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直把長安當北京─蚍蜉雖小,亦不可辱

2021-02-12 06:50

? 人氣

創作了大饑荒三部曲的旅美作家伊娃看到王鵬的遭遇,情不自禁在下面留言: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拆也不是什麼新玩藝兒,有人被強拆碾死,有人被強拆活埋,有人被強拆上吊跳樓喝藥。我笨嘴拙舌的只會說:「總不能為個房子去死!」

人家說你違法你就違法,法是人家家的。你看看這七十多年的歷史,你就知道你的一個房子在人家眼睛裡不值一片兒樹葉。土改,你有土地,你就是地主,就該殺,全國殺了好幾百萬,人家自己是最大的地主了。反右,老毛讓知識份子提意見,你嘟囔幾句,或者沒有嘟囔,就被打成右派們送去北大荒夾邊溝白茅嶺,挨餓受凍,從美國回來報效祖國的水利專家死後被餓瘋的同類剜去了屁股上的肉充饑。大饑荒,全中國餓死三千多萬農民,都是種莊稼的人,今天人家都不承認。文革,僅北京一個月就打死近兩千個教師。六四,坦克能把人碾成肉餅,人家卻說沒有死人。

人在沼澤之中,身上怎麼會沒有泥水。人在廁所之中,鼻息怎麼會躲避屎尿之氣,活在當下的國人,誰能逃脫偉光正的種種迫害。

吾土吾鄉,吾國吾民。中共統治,誰能安然?

所以,今天的北京居民,能不羨慕當年的長安居民嗎?專制皇權的殘暴,跟共產極權主義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了。

蚍蜉與大鵬

在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中,我喜歡的人物並不是一往無前、打死不退、拼命守護長安的捕頭張小敬——這個名字在史書上出現過一次,那是在《開元天寶遺事安祿山事蹟》中,但只有一筆:「騎士張小敬先射國忠落馬。」這句話講述的是安史之亂爆發後,唐玄宗攜皇親國戚逃往四川,行至馬嵬坡,龍武大將軍陳玄禮麾下的官兵嘩變,剷除奸相楊國忠並逼迫貴妃楊玉環自盡,而將楊國忠射落馬下的人,正是張小敬。

連續劇《長安十二時辰》中飾演張小敬的藝人雷佳音。(取自百度百科)
在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中,我喜歡的人物並不是一往無前、打死不退、拼命守護長安的捕頭張小敬。圖為連續劇《長安十二時辰》中飾演張小敬的藝人雷佳音。(取自百度百科)

我喜歡的人物居然是是反派的主角——昔日與張小敬在戰場上並肩作戰的同袍、安西鐵軍第八團的旗手蕭規。後來,蕭規化名龍波,潛入長安城,精心謀劃,對宮廷發出雷霆一擊,為這支被朝廷出賣、幾乎全軍覆沒的鐵軍復仇。他挾持了皇帝,當面怒斥其為昏君,何等痛快淋漓。他雖然不是《第一滴血》中史泰龍扮演的以一人敵一國的特種兵藍波,卻有過之而不及——他更多的時候是用腦,而不是動武。

我欣賞龍波,當然不是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而是因為龍波的所作所為讓我聯想到《唐雎不辱使命》中的記載:秦王恐嚇說:「天子之怒,伏屍百萬,流血千里。」唐雎則針鋒相對地向秦王描述了「士(布衣)之怒」:「夫專諸之刺王僚也,彗星襲月;聶政之刺韓傀也,白虹貫日;要離之刺慶忌也,倉鷹擊於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懷怒未發,休祲降於天,與臣而將四矣。若士必怒,伏屍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縞素,今日是也。」這就是龍波的風采。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