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超過1億5000萬、產業規模2000億、從業人員700萬……全世界最熱愛「外賣」的國家

2017-12-17 08:00

? 人氣

濟南一位送餐員將外賣送交訂餐客戶手中(新華社)

濟南一位送餐員將外賣送交訂餐客戶手中(新華社)

在中國,每10個人中,就有一個人點過外賣。中國外賣用戶超過1.5億、外賣經濟產業規模近2000億、從業人員近700萬。當前,外賣經濟有什麼新趨勢?激發了哪些新動力?未來發展面臨哪些問題和挑戰?記者近日在中國多地進行了調研採訪。

新趨勢:即時配送

天冷不想出門,或者不想排隊,點一份外賣就好。位於上海市霍山路的阿文,每天晚上7點開門,賣的卻是油條、麻球、豆腐腦等早餐品類,晚上10點進入高峰期,持續到淩晨。這家店堂食幾乎沒有不排隊的時候,點外賣就成了更方便的選擇。店主阿文說,每月外賣的訂單量超過1萬單。

「外賣已經不再是忙到沒空做飯或者迫於無奈的選擇。今天,你的時間更值錢了,更便利地享用美食漸漸就成了一種需求。」餓了麼創始人張旭豪說。

出差或旅行時在酒店點外賣,成為一種流行。美團外賣統計,今年「十一」黃金周期間,海南三亞亞龍灣酒店區域每天平均有200至300單外賣。這些訂單大多是從旁邊的漁港送出,距離酒店區域六、七公里。遊客想吃當地的特色海鮮,擔心人生地不熟被宰,點上幾份明碼標價的外賣送到酒店,成為更保險的選擇。

外賣甚至走入了百姓人家的年夜飯。2017年春節,美團外賣送出了十幾萬單年夜飯菜品,平均單價在幾百元左右。這改變了人們對外賣用餐的固有印象,從平價速食盒飯到酒店大餐、豐儉由人。

從外賣餐飲衍生到果蔬鮮花、商超、藥品,外賣滿足了消費者在不同場景下的消費需求。從2016年開始,外賣平台的下午茶和宵夜訂單占比顯著提高,約占30%。同時,越來越多的訂單來自KTV、網吧、醫院、酒店甚至健身房這樣的場所。

「即時配送成為一種趨勢。」張旭豪認為,外賣經濟像磁石一樣,將門類多樣的線下零售業吸引進來,為消費者提供更多元化的買買買。

瀋陽街頭兩名送外賣的騎手冒雪前進(新華社)
瀋陽街頭兩名送外賣的騎手冒雪前進(新華社)

新動力:傳統商鋪「觸網」發展「新引擎」

今年以來很火的盒馬生鮮,在北京的CBD地區推出了盒馬外賣,目前只限3公里範圍內。消費者不需要到店排隊等位置,通過盒馬app下單後,廚師按照外賣的方法製作,餐食在流水線上自動進入塑封包裝環節,最後滑至視窗,貼上快遞單就可以派送了。

外賣經濟在微觀上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方式,在宏觀上則優化了社會的資源配置。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個人商戶開始借助外賣平台來實現與個人買家之間的直接對接。

上海市建國西路的一家花店與多個外賣平台合作,銷售即時配送鮮花,目前線上訂單占實體店銷量的一半以上;北京一家定位社區服務的家常菜餐館,針對外賣推出改良菜品,如小份宮保雞丁、一人份烤鴨,這為餐館增加了35%的銷售額。

「很多企業不知道市場需求,不清楚消費者的口碑,通過外賣平台的銷量和點評可以獲取消費者的直接回饋。」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專家楊達卿說,外賣經濟更重要的價值在於通過大資料,讓企業瞭解市場需求。

「外賣經濟的本質是科技促使生產力得到提高。」美團外賣副總經理王莆中說,傳統商戶通過外賣業務獲得市場增量。從供給側改革的角度來看,外賣經濟已經成為傳統商戶「觸網」發展的「新引擎」。

上圖:程文強(右)在公司樓下收到了網路送餐車送來的午餐。下左:程文強展示手機訂餐外賣軟體;下右:程文強在辦公室邊吃午餐邊準備下午開會的材料。(新華社)
上圖:程文強(右)在公司樓下收到了網路送餐車送來的午餐。下左:程文強展示手機訂餐外賣軟體;下右:程文強在辦公室邊吃午餐邊準備下午開會的材料。(新華社)

