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專訪2》2大理由認同免疫橋接 賴明詔:但疫苗仍應完成三期實驗

2021-07-14 08:40

? 人氣

面對傳染病的威脅,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首席防疫顧問、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NIAID)院長佛奇備受推崇,但台灣迄今沒有一個國家級的傳染病研究機構。賴明詔指出,多年前,中研院曾向政府建言,成立國家級傳染病研究機構,但是這案子沒受中央重視。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對於台灣陷入疫苗不足的窘境,賴明詔表示,「2003年時對抗SARS病毒,主要以隔離措施奏效,現在新冠病毒傳染力更強,很多無症狀帶病毒者,不能只靠隔離措施,還必須有足夠疫苗。在國際上,台灣取得疫苗的速度慢且晚,顯示主管機關誤判情勢,以為隔離做得好,就可以把病毒抵擋在外。」

認同免疫橋接原因:時效性、醫學倫理

中研院院士、前副總統陳建仁提出「免疫橋接」概念,由於疫苗嚴重短缺,世界衛生組織(WHO)主張可以免疫橋接方式,疫苗在第二期臨床實驗,看中和抗體效價是否高到具有保護作用,可以優先使用。這項說法,引發各界質疑,中研院院士陳培哲批評,若國產疫苗只完成第二期期中分析,就取得緊急授權(EUA),會變成國際孤兒。

對於「免疫橋接」的概念,賴明詔表示認同,不過,他認為所有疫苗都要完成三期臨床實驗。他指出,研發中的疫苗要經過第一、二期臨床實驗,看疫苗有無毒性,會不會產生抗體;第三期看有沒有效果,通常需要數萬人,要花2到3年時間。目前國際上取得各國許可的疫苗,第三期臨床實驗大多只做了幾個月,為搶時間先公布,這只能算是局部的結果。

(延伸閱讀:重磅專訪1》疫情爆炸「3+11是導火線」 賴明詔:疫情恐年底才回穩

賴明詔認同「免疫橋接」,主要理由有二,一是時效性,在疫情緊急時,必須做一個權宜,如果等二、三年臨床三期做完,可能有更多人遭感染或死亡。因此,折衷的方法是看第二期臨床實驗結果,是否產生抗體,和現有已上市的疫苗做比較,決定是否可以使用。他說,在這個情況下,不必等到完成第三期,如果第二期數據好,就可以使用;但第三期臨床實驗還是要繼續做完,證明其效果。

另一個是醫學倫理問題。賴明詔指出,「疫苗進入第三期臨床實驗,需要數萬人,一半的人打真疫苗,另一半打假疫苗(安慰劑),看看有什麼差別。當疫情緊急時,你有疫苗,卻拿假疫苗來做實驗,看看這幾千人會不會染病,這是不道德的行為,這在醫學倫理上是大問題。」

輝瑞疫苗、BNT疫苗、新冠疫苗(AP)
中研院院士賴明詔認為,所有疫苗都要完成三期臨床實驗。(資料照,美聯社)

針對國產疫苗的發展,中研院院士陳培哲日前批評,政府三個補助都給做蛋白質次單位的廠商,這是沒有風險評估造成的決策錯誤。賴明詔與陳培哲是好朋友,不過,對這個問題,賴明詔有不同看法。他指出,「台灣的疫苗廠商要運用什麼方法,必須看有沒有專業基礎,有沒有經驗,先前有沒有成功案例,以mRNA的技術為例,台灣的疫苗廠商沒有mRNA的基礎,怎麼發展?目前國內三家廠商發展的疫苗雖使用蛋白質次單位,但他們用的方法都不同,都有機會可以成功。」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錦芳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