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可笑的世紀騙局、還是邁向永生的初步嘗試?換頭手術引發科學與倫理爭議

2017-11-24 20:10

? 人氣

任曉平說,他們完成了第一例人體頭移植模型,是醫學史上的里程碑。但由於頭部移植手術難度太大,自首次提出完整移植人類頭部的手術到現在的100年間人們一直在研究探索。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質疑「偽科學」

不過科學界對「換頭手術」的反應大多是懷疑。許多專家說,只有在患者接受移植手術後活下來,才能說手術是成功的。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南部醫院的移植中心專家詹姆士·菲爾茲博士說,宣佈頭部移植手術成功是「自我膨脹的偽科學」。他說,卡納維羅或哈爾濱醫科大學的任曉平博士需要提供證據證明他們在大型動物身上完成頭部移植手術,而且動物恢復了足夠的身體功能,狀況比以前有改善才行。

菲爾茲博士認為,頭部移植項目在道德上不正確。這個努力似乎都離不開道德問題,在每個身體需要移植的病例中,這個過程都需要有一個人死去。

雖然義大利神經外科專家卡納維羅的手術成果不久將在《國際神經外科》雜誌上發表。任曉平對中國媒體解釋,因為該手術的特殊性,要考慮社會的承受度,因此有些圖片不便公開。他們雖然擁有所有的數據、影像、圖片,不過發表文章沒有用實際的圖片,他們做的是科學工作,不是拍恐怖片。

但是他們的手術仍被英國專家指為「自我膨脹的偽科學」。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的阿瑟·卡普蘭教授對《生命科學》雜誌也表達同樣觀點。他說,他相信頭部移植永遠不會成功。他說,卡納維羅最新的所謂「突破」是「繼續一種可惡的欺騙」。

排斥,接神經

阿瑟·卡普蘭說,「我們這裏(紐約大學)有一個臉部移植項目,僅移植臉部的難度就很大」,「那需要大量使用免疫抑制藥」,即抑制免疫系統反應,避免讓免疫系統排斥移植器官的藥物。

奧斯威辛集中營
德國納粹軍官和醫生門格勒被稱作「死亡天使」,他被指在奧斯威辛集中營用活人進行「改良人種」試驗,強迫受害者接受藥物注射(奧斯威辛集中營舊址)

他說,「頭部移植的問題更大,需要更大劑量的免疫抑制藥物」,阿瑟·卡普蘭說「那可能會讓你幾年後因為排斥和感染死去。」

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因為頭部和捐獻者身體的生化差異,移植者可能永遠不會恢復正常的意識,「就像把燈泡裝入新燈座」 。卡普蘭說,「如果安裝的是一個頭顱和人腦,那麼化學環境和新的神經對接。我認為移植者會先發瘋然後死去。」

手術移植需要連接頭部和捐獻身體的大量神經和血管,還有脊椎和脊髓。卡納維羅說,他們發明一套連接頭部和捐獻身體脊髓,神經和血管的新技術。任曉平博士曾對媒體展示了他的團隊在中樞神經治療方面的重大突破。

儘管如此,卡普蘭仍然對卡納維羅團隊的說法表示懷疑:「如果他知道如何修復,在連接脊髓,他就應該對那些脊髓受損的患者做手術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