新就業:為社會閒置勞動力提供了就業機會

32歲的周正中在餓了麼重慶某站點送外賣,他11歲時因事故失去右手。如今他自食其力,7個月裡走爛了3雙運動鞋,曾用胳膊挎過20斤重的外賣。

在美團外賣北京清河配送站,來自安徽的張秀娟是60個員工中唯一的女性,卻每月都是站點排名前五的「皇家騎士」。「皇家騎士」的評定,要綜合單量、騎手形象、安全事故、顧客投訴等方面。

據業內統計,「餓了麼」「美團外賣」「百度外賣」三家外賣平台的註冊人數超過400萬,其他眾包物流平台的兼職外賣小哥有300多萬,全部加起來達700萬人。

做外賣小哥的都有哪些群體?根據美團外賣的人力資源統計,31%是下崗工人再就業、10%來自貧困地區、93%的人異地就業、80%的人年齡超過26歲、50%的人已婚已育,肩負著養家重擔。

點我達是一家提供配送服務的物流企業,副總裁謝新宇認為,外賣配送的門檻相對較低、工作時間相對靈活自由、競爭機會相對公平,符合新一代農村剩餘勞動力對工作的要求。「一部分外賣小哥是煤炭、鋼鐵等去產能行業的下崗工人,外賣經濟緩解了傳統產業去產能帶來的就業壓力。」他說。

同樣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快遞小哥和外賣小哥之間沒有明顯的界線,但送外賣的節奏快、壓力大,收入比快遞員高出約三分之一。2016年,在北上廣深杭等地,外賣小哥月平均工資約6400元,有的月薪過萬元。送外賣並非簡單地跑個腿,外賣小哥需要一定的溝通能力,只有腦子活、善於與人溝通、脾氣好的人,才能接到更多的訂單。

長遠發展必須守住安全底線

來自艾瑞諮詢的統計顯示,按照現有增速,預計2020年外賣經濟的交易規模將突破7000億元。

「外賣是一個被消費者驅動、安全隱患多、倒逼政府監管的行業。」楊達卿說,外賣經濟規模大、發展速度快,當前在餐飲安全、城市綠色通行、政府監管等方面都跟不上。

交通安全是每一家外賣平台的痛點。很多外賣平台一味追求時間,把安全隱患傳遞給了社會。「送的多就賺得多,下單後系統會自動測算送達時間,晚了就會影響考核。」一名外賣小哥說。

「我們需要送啥都快嗎?其實沒必要。消費者可以提前下單,外賣准點送到就可以。」楊達卿說,外賣平台應該設立人性化的考核機制,消費者也應該培育理性成熟的消費習慣。

「企業在前面跑,出現問題後,政府監管部門在後面追著喊停。」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說,外賣經濟暴露出的問題很多,亟待從車輛標準制定,道路通行安全、餐飲安全、外賣包裝等方面加強多部門聯合監管。

目前上海、深圳等地都在探索新的監管模式,如定期向社會公佈外賣平台交通違法總量,有關部門對企業進行約談。美團外賣、餓了麼的配送站每天都要開早會,叮囑小哥注意交通安全。外賣平台也加強對小哥身份的審核,如查驗身份證、健康證、有無犯罪記錄等,經過平台實名認證、交通安全等培訓後才能上崗。

食品安全是一道緊箍咒。外賣經濟要長遠發展,必須告別「黑心餐」。近日發佈的《網路餐飲服務食品安全監督管理辦法》,明確「有證經營」、要求「線上線下一致」、開展安全監測,有關部門的監管規則和外賣平台的責任義務日漸清晰。

「以前為了讓外賣小哥取餐更方便,可以將取餐位址設置成和證照登記位址不一致的位置。結果有商家鑽空子,實際取餐地址離證照地址相差十幾公里。」上海市食藥監局餐飲監管處副處長張磊說,在資本快速擴張、圈地發展商戶的同時,一些外賣平台對商家資質的審查還不到位。

「外賣經濟在培育用戶黏性、網上支付與本地生活服務的無縫結合等方面,都實現了互聯網對實體經濟的融合。」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執行院長傅蔚岡說,國家鼓勵發展生活服務業,外賣經濟正面臨發展的大好時機,一定要守住安全底線,走上良性發展的軌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