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台灣人以生命對賭,至死方休

2021-06-10 06:20

? 人氣

變種病毒引發的新一波疫情,已讓台灣各地陷入恐慌及停頓,何時能施打安全的疫苗卻是遙遙無期。(柯承惠攝)

變種病毒引發的新一波疫情,已讓台灣各地陷入恐慌及停頓,何時能施打安全的疫苗卻是遙遙無期。(柯承惠攝)

台灣疫情進入三級警戒後,總統蔡英文至少發表5次談話,人民卻依然恐慌憂慮,因為從她空洞的話語中找不到隻字片語、提出可讓多數台灣人打到安全疫苗的方案;如果她能像新加坡總理李顯龍5月31日在記者會上說出,「年滿60歲的人可以隨時走進任何接種中心,當場接種、無須註冊」,「8月9日國慶日前國民至少接種一劑」,此刻彌漫在台灣上空的烏雲應會立刻散去、反對聲浪也會瞬間消失。人民此刻所求只有安心而已。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台灣比新加坡民主自由?疫苗政治恐翻轉這個排序

此時和新加坡對比,台灣人可能特別辛酸,不論過去兩國在經濟或產業發展互有先後,台灣人看待新加坡,難免有優越感,因為無論在政治民主及社會自由,台灣都領先數步,就如知名政治學者法蘭西斯.福山過時的「歷史終結論」所比擬的,攸關民主政治,台灣應是新加坡的下一階段;但是,新冠疫情卻讓這一切反轉,台灣的蔡政府疫苗採購能力不如新加坡,這方面涉及政府的能力及用心程度,也許和民主或自由無關,可悲的是,台灣政府對於疫苗採購決策、數目及時程一變再變,台灣人卻全無監督管道,立法院疫苗調閱委員會一成立就被擱置,任由指揮中心隻手遮天,走到這一步就是民主問題了。

如果全民最後被逼到都要施打只經過二期試驗就獲緊急授權的「國產」疫苗,一位公衛專家私下形容,「從人民接種新冠肺炎的選擇上看,台灣是屬於不自由的國家;從採購進口新冠疫苗看,台灣是屬於不民主的社會」。換句話說,台灣現在連民主和自由的程度,恐怕也落於新加坡之後了!

事實上,在這波疫情中,台灣人艱苦的兩面作戰,一方面是變幻莫測的變種病毒,另一方面要防守蔡政府毫不鬆手的認知作戰,西方民主國家前幾年面對的「後真相」群魔亂舞,早就是台灣的現在進行式。

打擊陳培哲 側翼「另類事實」戰無往不利

就以這次的中研院院士陳培哲直言批評「國產」疫苗為例,誠如政治學者游盈隆形容,陳培哲從專業(醫學)到顏色(綠得出汁)都無懈可擊,然而,這是指在平常的民主國家,在台灣,即使陳培哲這樣的專家也無說真話的空間,綠營名嘴、側翼、網軍立刻發動攻擊,爆料內容從應該是機密的陳培哲有疫苗審查委員身分到陳培哲選不上台大醫院院長而對蔡政府心生怨懟,當然,「紅帽子」是標配,陳培哲就因一張宣傳就被爆是中國藥廠的榮譽顧問。

你可能以為,這些老招數都不值一哂,打不到人品高超的陳培哲?你以為去年指揮中心不可一世時、囂張橫行的側翼網軍這次終於踢到鐵板,終於敗下陣來?其實不然。

因為,這些綠營側翼本來就沒有要贏,因為這是一場很難贏的戰役,但他們已為蔡政府打下不敗之地;曾經著書討論《後真相》的英國記者Matthew d'Ancona舉例,早年西方煙草業在面對民眾逐漸高漲的健康意識時,並不嘗試證明香煙無害,而是找到科學家來反駁堅持香煙對人體有害的科學家,這些大型煙草公司並不求贏得學術勝利,而是造成混淆,讓民眾毫無頭緒,就可以穩坐他們既有的優勢。

這一套運用於意識形態對立強烈的政黨,更是天作之合,回到陳培哲事件,多數人也許相信陳培哲的人品、進而也願意相信他的專業判斷,但是綠營側翼的一波攻勢,已達到混淆視聽效果,對於陳培哲堅持的國產疫苗不該七月解盲並緊急授權主張,網軍以人格謀殺的方式,讓綠營支持者找到論述論辯空間,這就是後真相時代的「另類事實」。換句話說,當執政當局在專業論述居於下風時,側翼網軍只要讓對辯雙方呈現各說各話,就已略勝一籌,如果能讓對手噤聲,不再對國產疫苗出聲,那就是大獲全勝了。「另類事實」功用奇大,民進黨政府深知箇中三昧!

蔡政府這一次確實是居於下風,之前側翼宣傳國際知名疫苗廠牌只到二期,這是公然說謊,而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宣傳莫德納二期只做六百人、相對國產二期達數千人,這就是混肴視聽的認知作戰,因為二期的人數不是重點,重點是國際大廠都作到三期數萬人、而且都在國際知名醫學期刊發表期中報告。

這些刻意混淆說法在知識社群或科學界引起重大反彈,陳培哲只是象徵人物,常年擔任人體研究倫理審查會委員的法律學者劉宏恩,多次直言批評蔡政府處理國產疫苗忽視了科學及正當程序。

當多數人不能再沈默

然而,更大的反彈其實來自一般民眾。正如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形容的,當你容忍不正義,你就是共犯,而馬丁路德的傳人、已故參議員及民權運動者John Lewis更進一步說,民主不是一種狀態,而是一種行動」(Democracy is not a state. It is an act);這些是民主守夜人的警告,然而,這不是民主社會運作的常態,一般人可能就是在選舉那幾天當公民而已,也因此,少數的網軍之所以可以橫行,確實是因為多數人的沈默,網軍或一四五零確實找到民主社會的要害;回歸象徵的山林天園是多數人心中的夢想,日日夜夜持續在政治場域戰鬥既不合理也耗費心神,網軍(不論職業或業餘)正是從此一巨大落差為自己及所屬政黨,找到最大的生存空間。

一直到現在-----

對疫情及病毒的恐懼是台灣人當前共同的狀態,平時我們可以不管政治、可以對各種意識形態一笑置之、或是憑感覺反中或親中,然而,當此刻人民要拿自己的生命對賭時,政黨意識形態的虛幻之處益發明顯。

主權和人命孰輕孰重?假議題卻真要命

以政大日前的一項民調為例,7成民眾拒打中國疫苗(即使國藥和科興已獲WHO緊急授權),然而,5成民眾可以接受中國代理的歐美疫苗(上海復星代理的BNT疫苗)。

主權和人命孰輕孰重?台灣人也許從未想到有一天真的要面對這個抉擇,有能有為的執政者更不該逼人民做這樣殘酷的抉擇;然而,比拿人命去固主權更殘酷的真相是:此事無關主權,即使綠營大內宣一再散播上海復星代理的BNT有兩種,但人民心中雪亮,這些代理疫苗並非中國製造,取得或施打這500萬劑疫苗,並不會傷害台灣主權。

蔡政府逼著人民用命去和虛假的主權議題對決時,同時也剝奪了台灣人選擇疫苗的空間,當台灣人只有未經三期有效性實驗的「國產」疫苗可以打時,我們也只能祈求這樣的疫苗成功、不要出事,因為攸關眾人的身家性命,這是黯黑版的同島一命,因為人民已沒有選擇的自由!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