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醒著就在拍片,如今成為「飯局哥」,朱延平列出享受人生3要件

2021-03-21 07:50

? 人氣

導演朱延平以前「醒著就在拍片」,如今享受人生。(資料照,陳伯聖攝)

導演朱延平以前「醒著就在拍片」,如今享受人生。(資料照,陳伯聖攝)

朱延平,這個名字幾乎可與「娛樂電影」畫上等號。當導演40年來,朱延平可說是只要醒著就在拍片,別人7年拍1部片,但朱延平1年竟可拍到7部電影!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朱延平回想自己的人生,因年幼時家貧,在當上導演後,為賺錢就拚命接片來拍,竟拍出許多賣座大片,如《小丑》、《好小子》、《大頭兵》、《七匹狼》、《異域》、《新烏龍院》等,還捧紅了許不了、郝劭文等演員,成為國內,甚至是亞洲商業娛樂片導演的第一把交椅。2020年中,他受邀去電影中心作口述歷史時,才想起來自己曾拍過那麼多的電影。

近2年,朱延平開始轉型擔任其他電影的監製,以自己的經驗帶新導演、給予意見,可說是進入傳承階段。而且擔任監製也可以談到不同條件的收入,例如拿乾股或分紅,若票房好,所得甚至可以比擔任導演多。但2018年,68歲的他,為拍片需長時間待在中國,他開始思考:「雖然酬勞是在台灣的5倍,但還需要賺這樣的錢嗎?」

2020年,朱延平「醒著就在拍片」的作息,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喊卡。由於許多拍攝工作因疫情而暫時中斷,突然空下來的時間,讓朱延平首次嘗到好好生活、休養身體的全新人生。他更確定自己不想再為了錢那麼辛苦,「人生還有多少半年?寧可享受人生了。」朱延平篤定地說。(延伸閱讀:專訪前嘉裕西服總座江育誠/「下雨修鐘,天晴寫生。」當個最優雅的退休者

朱延平因拍過上百部電影,又交遊廣闊,聚會應酬也就特別多。隨著年紀增長,許多長期合作的好朋友相繼過世,讓他和朋友們更加珍惜還能相聚聊天的時光,尤其疫情過後,能夠恢復聚會,他更是能到就到。從在家庭聚餐、去音樂餐廳聽老歌,或是參加演唱會,即使是遠在台東池上的表演,他也不遠千里去捧場兼相聚,在朱延平個人臉書(Facebook)頁面上,不時出現聚會後的大合照。

由於各種飯局、邀約常常都有他的身影,朱延平笑說,「我現在有個外號叫『飯局哥』,當然也會有『飯局妹』,猜猜是誰?」「對,就是張小燕。」這些大導演、綜藝一姐們就這樣常常相聚互相開玩笑,豐富彼此恍若「退而不休」的生活。

對於新人生,朱延平認為需要有3要件:

要件1》不要負債

「欠錢日子不好過,無債一身輕。」朱延平以親身經驗說,過去2年,他把公司及名下有貸款的房子全處分掉,雖然有的賺、有的賠,但總體仍有餘,便成為他接下來2年的生活預備金,由於原本公司1個月有10幾萬元的基本開銷,現在不用支付,這筆預算就都變成零用錢,他可花用在自己生活上的錢反而變多。

朱延平自承對金錢是秉持著能賺就賺、該花就花的精神,他認為只要不吃喝嫖賭、不被詐騙,手邊的錢都夠用。此外,他用錢還有2個原則是,決不敢亂投資,也不借錢給別人而寧可直接助人。(延伸閱讀:想安穩退休,又怕一再追高殺低?別再花力氣,要讓專業的來

要件2》有自己的住宅

朱延平自幼家貧,一直都跟母親、妹妹相依為命,住在只有幾坪大的一房學校宿舍,他30歲時雖還沒大學畢業,但已經爭氣當上導演,而且第1部執導的《小丑》熱賣,讓第一影業電影公司老闆黃卓漢直接拿180萬元現金酬勞,請朱延平拍6部片,他人生首次拿到這麼多錢,第1個反應就是馬上把錢全部給媽媽拿去買房子。

自此,家中維持著朱延平拍片賺錢,媽媽、太太打理錢,有餘錢投資就只會選擇房地產的模式。目前與家人居住在信義區挹翠山莊裡的上林苑,是有門禁的獨立區域,估值約有上億元,未來若仍無法拍戲,即使賣房換小一點的房子,兩夫妻餘生花費也都足夠,而且是可以過著時常有交際吃喝的舒適生活。

要件3》備好孩子的生活費

朱延平幫3個小孩都買了儲蓄險保單,繳了20年都已經期滿,現在每個孩子每年可以拿到20多萬元,相當於每個月有2萬元,吃飯溫飽都足夠了。他的小孩分別在英國及美國念書,目前老二快畢業、就剩老么還在念書,等到小孩都畢業後就要自食其力,對要過新人生的他,就沒有重大負擔了。

雖然因疫情緣故,朱延平突然就進入養老人生,意外得適應得極好,「現在是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候!」朱延平笑說。不過若有戲拍、有錢可賺,也會是他的快樂來源之一,等到大環境好一點、有錢賺、有戲拍的時候他還是會一直拍下去,「拍到想吐,快樂一生!」朱延平雖談的是新人生,但不變的是,人生中仍會充滿朱式樂活笑點。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SMART智富

責任編輯/林彥呈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