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直把長安當北京─蚍蜉雖小,亦不可辱

2021-02-12 06:50

? 人氣

龍波與皇帝(聖人)的對峙,如同蚍蜉與鯤鵬的對抗。鯤鵬的比喻來自《莊子》:「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在電視劇中,沿用這一典故來形容皇帝與百姓的脫節:「大鵬展翅九千里,它看不見地下的螻蟻。」又說:「不管綠袍紅袍紫袍,聖人之下,皆是蚍蜉。」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連續劇《長安十二時辰》中飾演龍波的藝人周一圍。(取自百度百科)
龍波與皇帝(聖人)的對峙,如同蚍蜉與鯤鵬的對抗。圖為連續劇《長安十二時辰》中飾演龍波的藝人周一圍。(取自百度百科)

然而,蚍蜉雖小,亦不可辱;鯤鵬雖大,其隨心所欲亦需付出代價。龍波說:「蚍蜉抱團,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兄弟。」又說:「世人只知巨龍之怒,伏屍百萬,卻不知蚍蜉之怒,也能摧城撼樹。」龍波要以一個驚天動地的計畫撬動長安城和整個帝國:「若非巨城焚火,無以驚萬眾;若非真龍墜墮,無以警黎民。」可惜,電視劇的最後三分之一虎頭蛇尾,重歸主旋律,將顛覆帝國的壯舉弱化成老套的「告御狀」,最後是龍波死於亂刀之下,而皇帝在經歷了一番「微服私訪」之後又凱旋歸來。波瀾過後,朝廷一切照舊,貪腐者依然貪腐,因循者依然因循,魚肉百姓者已然魚肉百姓,長安並沒有因此變好。不過,好日子不長久了,很快「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安祿山這個名字在電視劇中也出現了好幾次。

今天的中國沒有龍波這樣的真漢子,也沒有唐雎那樣真正的「士」。殺了幾名普通警察的楊佳被奉為大俠,更多的則是向更弱者揮刀的絕望者。一月二十二日,雲南昆明一名五十六歲王姓男子持刀闖入雲南師範大學實驗中學,刺傷六人。官媒公開雙方對峙近兩小時的細節,為的是表彰公安的機智勇敢,卻不小心透露了「低端人口」的生活真相:王姓男子要求女記者給他一個大聲公,向眾人發表演講:「我小時候住在文林街,我從小就看到我母親被批鬥。大家知道我以前吸過毒,但我已經戒了十多年了,社會不給我一點出路,沒辦法。我這不是報復社會,我要殺警察,只是殺一個,你看那些黑狗。我知道我的生命,分分鐘就沒有了,上面還有一桿槍對着我,還有對面,狙擊槍對着我。但是我無所謂,為甚麼?中國人的生命就像螻蟻一樣,貪官污吏,他們大肆地貪污錢……」話音未落,持刀男被「轟」一槍了結生命。圍觀群眾應聲高呼「好!」宛如魯迅小說中的場景。韭菜蘸著人血饅頭吃,真的很美味嗎?

*作者為旅美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