揍到嘔出血塊、再壓著頭叫他「吃掉」…白色恐怖受難者訴說50年前台灣最黑暗一頁

2017-10-23 18:29

? 人氣

陳欽生無法如願求死,而是在景美、綠島、土城黑牢裡輾轉度過人生最精華的12年,出獄後因為沒有身份證工作履履碰壁,還在昆明街一帶翻餿水桶找食物果腹:「你不要以為餿水桶裡面的東西都很髒喔,都很新鮮,吃不完的倒那裡而已,我有3個月都吃那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0171014-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於小小書房演說(謝孟穎攝)
疲勞轟炸、拔指甲、全身倒吊再灌水、毆打到吐出血塊再被逼「吃掉」,陳欽生都經歷了(謝孟穎攝)

「哪怕只是一個幫手,都希望他能站在我們面前講一句『對不起』」

所幸在貴人相助下,陳欽生得到工作、找回身份證、也認識了結褵至今的妻子:「我33歲離開監牢,36歲才開始我的人生,我現在非常幸福,我有一個好的家庭,我有一個講故事的機會,我把我的故事講給大家聽。」

入獄出獄,陳欽生都有過無數次求死念頭,但想起母親探監時一個「活著回家」的承諾,他撐住了。

陳欽生活下來了,還能笑談過去種種、感謝綠島監獄生活換來一副比年輕人還強健的體魄,但他也坦承,說故事的同時他心裡仍在淌血,甚至有幾十年不願提起這些。今天之所以站出來,就是希望能討一個公道、找出當年的真相、求一句「對不起」,並避免悲劇再度上演。

「有些人質疑我們站出來是不是要造成族群分裂、社會鬥爭,但我們站出來最主要目的是希望族群和和氣氣互相了解。我們經歷那麼多痛苦都願意站出來、把痛苦講出來,我們都願意這麼做,你是不是應該聽聽我們想傳達的東西?」

身為「最年輕政治受難者」的陳欽生都已68歲了,其他「坐輪椅被推著來的、眼睛看不見的、耳朵看不見的一堆」,都拖著老病身體繼續分享自己的故事,都非常希望在受難者全數凋零前,政府快把真相還來。

「沒有任何一個加害者出現在我面前,我死不瞑目,哪怕只是一個幫手,都希望他能站在我們面前講一句『對不起』……我們要的就是所謂的真相,當年為什麼國民黨政府的爪牙要把我們繩之以法、為什麼要用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命令從哪下來的,我想知道這樣的事情,還有當年他逼我寫下這麼多的自白書,這些自白書都跑到哪裡去了?我想要這樣的資料,我都要不到……」

若受害者都過世了,加害者又能跟誰道歉、「轉型正義」意義何在?陳欽生與許多政治受難者都仍在等,他們的目的不是仇恨,而是對和平的想望。

「暴力永遠沒辦法解決問題,唯有透過互相了解溝通,才能帶給社會一個完美的生存環境。」陳欽生引述以色列電影《守門人》台詞,再次強調他的期望。

儘管身為馬來西亞人的陳欽生在台灣經歷這些,他仍愛著這塊土地,甚至選擇在此終老、為了下一代的和平而搏鬥。在痛苦的盡頭,能換到和平與真相嗎?陳欽生仍在等,許多白色恐怖受難者也等著。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