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芬伶專文:反諷與倒寫─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

2021-03-21 05:50

? 人氣

如〈傾城之戀〉,表面上具有言情故事的架構,我們卻看不到愛情的描寫,只看到男女之間的挑逗、謀略及計策,這種「無愛」的愛情故事尚有〈留情〉、〈等〉、〈茉莉香片〉、〈沉香屑—第一爐香〉、〈沉香屑—第二爐香〉,這些以「傳奇」為名的愛情故事,十分諷刺地並不存在浪漫的愛情因子。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反高潮」亦是張愛玲喜歡採用的小說手法,這種低調壓抑的手法大大降低情節的戲劇性,卻增添了真實性。在〈小艾〉中,前半篇極力描寫小艾被虐待的痛苦遭遇,後半篇卻沒依循著通俗小說「苦盡甘來」、「惡有惡報善有善報」的邏輯發展。甫得婚姻幸福的小艾馬上面臨病痛、貧困與丈夫分離的痛苦,虐待過她的五老爺、五太太、憶妃老九雖也沒什麼好下場,但小艾的一生就像她的破棉被一樣黯淡不堪,最後也終要面對自己的早逝。

而在《半生緣》中因誤會分離的愛侶世鈞與曼楨,相隔十四年再相逢,相對無語,作者沒有寫他們的激動與復合,只寫斜陽,寫歲月的無情,使讀者在心理上閃現空白,失落之感油然而生。張愛玲小說技巧如此複雜,寫小說的人如何模仿學習呢?

《張愛玲課》書封。(印刻)
《張愛玲課》書封。(印刻)

*作者任教於東海大學中文系。以散文集《花房之歌》榮獲中山文藝獎,《蘭花辭》榮獲首屆台灣文學獎散文金典獎。《花東婦好》獲2018金鼎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本文選自作者新作《張愛玲課》(印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