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對台灣撼動「一中政策」魯莽危險?專家:對抗中國威脅必須自我防衛

2021-05-16 17:00

? 人氣

20210411-美軍馬斯廷號驅逐艦(DDG-89)艦長與副艦長,4月4日於菲律賓海翹腳監視中國海軍遼寧號航艦。(取自美國海軍官網)

20210411-美軍馬斯廷號驅逐艦(DDG-89)艦長與副艦長,4月4日於菲律賓海翹腳監視中國海軍遼寧號航艦。(取自美國海軍官網)

拜登政府上任已逾百日,新政府對台灣的公開和強力支持讓許多觀察人士感到意外,但也引來某些批評聲音,批評者認為這種做法十分魯莽危險,將撼動美中之間的一個中國政策基礎,增加台海戰爭的風險。不過有專家說,驅動一中政策弱化的最主要因素正是中國,美國不是魯莽,而是因為中國的威脅非常嚴峻,美國為了自衛必須結合更多力量來加以抗衡,台灣也是這些力量其中一部分。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拜登團隊自上任以來即將中國視為重大競爭對手,許多政策不僅延續前任川普政府的基調,還擴大與盟友夥伴的合作共同對抗北京,而對台政策正是其中之一,包括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批評中國對台灣咄咄逼人的軍事脅迫、與日本表達關切台海和平穩定的共同聲明等等。拜登政府對台灣的高調支持,連曾任美國政府負責中國情報研究事務的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薩特(Robert Sutter)都感到驚訝。

一中政策正在弱化

薩特這個星期在喬治華盛頓大學一場分析拜登對台政策的視訊圓桌論壇上表示,在中國的反對下,拜登高層官員依然在安全、外交及經濟等各方面給予台灣公開及高調的支持,這種做法其實是延續過去四年來川普政府的政策,和過去美國歷屆政府自與中國建交以來,一向嚴格實施「一中政策」以避免嚴重引發北京不滿的做法截然不同。

「我見到的是整個『一中政策』的弱化,嚴格詮釋『一中政策』的做法自然也已經過時了,」他說。

薩特認為,美國「一中政策」的「決定因素」有了顯著的改變,而驅動這個改變的是北京日益擴大它在亞洲和全世界的影響力,美國行政當局和國會兩黨都視這種擴張是對美國的嚴峻挑戰,如果不做有效抗衡將導致美國的實力和影響力受到顯著侵蝕,而台灣正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中國正在通過軍事、外交及經濟壓力改變台海現狀以朝對它有利的方向發展,美國的政策也必須對此強力頂回才能使現狀繼續得以維持。

蘭德公司高級防務分析師德格羅斯曼(Derek Grossman)也從軍事層面分析說,從國防部長奧斯汀、副部長希克斯表明對台海安全的重視,到美國軍艦四次穿越台海等行動,拜登政府對台灣的安全支持至今「言行一致」,雖然川普任內對台軍售多,包括售台66架F-16V型戰機在內,但這種傳統武器對台灣的防衛能力在現實上幫助不大,因為這些戰機在兩棲作戰時無法派上用場。

他說,台灣需要的是不對稱能力,因此他認為,拜登政府的對台軍售內容將透露美國在協助台灣提升自我防衛能力的政策方向。

高調支持台灣是魯莽危險的舉動?

盡管拜登政府和國會對強力支持台灣有一致共識,但近日《紐約時報》專欄作家貝納特(Peter Beinart)的一篇評論文章批評說,拜登政府這種公開支持,包括自美台斷交後首度邀請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參加拜登總統就職儀式、發表對台承諾「堅如磐石」的聲明等,是在「悄悄的、漸進式」與台灣建立官方關系,這是「真正、深度魯莽」的危險做法,因為它將撼動美國長期以來所推行的「一個中國政策」,增加台海戰爭的風險。

