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蘆洲群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張大春專文:不打不相識,化仇為恩─有請白安人

2021-03-08 05:40

? 人氣

奴僕們傳喚船家啟航的話一嚷嚷開來,尾隨而至的船匪們可就樂了,他們知道,無論今夜在何處停泊,這一支船隊都逃不出他們的手掌心兒了。眼前他們能做的,就是趕忙聯繫附近水滸之中能通上聲氣的同行,收拾更多的載運船隻,於一戰得手之後,立刻搬運贓物,鑿沉原舟,而不驚動十餘里之外維揚港口的官兵。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地頭上也的確是另有幾撥兒水盜,各擁一、二舴艋小舟,但是合起夥來,共奉一名水性極好的江湖大哥為首。此人姓王,單名一個凌字,外號鎮江王;顧名思義,其勢力之大,可以溯流而上,直達鎮江。不過,另有一個說法,說他能夠溯江上泅,一鼓作氣,由維揚直達江寧,這樣的本事,就算是當年梁山泊的「浪裡白條張順」都不能及,可謂能夠「威鎮長江」了。所以「鎮江.王凌」才算是他真正的諢名兒。

「鎮江王王凌」也好、「鎮江王凌」也罷,總之一聽有這等好買賣,哪裡還肯放過?登時催發了百數十艇快船,呼嘯而至。船家們眼尖,遠遠聽見打呼哨,再看火炬分而復合、和而復分,這是水面上的買賣家慣玩兒的把戲──也算是一門絕活兒了──將火炬隔舟拋遞,往來不停,遠遠望著,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見鬼火飛跳,此起彼落,倏忽明滅,聲勢十分駭人。船家水手看不多會兒,紛紛喊叫起來:「是『鎮江王』的勢頭!是『鎮江王』的勢頭!要死人啦!要死人啦!」

鬧亂是幾數息的工夫就傳遍各大小船艘的,奴僕們將水手的言語跟鍾俊一叨咕,嚇得這書呆子登時觳觫不已。就在這時,卻聽一旁的白安人開口道:「小丑何敢跳梁?」

一句話說完,回身朝一個貼身的丫鬟使了個眼色,但見那丫鬟向空一甩雙臂,作了個揖,外罩的長裙已經在轉瞬間脫了去,半空中卻爆起了個不大不小的煙火。接著發生的事讓鍾俊驚訝不已:一霎時間,各船船頭都站出來個丫鬟,人人短打衣靠,黑衫黑褲,望之猶如一片黑墨,這些個黑衣丫鬟似乎是不約而同、或者是早就操練過了似的,分別囑咐船家水手,立刻將各船船身用鐵鎖串連成一氣,打熄了燈火,合拱著鍾俊所在的官船居中。

片刻之後,眾丫鬟已經排成了一列隊伍,一個兒輪一個兒來到矮几之前,由白安人發給一握棋子,吩咐說:「不過是些個蝥賊,萬萬不興許放他們登上船來,要是驚嚇了官人,我唯你們是問!」

丫鬟們銜命而去,白安人這也才好整以暇地甩開自己身上的連身長裙,露出了裡頭的黑羅衫褲,青布蒙頭,不知從什麼所在摸出一囊沉甸甸的鐵丸,掛在腰間。鍾俊看她神色是眉立目揚,英武神俊之態,一點兒也不像新嫁以來的模樣,不由得期期艾艾地問:「你、你、你要上哪兒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