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已走到盡頭」 艾利森:拜登的挑戰在於想出兩岸新方案

2021-01-24 08:50

? 人氣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創院院長艾利森認為,美國總統拜登明白只有一個中國,美國不會承認台灣獨立。(長風基金會、TVBS提供)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創院院長艾利森認為,美國總統拜登明白只有一個中國,美國不會承認台灣獨立。(長風基金會、TVBS提供)

以提出「修昔底德陷阱」聞名的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創院院長艾利森(Graham Allison)接受台灣媒體訪問,23日下午在網路直播。他被問到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如何牽動中美、美台、兩岸關係,相關政策又與川普何異,艾利森表示,拜登明白只有一個中國,不會承認台灣獨立,但拜登熟悉相關問題40年。艾利森認為,拜登的挑戰,在於能夠想出什麼「兩岸新方案」,不再是一國兩制,因「這已經窮盡,走到盡頭」。但看有什麼樣的新架構,即使北京、台北和美國都未必能滿意或解決問題,但能因此遠比戰爭更有利,因為戰爭對三方均具毀滅性。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TVBS與長風基金會23日下午舉辦「拜登就職新風雲」論壇,由媒體人趙少康、台北論壇董事長蘇起、長風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台大政治系莫內講座教授蘇宏達對談,論壇中除了有台大、政大等校政治所與外交所學生提問,也在論壇進行中安插播出多段主播方念華與艾利森視訊訪談的上周稍早錄影。

「川普不按牌理出牌,拜登是正常人類」

看拜登上台後的台灣政策,是否比川普較不「出人意料」?艾利森直白地說,川普就是不按牌理出牌,每個人都摸不清他,「他經常連自己想什麼都不知道,直到他在推特上發文,而且經常是三更半夜,他的幕僚,其中有很多是我的朋友和同事,半夜經常會被他的新推文給驚醒,宣布全新走向的新政策。」

艾利森坦直地以用「正常人類」形容拜登對比川普,並指拜登信奉可預測性、秩序,信奉循序的決策過程,信奉條理分明的會議和原則,我們見識過拜登身為政治領袖,「我認識他超過40年了,這個人一直以來就是這樣,以後也會如此,我想他非常適合擔負美國第46任總統所要面臨的各種挑戰。」

拜登上台後,美中關係會和緩嗎?艾利森表示,很顯然目前是非常戲劇化的情勢。競選期間中國成為「政治足球」,川普把一切罪過都怪到中國頭上,包括一再掛在嘴上的「中國病毒」,在國內政治的現實之下,拜登必須展現出自己並沒有比川普對中國更軟弱,「我認為政治雜音不斷,拜登政府對中國的態度,會明顯和川普政府不同。」

「拜登上台後對中政策有5個R」

艾利森指,他為一些中國朋友總結出,拜登上台後對中政策的「5個R」,首先是「Return to normal(回歸正常)」,所謂的「正常」不是指政策面,而是不會像川普在半夜發推特,回歸正常程序;第二是「Reversal」,逆轉川普政府所犯的一些錯誤,拜登也會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重回世衛和其它國際組織;第三是「Review」,檢視川普所謂的「159項成就」,將以美國利益的角度加以檢視,有部份實施的制裁措施其實是適得其反,對美國的傷害比對中國更多;第四是「Realism(現實主義)」,體認到中國是強悍的對手,就我們所能預見的一大強悍對手,最後是「Responsible」,高明且負責任的認知到,美中共處在小小的地球上,雙方必須共存,不然下場就是共同毀滅,「我認為拜登上台之後,世界會更加安全。」

20210123-TVBS與長風基金會23日舉辦「拜登就職新風雲」論壇,在論壇進行中安插播出主播方念華與的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創院院長艾利森的視訊訪談錄影。(長風基金會、TVBS提供)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創院院長艾利森認為,「拜登政府對中國的態度,會明顯和川普政府不同。」(長風基金會、TVBS提供)

「未來4年,3大議題重新定義美中關係」

至於未來4年,會有哪些重要議題重新定義美中關係?艾利森提出3項,「我要說,最讓我擔心的爆點就是台灣」,在台灣可能發生的意外、事件甚至挑釁,都會引發一串連鎖效應,最後甚至把美中都捲入災難性的戰爭中,結果台灣和其它各方會連帶成為犧牲品,他認為第一大議題是「戰爭與和平」。

艾利森指,第2個議題是氣候,川普只用一再否認來因應,但拜登則是清楚認知,美中雙方都生活在小小的封閉生物圈內,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美國排名第2,除非兩國攜手採取措施、加以限制,否則50年後,雙方都無法生活在這樣的氣候。

第3項議題則是在貿易方面。艾利森指,拜登明白中國如今是全球經濟的第二骨幹,其它經濟體無法自外於中國,川普政府想方設法要築起所謂新的「經濟鐵幕」,這一點顯然是做不到。「日本的第一大貿易夥伴是中國,南韓的第一大貿易夥伴是中國,澳洲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也是中國,處理雙邊貿易問題、達成公平的競爭環境遏止中國大陸不合理的行徑,會是拜登的重大挑戰之一。」

在台美關係可能的變化上,方念華也問艾利森,川普執政時期批准183億美元的對台軍售,美國高層來訪,國會通過台灣保證法,雖然象徵意義居多,卻也加深雙邊關係,川普政府也解除了數十年來台美官員交往限制,「我們是否能夠期待這樣的密切交流,能延續到拜登政府時代?」

「拜登明白只有一個中國,美國不會承認台灣獨立」

艾利森則指,「這個問題非常複雜」,因為一方面台美關係深化,美國非常欽佩台灣,以及台灣打造出來的社會、經濟和政治,「我認為台美關係深化是好事,然而在此同時,拜登也明白只有一個中國,所以一個中國是毫無疑義的,一個中國的首都是在北京,並沒有台灣獨立國家的存在,美國也不會承認它,不會承認台灣獨立。」

「台灣人民如今的期盼和北京當局是格格不入的,所以這個問題是解決不了、卻是可以處理的。」艾利森表示,拜登從旁觀察多年,不是菜鳥,是紮實又老練的專家,曾擔任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熟悉此一問題40年了,所以基本上他了解,不論如何,儘管台灣和北京對於兩岸未來有截然不同的前景,但過去50年來,雙方卻依舊能和平共處,「即使解決不了這個無解的難題,但還是能夠應付處理,這樣的結果,讓兩岸人民都得以大幅提升福祉,是中國4000年來僅見的。」

他認為,拜登的挑戰在於能夠想出什麼「兩岸新方案」,不再是一國兩制,這已走到盡頭,但能想到有什麼樣的新架構,即便「不開心、不滿意,也沒有解決問題」,但讓北京、台北和美國比戰爭的選項更有利。

喜歡這篇文章嗎?

潘維庭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