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關注台灣缺水:這次到底多嚴重?該救半導體或農業如何拿捏?

2021-04-21 10:27

? 人氣

3月上旬,新竹的寶山水庫水位下降嚴重。寶山第二水庫是價值千億美元的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兩個主要水源之一。(BBC中文網)

3月上旬,新竹的寶山水庫水位下降嚴重。寶山第二水庫是價值千億美元的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兩個主要水源之一。(BBC中文網)

台灣本該是全球降雨量最多的地區之一—台灣北部和中部屬亞熱帶氣候,南部屬熱帶氣候。夏秋兩季常有颱風,也有季風。這裏常下雨,以至於地鐵站和企業都會放置雨傘供人借用。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但去年發生了一件不尋常的事:沒有颱風登陸,而且很少下雨。

這使台灣陷入56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許多水庫的蓄水量不到20%,有些水庫的水位甚至低於10%。

位於新竹縣的寶山第二水庫是價值千億美元的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兩個主要水源之一,其水位呈有史以來最低水平:只有7%的蓄水量。

A man scoops water from a bathtub, where he stores water amid water rationing during an island-wide drought, in Hsinchu, Taiwan on March 12, 2021
3月中旬,在一些實施供水配額的地區,當地居民用浴缸儲存水。

如果這個水庫和台灣的其他水庫一同乾涸,則可能對全球電子業不利。因為全球消費者使用的許多產品都依賴於台灣公司製造的半導體晶片。

全球最高端的晶片約有90%在台灣生產。

這些晶片對呼吸器和智慧型手機等各種產品至關重要,而新冠疫情使其需求高漲,供應緊張。美國現在擔心自己過度依賴包括台灣在內的海外晶片工廠。

晶片行業對台灣的整體經濟貢獻很大,但需大量的水來清洗晶圓。為確保供水,台灣政府去年停止了對7.4萬多公頃農田的灌溉。

台灣政府還每周兩天暫停對三個市縣居民和企業供水,這包括台灣最大的城市之一台中。

在乾旱地區,包括半導體製造商在內的大量工業用戶被要求減少13%的用水量;髮廊和洗車行等非工業用戶則被要求減少20%的用水量。

農民受到的衝擊最大。

和全台灣成千上萬的農作物種植戶一樣,新竹市第四代稻農莊正燈 ( Chuang Cheng-deng)被迫讓自己的7公頃土地休耕。

「我們也考慮到國家經濟,但他們不該完全停止供水。你可以每周給我們提供兩天或一天的水,農民們會找到解決辦法。但現在他們完全切斷了我們的水,農民找不到出路,」莊先生說,「(台灣政府的)重心完全放在半導體上。」

Taiwanese farmer Chuang Cheng-deng pours dry earth through his fingers in his rice field
稻農莊先生的稻田現在布滿塵土。

台灣政府對農民進行補償,但莊先生說,很多地主反而拿了補貼。農民不能反對,因為怕租不到地。即使拿到錢,他們也可能因為停種相關農產品而讓自身品牌受損,從而失去辛苦建立的客源。

他指出,由於台灣農民老齡化,政府一直鼓勵年輕人種田。但現在年輕農民投入設備和土地資源後卻無從下手。

「農民感覺真的很無奈。」莊先生看著經過田裏的乾涸灌溉渠憂傷地說。

專家表示台灣應該已收到警告信號。

「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台灣每年的雨天數明顯減少,」台灣政府資助的智庫「環境變遷研究中心」 (Academia Sinica)的氣候變化專家許晃雄(Hsu Huang-hsiung)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