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蘆洲群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普京就是賊,我們正在變回蘇聯!」俄羅斯八十五個城市串連反政府示威,全國超過五千人被捕

2021-02-01 13:04

? 人氣

俄羅斯1月31日上演了全國大示威,從莫斯科、聖彼得堡、伏爾加格勒,一直到極東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至少85個城市出現大批民眾走上街頭,聲援遭到政府關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爾瓦尼。面對全境串連的示威浪潮,強人普京當然無法容忍,立刻派出軍警封閉市中心、暫停地鐵、切斷網路、大肆逮捕抗議民眾。莫斯科的抗議者在「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呼喊聲中,向關押納爾瓦尼的看守所進發,但遭到警方強勢鎮壓。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最忌憚的反對黨領導人納瓦爾尼(Alexey Navalny),去年遭政府特務以神經毒劑企圖暗殺,幸好被送往德國全力搶救才保住性命。但他上個月17日搭機返回莫斯科,才下飛機就遭到當局逮捕,並且面臨違反當初被判緩刑的相關條件(未向警方報告在德國的滯留情況與原因),有可能必須在牢中服完當初被判詐欺的剩餘刑期,納瓦爾尼甚至還被加控一條貪污罪名,2月2日將在莫斯科首次開庭審理。力挺納爾瓦尼的民眾1月24日走上街頭抗爭,當時據稱就有4千人遭到逮捕。31日抗議者更串聯全國至少85個城市同步示威,要求政府釋放納瓦爾尼。

俄羅斯民眾上街聲援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與莫斯科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俄羅斯民眾上街聲援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與莫斯科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雖然《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輕描淡寫地宣稱,31日的示威活動「大部分和平進行」,僅有少部分地區發生警民衝突,並且強調被逮捕者多半是攻擊警察的暴民,警方疑似使用震撼彈與催淚瓦斯驅散群眾。但《紐約時報》卻指出「這是克里姆林宮近年最駭人的警察行動,關於警察暴行的證言與報導比比皆是」,從西伯利亞、烏拉山脈到聖彼得堡,橫跨11個時區的示威者上街聲援納瓦爾尼,要求當局立即放人。

俄國一位示威者將納瓦爾尼的姓名繡在身後,在聖彼得堡的街頭與警方對峙。(美聯社)
俄國一位示威者將納瓦爾尼的姓名繡在身後,在聖彼得堡的街頭與警方對峙。(美聯社)

由於納瓦爾尼就被關押在莫斯科的看守所,這個擁有一千三百萬的俄國最大城市也成為31日警民衝突的主要地點之一。《紐約時報》的駐莫斯科記者宣稱,當地民眾從未見過的鎮暴警察,以黑色頭盔、迷彩制服與防彈衣的全副武裝封鎖了市中心,並且檢查往來行人的證件、詢問要前往的地點,並且強勢逮捕參與示威的民眾。部分年輕的抗爭者化整為零,透過手機通訊軟體分進合擊、試圖突破封鎖線,但還是在被警方一一逮捕。據《紐時》報導,包括莫斯科、聖彼得堡等主要城市在內,俄國政府當天在全國八十五個城市至少抓走超過五千人。

俄國警方強力鎮壓聖彼得堡的示威活動,並且逮捕多位參與者。(美聯社)
俄國警方強力鎮壓聖彼得堡的示威活動,並且逮捕多位參與者。(美聯社)

《紐時》認為,俄國政府對反對派抗議行動的強勢鎮壓,顯示普京對與他政見不同的異議者心存忌憚,而且完全不打算退讓。美國新任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對俄國的鎮壓行動表示譴責,批評克里姆林宮不可對和平抗議的民眾與採訪的記者動用暴力,俄國外交部隨後則發表聲明,指責美國政府在背後支持這些擾亂行動,並稱這一切是美方「遏制俄羅斯大戰略」的一部分。

數以千計的示威者1月31日走上聖彼得堡街頭,聲援遭到關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美聯社)
數以千計的示威者1月31日走上聖彼得堡街頭,聲援遭到關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美聯社)