貝納特說,美國對台海問題一向採取戰略模糊政策,但現在要求美國給台灣明確安全承諾的呼聲正在高漲,無論是否正式表明將在台海沖突中協防颱灣,「如果美國認為它能以取消『一中政策』約定來挑釁北京,同時又能以威脅使用軍力來威懾它,那將是深度魯莽的想法。」

貝納特說,威脅需要力量和意志,但根據《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扎卡利亞(Fareed Zakaria)去年初在《外交事務》期刊的文章指出,美國軍方在過去18次針對台灣情勢的兵棋推演中,每一次都輸給假想對手中國解放軍。

中國威脅極端嚴重

美國之音問薩特與格羅斯曼是否認同貝納特的觀點。

薩特說,他的看法是,「美國政府認為它正在與中國做激烈競爭,在所有領域都面對挑戰,包括台灣在內。是的,他們會做一些事情,他們正在對抗這些挑戰,這也將導致緊張,這是毫無疑問的。問題是,這不是魯莽,而是你如何在這種威脅下防衛自己,正如我試圖指出的,對那些制定這類政策的人來說,這是一個極其嚴峻的威脅。」

正因為美國現在處於與中國激烈競爭的階段,薩特說,一些政策上的細微末節就成為試圖抗衡這種威脅的阻礙。他對美國政府的建議是,由於台海緊張的確被許多人視為極其危險,美國應該避免任何正式改變台海政策的宣示,並且在未來美中很可能維持緊張競爭關系的一段長時間中,「對美國的『一中政策』使用廣泛及靈活性的詮釋」,繼續以近年來的穩定及漸進式的方式來加強與台灣的關系。

對於美國軍方在兵棋推演上輸給中國的問題,薩特說,以他曾任國家情報官的經驗,他總是更專注於研究中國的能力而不是美國的能力。「我們不知道,而且中國也不知道。所以只看眼前的報道就以為美國能做什麼,這是不可能的!他們在做各種各樣的事情,那些是你甚至想不到的。」

兵棋推演的作用

蘭德公司的格羅斯曼也在答覆美國之音的提問時表示,蘭德公司經常做許多兵棋推演,做這些兵棋推演的部分原因,就是要思考美國軍方在面對任何對手,不僅僅是中國時,如何去應對那些持續存在的困難挑戰。

「所以是的,很多時候美國的確會在這些兵棋推演中落敗,但那是因為我們讓對手做一些他們不一定會做的特定事情。我們經常在挑戰藍方,也就是美國軍方,在面對紅方,也就是對手時要做得更好。」

盡管如此,格羅斯曼說,擺在眼前的事實是,中國在台海及其他地區的軍事投送能力正在急劇增強和改善,這是美國必須關注的。

至於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支持是否造成台海不穩,格羅斯曼,中國不斷在台海挑戰底線,不斷加大對台灣的脅迫,美國方面自然會有所反應,那個反應也有可能走的太遠,這是人們都必須關注的事態發展。

與中國打仗美國會贏

此外,美國是否高估中國解放軍的能力?格羅斯曼說,他不認為如此,因為他見到解放軍過去十年來的能力比過去20年有更顯著改善,「但那並不是說,如果今天打仗我們就會輸。我認為我們還是會贏,但它會比10年前要血腥得多。這是我們必須擔憂的事情。」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3月中旬在兩會記者會上強調,「一個中國原則」是美中關系的政治基礎,「是不可踰越的紅線」,中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沒有妥協餘地,沒有退讓空間」,他要求拜登政府充分認識台灣問題的高度敏感性,改變上屆川普政府在涉台問題上「越線」和「玩火」的危險做法。

去年9月,川普政府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曾經澄清說,華盛頓的「一個中國政策」不同於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

上個月,拜登政府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曾就美國駐帛琉大使倪約翰(John Hennessey-Niland)訪台一事表示,台灣是美國重要經濟與安全夥伴,這是為什麼美國會依據長期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持續與台灣接觸,並以此來考慮雙方資深官員對華盛頓與台北的訪問機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