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專訪2》2大理由認同免疫橋接 賴明詔:但疫苗仍應完成三期實驗

2021-07-14 08:40

? 人氣

中研院院士賴明詔支持「免疫橋接」的概念,但他認為所有疫苗都應該要完成三期臨床實驗。(柯承惠攝)

中研院院士賴明詔支持「免疫橋接」的概念,但他認為所有疫苗都應該要完成三期臨床實驗。(柯承惠攝)

台灣是全球第一個全面施打B型肝炎疫苗的國家,也是第一個證實疫苗可以預防癌症的國家。中研院院士賴明詔指出,「40年前,台灣曾討論自行生產B肝疫苗,但一直沒有發展疫苗產業,每年要向國外採購B肝疫苗。」現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他呼籲,台灣不要再錯失良機。疫苗平時就要準備好,「戰爭開打時才能派上用場。」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自台大醫學院以第一名畢業的賴明詔,沒有選擇高薪的醫師行業,而是走上研究之路,赴美國加州大學柏克來分校取得分子生物學博士學位。他是全球最早投入冠狀病毒研究的科學家之一,研究的範圍還包括致癌病毒、C型與D型肝炎病毒、流感病毒等。被醫界尊為「冠狀病毒之父」,個性謙和、風趣的賴明詔曾開玩笑說,「我不是冠狀病毒之父,冠狀病毒也不是我生的。我們要了解病毒,學習與病毒共存。」

2003年SARS爆發,後來逐漸消失。賴明詔指出,當年SARS病毒能消失,主要是隔離政策奏效,SARS病毒無法接觸人類,在宿主外面無法生存,就會死亡。

嘆台灣不重視疫苗產業 年年要向國外採購

不過,新冠病毒比SARS病毒厲害,不斷突變,傳染力更強,許多無症狀帶病毒者不易防範,賴明詔表示,「要對付新冠病毒,疫苗是最佳武器。」他話鋒一轉,「很遺憾,台灣過去對疫苗研發、生產並不重視,台灣對疫苗研究做得很少,疫苗生產能力也弱。」

「多數企業家喜歡投資電子業,比較容易獲利。」賴明詔指出,「疫苗產業需要很大的投資,通常發展一支疫苗要花5-10年時間,而且還不一定成功。台灣對疫苗產業的投資很少,政府也沒有支持。」

賴明詔指出,「台灣曾經有機會發展自己的疫苗產業,卻錯失良機。台灣是全球第一個全面施打B肝疫苗的國家,40年前,政府曾研議要自行生產B肝疫苗,不知什麼原因失敗了,台灣一直沒有發展疫苗產業。現在還要向國外採購B肝疫苗。」

20210622-專訪中研院院士賴明詔。(柯承惠攝)
中研院院士賴明詔表示,「對抗傳染病要有武器,疫苗研發就像國防一樣。」(柯承惠攝)

「疫苗是政府應長期投資的國防項目」 

「對抗傳染病要有武器,疫苗研發就像國防一樣。」他感慨說,新冠疫情來了,對人民生命財產、經濟發展造成龐大損失,政府要花上兆元紓困;相形之下,企業投資疫苗產業意願較低,政府應該以前瞻眼光投資疫苗產業,這些經費大約數百億元,比起動輒上兆元紓困預算,規模小得多,而且有其必要。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5年前曾在演講中表示,人類面臨最大的危機是傳染病,不是核戰,因此他投入大量資金研發疫苗。賴明詔認為,「蓋茲是真正具有前瞻眼光的企業家。台灣的眼光看得不夠遠。」

國家級傳染病研究機構石沉大海

面對傳染病的威脅,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首席防疫顧問、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NIAID)院長佛奇備受推崇,但台灣迄今沒有一個國家級的傳染病研究機構。賴明詔指出,多年前,中研院曾向政府建言,成立國家級傳染病研究機構,但是這案子沒受中央重視。

對於台灣陷入疫苗不足的窘境,賴明詔表示,「2003年時對抗SARS病毒,主要以隔離措施奏效,現在新冠病毒傳染力更強,很多無症狀帶病毒者,不能只靠隔離措施,還必須有足夠疫苗。在國際上,台灣取得疫苗的速度慢且晚,顯示主管機關誤判情勢,以為隔離做得好,就可以把病毒抵擋在外。」

