季第十三集的杜撰中,比特幣是「中美合作」的結果:一位理想主義的美國律師提出了這個想法,並作為「比特幣先生」的代理人,與想管控比特幣的美國財政部打官司;麻省理工學院的女教授參與開發,並為比特幣撰寫宣言;而撰寫比特幣程式的天才,則是中國人,南開大學的經濟物理學家鮑舒偉。

雖然比特幣的開發者是否是中國人暫時無從查證,但是比特幣與中國的關係卻十分的緊密,中國密集的人才、急需投資渠道的資本和前期基本放手的政府管制,與比特幣一經「相遇」,便產生了劇烈的化學反應。

成立兩年的比特幣中國,已經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每天成交近十萬個比特幣,而全球類似的大小交易所已經有一百餘個。比特幣在中國的交易佔了全球近四成。

比特幣中國創立於二零一一年,兩位年輕的創辦人一位是程式設計師黃嘯宇,另一位是從事市場推廣的楊林科。他們模仿當時世界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Mt Gox建立了比特幣中國,公司一共只有四名僱員,兩位創始人外加兩名客服人員,生意往來使用的是創始人們的個人銀行卡。

到了二零一三年四月,現任CEO李啓元加盟比特幣中國。李啓元更像是一個「典型互聯網精英」,畢業於史丹福大學,曾任職惠普、沃爾瑪等多家跨國企業,他的弟弟則是另一種新型電子貨幣「萊特幣」的發明人。公司逐漸走向規範化,還獲得了來自光速資本的五百萬美元的風險投資。

比特幣中國並沒有面臨嚴格的管控,公司發言人甚至表示,「我們很希望被監管,很希望有部門給我們發牌照,我們呼籲行業的規範化,能申請的牌照我都申請了」。

中國的比特幣交易所共有約十家,還有多家從事比特幣衍生產品交易的公司。七九六交易所便是一家從事比特幣期貨、比特幣黃金期貨、比特幣股指期貨等的交易所,它的註冊地是香港,總部設在深圳,它的網站上自稱,「專業提供比特幣相關的各類虛擬金融遊戲」。「比特幣價格變化太大了,我們不得不經常改變交易規則」,七九六交易網聯合創始人鄺以儂說。他推斷,捲錢而去GBL交易平台,就是因為適應不了波動巨大的市場。

中國中央銀行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在十一月二十日表示,中央銀行近期不可能承認比特幣的合法性,但比特幣交易作為一種互聯網上的買賣行為,普通民?擁有參與的自由,易綱還指出比特幣「很有特點」,具有「?發性」,他會保持長期關注。

在副行長的樂觀表態兩個星期後,央行聯行五部委的《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卻顯得並不樂觀,五條通知內容包括:比特幣不是貨幣,是電子商品;金融機構不得開展比特幣業務;從事比特幣業務的公司要備案登記;要防範比特幣洗錢以及加強投資風險教育。

但是央行並沒有完全禁止比特幣,「比特幣交易作為一種互聯網上的商品買賣行為,普通民?在自擔風險的前提下擁有參與的自由」。中國網絡巨頭百度旗下的「加速樂」服務,曾在十月份開始接受比特幣付款,在《通知》出台第二天,便暫停接受比特幣支付。

「世界沒有意識到中國人參與進來能產生的能量」,邁克爾說。現在比特幣中國是世界第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而且比特幣中國只接受人民幣,只能使用中國的銀行賬戶。鄺以儂認為,十一月中的大幅漲價「有人為操縱的痕跡」,由於比特幣市場規模仍然較小,能使得市場產生波動的資本額也相對較低。

耶魯大學金融教授陳志武分析道,中國市場上資本龐大,但是投資渠道卻不多,房地產價格過高,現在又有限購措施;股票一直走不出低迷陰雲,政府對這個領域存在過度操控;境外投資的又有諸多限制;而創業又要面對繁冗的手續與各種應付官方的開銷,「從生薑到國畫,任何有一定價值、能夠保值的東西都能成為投資的潛在目標」。

據比特幣中國的用戶調查,他們的用戶以年齡在三十歲左右、對電腦感興趣的男性用戶為主,他們認為比特幣前途尚未明朗,投資比特幣的人一定是十分了解技術的人,不一定來自傳統資本。

硅谷精英與大資本覬覦

艾迪在中國有八年私募投資(Private Equity)經驗,二零一三年一月他才了解到比特幣,七月份便成立了Seedcoin公司,專注做比特幣相關企業的孵化。這個公司只擁有五個月歷史,卻已經是全球第一所此類公司,「這就是比特幣,一切發展得太快了」,艾迪說。Seedcoin公司並不投資比特幣本身,也不投資進行挖礦的公司,他主要投資為比特幣經濟提供基礎服務的公司,如交易所、支付工具等。這樣的公司數量會越來越多,艾迪以交易所為例,由於各國用戶需要用本國銀行賬戶進行交易,這意味著世界上每個國家都至少需要一個比特幣交易所。

現在Seedcoin投資的公司包括比特幣拍賣平台、比特幣籌款平台、比特幣房地產交易以及比特幣媒體等多個類型:伴隨比特幣逐漸成型的,是一個全新的比特幣經濟體系。而且比特幣不止是唯一的電子貨幣,萊特幣(Litecoin)、素數幣(Primecoin)等數百種電子貨幣相繼出現,萊特幣已經進入不少電子貨幣交易所,但是這些貨幣的技術全部都是基於比特幣,在具體功能上有所調整。艾迪說,未來可能會出現多種電子貨幣,比特幣甚至不一定能保持霸主地位。

比特幣從最初是技術愛好者的玩具,接著它為「先吃螃蟹」的礦工、交易商、創業家帶來了客觀的利潤和同樣客觀的風險。現在,在比特幣攀升至價格高位,知名度不斷提升之時,資本與科技市場的大玩家也逐步加入戰局,「硅谷(矽谷)精英和大資本的加盟,讓我對比特幣市場的前景更有信心了」,艾迪說。

CoinTerra是一家新建的挖礦設備公司,專注建造新一代挖礦晶片與挖礦設備,創始人Ravi Lyengar在創辦公司之前,是三星的首席晶片設計師。曾經狀告臉書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的哈佛雙胞胎溫克沃斯(Winklevoss)兄弟,也大力投入比特幣,他們聲稱在一三年四月份擁有全球百分之一的比特幣,還為比特幣交易平台Bitinstant籌集了一百五十萬美元風險投資。

李嘉誠企業也投資

比特幣支付服務提供商Bitpay已經獲得了投資界名人Peter Thiel三百萬美元的投資。Bitpay還贏得了華人首富李嘉誠的青睞,為李嘉誠打理科技風險投資的維港投資也是Bitpay投資人之一。

比特幣發展迅猛,很多機會又顯得稍縱即逝,邁克爾說,當比特幣市場進一步成熟後,全球各大市場的比特幣價格將趨於統一,屆時他套差價的生意將無法進行,「沒關係,比特幣帶來的機會非常多,我還能找到其他的賺錢機會」。離開香港後,他的下一站是阿根廷,這個國家年通貨膨脹率達到百分之二十五,政府嚴格限制貨幣外流,「這正是比特幣大展拳腳的好機會」。

(本文節錄自亞洲週刊第27卷50期,請參閱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386820472588&docissue=2013-50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