《紐約時報》指出,執政已長達20年的普京,其所面對的反對勢力從民族主義到自由主義不一而足。不過遭到強勢鎮壓的抗議者卻有相同的擔憂,那就是俄國可能會退化到蘇聯時期的絕對專制。25歲的廣告公司經理庫茲米納(Anastasia Kuzmina)對《紐時》表示,她搞不懂政府在怕什麼,31日的暴力逮捕讓她感覺俄國又重回1937年的史達林大鎮壓;31歲的電腦工程師巴比科夫(Nikolai Babikov)則說,「我們的自由正在消失,而且一步一步地重新成為蘇聯」。

俄國聖彼得堡1月31日有大批民眾上街抗議,聲援遭關押入獄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美聯社)
俄國聖彼得堡1月31日有大批民眾上街抗議,聲援遭關押入獄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美聯社)

《紐約時報》指出,雖然普京的支持率一直不低,但隨著俄國民眾收入的衰減,加上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的愛國熱情逐漸消散,俄國社會對他的不滿事實上與日俱增。作為普京最重要批評者的納瓦爾尼去年遭到暗殺未遂,他將這場失敗行動的矛頭指向普京,並且在結束長達5個月的治療後返回莫斯科。納爾瓦尼幾乎肯定回國就會被抓,但他還是不停火上加油,甚至被捕後還透過團隊發布了一支兩小時的影片,指控普京在黑海海濱擁有一座豪華的秘密宮殿,逼得普京出面回應「絕無此事」,普京的富豪盟友也忙著上電視解釋,說這個房產是自己的,正打算改裝成酒店營業。

聲援納瓦爾尼的莫斯科示威者,高舉「要做愛、不要作戰」的抗議布條。(美聯社)
聲援納瓦爾尼的莫斯科示威者,高舉「要做愛、不要作戰」的抗議布條。(美聯社)

雖然納爾瓦尼團隊釋出的影片難說有什麼堅實的證據,但這位身陷囹圄的反對派領袖,依舊激起了全國的反政府聲浪。《紐約時報》指出,擁有上億次點閱的這支影片顯然是全國抗爭的催化劑,因為31日走上的街頭的人們除了要求「釋放納爾瓦尼」,許多人還揮舞著馬桶刷、高喊「Aqua disco」,顯然是在諷刺影片中要價850美元的豪奢馬桶刷,還有普京黑海宮殿裡的精美噴泉。即便在遠離莫斯科的海參威,也有不少抗議者在日本海畔高喊「普京是個賊」、「俄國將重獲自由」。

警方在伏爾加格勒(舊名史達林格勒)的廣場部署重兵,對聲援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抗議行動嚴陣以待。(美聯社)
警方在伏爾加格勒(舊名史達林格勒)的廣場部署重兵,對聲援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抗議行動嚴陣以待。(美聯社)

俄羅斯衛星網報導,俄國政府針對23日的非法集會被逮捕者,將以「構成大規模感染新冠病毒威脅」立案調查,俄羅斯總檢察院和內務部也表示,針對31日的違法人員,將依據聚眾騷亂罪予以訴追嚴懲,因為相關集會未經合法申請,在疫情流行期間許多地區都頒布了特別規定,違反規定者需負行政與刑事責任。不過83歲的米哈伊洛夫娜(Lyudmila Mikhailovna)對《紐時》表示,她是看了納瓦爾尼團隊發布的普京貪腐影片才站出來抗議。而且這位曾在莫斯科執業的退休醫師說自己並非納爾瓦尼的粉絲,「我只是支持誠實」。

米哈伊洛夫娜31日在莫斯科的市中心怒視封鎖街道的警察、堅持不退。她對《紐時》表示,自己從戈巴契夫(Gorbachev)時代就一直在參加抗議活動,雖然對政府一再感到失望,但她仍不願錯過每一次發聲的機會。米哈伊洛夫娜說:「我希望我的子孫不用再生活在一個貪婪的警察國家裡,現在的情況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