認同免疫橋接原因:時效性、醫學倫理

中研院院士、前副總統陳建仁提出「免疫橋接」概念,由於疫苗嚴重短缺,世界衛生組織(WHO)主張可以免疫橋接方式,疫苗在第二期臨床實驗,看中和抗體效價是否高到具有保護作用,可以優先使用。這項說法,引發各界質疑,中研院院士陳培哲批評,若國產疫苗只完成第二期期中分析,就取得緊急授權(EUA),會變成國際孤兒。

對於「免疫橋接」的概念,賴明詔表示認同,不過,他認為所有疫苗都要完成三期臨床實驗。他指出,研發中的疫苗要經過第一、二期臨床實驗,看疫苗有無毒性,會不會產生抗體;第三期看有沒有效果,通常需要數萬人,要花2到3年時間。目前國際上取得各國許可的疫苗,第三期臨床實驗大多只做了幾個月,為搶時間先公布,這只能算是局部的結果。

(延伸閱讀:重磅專訪1》疫情爆炸「3+11是導火線」 賴明詔:疫情恐年底才回穩

賴明詔認同「免疫橋接」,主要理由有二,一是時效性,在疫情緊急時,必須做一個權宜,如果等二、三年臨床三期做完,可能有更多人遭感染或死亡。因此,折衷的方法是看第二期臨床實驗結果,是否產生抗體,和現有已上市的疫苗做比較,決定是否可以使用。他說,在這個情況下,不必等到完成第三期,如果第二期數據好,就可以使用;但第三期臨床實驗還是要繼續做完,證明其效果。

另一個是醫學倫理問題。賴明詔指出,「疫苗進入第三期臨床實驗,需要數萬人,一半的人打真疫苗,另一半打假疫苗(安慰劑),看看有什麼差別。當疫情緊急時,你有疫苗,卻拿假疫苗來做實驗,看看這幾千人會不會染病,這是不道德的行為,這在醫學倫理上是大問題。」

輝瑞疫苗、BNT疫苗、新冠疫苗(AP)
中研院院士賴明詔認為,所有疫苗都要完成三期臨床實驗。(資料照,美聯社)

針對國產疫苗的發展,中研院院士陳培哲日前批評,政府三個補助都給做蛋白質次單位的廠商,這是沒有風險評估造成的決策錯誤。賴明詔與陳培哲是好朋友,不過,對這個問題,賴明詔有不同看法。他指出,「台灣的疫苗廠商要運用什麼方法,必須看有沒有專業基礎,有沒有經驗,先前有沒有成功案例,以mRNA的技術為例,台灣的疫苗廠商沒有mRNA的基礎,怎麼發展?目前國內三家廠商發展的疫苗雖使用蛋白質次單位,但他們用的方法都不同,都有機會可以成功。」

疫苗是國防的一環,養兵千日用在一時。賴明詔指出,「國外藥廠發展mRNA技術花了20年時間才成熟,新冠疫情爆發,科學家以1個月的時間把mRNA技術用在疫苗上,很快獲得成果。這就是平時有準備,戰爭開打時才能派上用場。」

「官民合作開發疫苗是解方」

新冠疫情爆發後,歐美各國投入大量資金,積極研發疫苗,打破有史以來的記錄,在一年內研發出多支疫苗。以美國為例,去年5月推出「神速行動計畫」(Operation Warp Speed),聯邦政府斥資逾百億美元,採取政府與民間合作方式(PPP),加速推動疫苗的研發、生產與銷售。賴明詔指出,政府與民間合作開發疫苗,加速疫苗產業的發展,程序要公開透明,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困擾。

面對全球第三次世界大戰,台灣在疫情初期,靠著嚴密防守得分,但百密一疏,病毒終於突破防線,入侵社區。依賴明詔研判,新冠病毒不會消失,可能流感化,未來民眾每年都要打疫苗。如果沒有疫苗產業,台灣每年都要向國外採購,除了B肝與許多其他疫苗,未來還要加上新冠疫苗。如果要建立自己的疫苗產業,這次是最佳機會,台灣應建立公開透明的制度,輔導疫苗產業上軌道。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錦芳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